Chaos Czech发布了Cinema 4D的Corona渲染器更新
Chaos Czech 发布了第二次重大更新,他们为C4D带来了一键式焦散的强大功能。现在,艺术家和设计师可以更加快速和准确地渲染玻璃,水等表面的照明效果,以填补电影和动画的主要空白。Chaos Czech副总裁亚当·霍夫温说:“焦散(Caustics)现象是C4D中的一个缺失环节,这使我们无法在一些最常见的环境中现实自然的外观。通过一键式焦散,Cinema 4D可以实现以前无法实现的照片级的真实感。”焦散(Caustics)的效果主要应用于水面,钻石和玻璃等常见反射和折射的图案。传统的焦散在渲染成本上很高,这导致许多的开发人员为了获得更快的渲染速度而忽略它。现在使用一键式解决方案,Chaos Czech加速了将焦散主流化的过程,使现在的艺术家和设计师能够简单的使用它。(左图) 焦散(Caustics)应用于水面Corona Renderer现在已经加入了焦散(Caustics),它可以与其他功能一起使用。现在允许艺术家同时调整焦散,颜色和光强度,包括LightMix。这一突破得益于Chaos Research的帮助,Chaos Research是由Chaos Czech联合创始人JaroslavKřivánek领导的Chaos Group新近宣布的部门,专注于重塑当今计算机图形的创建方式。其他新功能:视图增强: 您现在可以在停靠的视口中启动Corona IR。只要在Cinema 4D主菜单的Corona下拉菜单中,只需单击“Interactive viewport”。鱼眼相机(Fisheye Camera):Corona Camera中已经添加了新的鱼眼(fisheye projection)模式。鱼眼相机(Fisheye Camera)AI降噪(Intel AI Denoising): 新AI降噪功能适用于任何CPU和最终渲染。这样就完成了与之前用于交互式渲染的NVIDIA AI Denoiser良好配对的管道。分层位移 - 仅限Cinema 4D功能,用户可以轻松地在分层材料中混合位移。真正的3D体积材料 : Corona Volume Material中的“Inside Mode”现在允许创建真正的3D体积和non-heterogeneous materials,如雾和薄雾。多个太阳光源:艺术家现在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创造多个太阳光源,并使用LightMix可以对多个太阳光源进行更加极端的设置。例如可以一次性完成从白天到夜晚的渲染。可以使用LightMix制作一天中的不同时间
2019-06-21 14:09:40Cinema 4D
热点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揭秘定格动画师的工作秘籍
跻身好莱坞动画行业的华裔动画人并不多,尤其在西方有着传统优势的环境下能够崭露头角的动画人更是屈指可数。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国人,进入迪士尼、梦工厂等知名动画工作室,参与了全球大制作的动画电影,成为行业佼佼者。在这些追梦人中,有一位动画人放弃了国内的机会,凭着对定格动画的热情, 只身来美求学,并一举进入莱卡工作室,下面就让我们一起了解独立动画导演——徐宁。徐宁:2007年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2008年参与《饼干警长》负责人偶制作2010年参以特效模型师身份参与电影《金陵十三钗》和《大闹天宫》2011年完成定格动画短片《The Balcony》2012年进入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个人毕业作品入围蒙特利尔定格动画节决赛单元2013年进入Starburns工作室实习参与《Anomalisa》2015年进入LAIKA公司以动画师身份参与《魔弦传说》,同年获得Adobe设计成就奖最佳动画片(唯一一次定格动画获得此奖项)2016到2018年参与LAIKA第五部电影《Missing Link》LAIKA莱卡作为好莱坞知名定格动画工作室,其作品如《鬼妈妈》《通灵男孩诺曼》早已深入人心。莱卡不仅是业界最具创意的定格动画工作室之一,他们对定格动画技术的创新也从未止步,其近期作品《魔弦传说》《Missing Link》大量使用了“实物模型+数字特效+3D打印”的全新技术,创造了定格动画电影的新高度,徐宁正是这两部影片的动画师之一。徐宁参与制作《Missing Link》作为唯一一位参与到《魔弦传说》制作中的华裔动画师,徐宁完成了影片中90秒左右的动画制作,整整花费了8个月的时间,其中最艰难的一帧耗费了4个小时。《魔弦传说》拍摄现场据了解,《魔弦传说》主角Kubo有着11007个不同状态的形状,4429个眉毛表情,以及其他各式各样共有23187个不同的脸部造型副本。这些表情和动作结合起来,为Kubo创造了4800万种不同表情和神态的组合可能。想要达到电影级别的动画效果,动画师不仅需要体现出人物的呼吸,每1/24张都要有细微的变化,还要将自己的创意注入人物的每一个动作、场景的每一个细节中去。而影片中的每一根头发,都是用化学纤维和动物毛发做的,服装则是按1:6的比例缩小,用真实的布料制作的。角色所穿的和服,里面都会加金属片或者硅胶片,让布有下沉的效果,也方便动画师摆弄造型。徐宁说,每个动画师都有自己的特点,他自己就比较擅长拍跟随运动,比如船帆随风飘动,鱼儿的游动。当时,他被分配制作一条鱼在水里被箭射中后的死亡过程。最终,他通过自己模仿鱼被射中的反应,把这个过程生动地拍摄出来。徐宁到美国留学并进入莱卡,皆源于对定格动画的无限热爱。定格动画制作过程繁琐复杂,这就要求定格动画师拥有极高的专业技能和工匠精神。徐宁作为具有丰富制作经验的定格动画前辈,也从专业的角度提出了一些建议。第一,做好拍摄前的预演。角色的绝大部分动作都需要动画师真人去表演一下,像怪物或动物的动作,动画师都要去揣摩动物所处的状态及遇到的反应。第二,注重练习。比如,可以试试跟着音乐节奏去拍一些舞蹈动作,去找音乐的节点,加强对音乐的控制,因为大成本的动画片都是前期配音的,必须保证动作都在声音的节点上。第三,多实践多交流。多看,多做,多拍,除了量的累积,动画师还要多动脑去思考,去摸索。多和同道的人交流,相互启发,共同进步,这便是拍出好作品的一个开始。下面,就让我们通过瑞云CPU/的专访,来了解徐宁义无反顾的动画生涯。瑞云渲染:可以分享一下你与定格动画的渊源吗?为什么执意要做定格动画?徐宁:我从小就喜欢各种玩具,但是我的家境很普通,所以只要不是太贵的玩具,我父亲都愿意惯着我给我买。我父亲是无线电技术工,动手能力特别强,所以他也很注意培养我的动手能力。在我很小的时候,螺丝刀、钳子、电烙这些工具我都会用,家里几乎没有不拆卸重组的东西。小时候还很喜欢玩橡皮泥,在北方几毛钱一块,然后捏各种造型。徐宁儿时收集的汽车模型及漫画书上初中时,非常喜欢日本的高达,那时候正版模型要两百多,但是自己的零花钱可能一个月才几十块,所以我就只能买翻版的模型,但是许多零件都不全,非常糟糕,所以,我就想尽办法,研究怎么样可以把它做的更还原,像真的一样。之后,我通过这些让人感到糟糕的模型,磨炼得我的动手能力越来越好,直到高中,我已经可以制作非常逼真的仿真模型了。我在2006年看到了莱卡的定格动画,Tim Burton执导的《僵尸新娘》,我一下就知道我这个模型的用武之地了,就是莱卡。它像一团烈火,点燃了我的好莱坞定格动画梦。电影《僵尸新娘》大学考学期间我同时报考了美术系和动画系,之后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动画学院,然后在上学期间开始和老师同学研究动画。之后,我跟着黄勇老师执导的《饼干警长》一起学习制作了定格动画,积攒了很多经验,在毕业期间和美术系同学一起合作制作电影美术,并作为模型师参与了张艺谋导演的《金陵13钗》和郑保瑞导演的《西游记之大闹天空》。动画《饼干警长》参与这些电影的制作,让我在模型制作的工作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段经历让我对动画产生了更加强烈的憧憬,于是我决定尝试走出去看看,从张艺谋导演的剧组中离开,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我的毕业设计中。随后我就开始了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的求学之路。现在回头来看,可以说的是我非常幸运,我的大学、工作单位、研究生学校都只申请了一个,并且都是压线上的,这也是我给自己的目标:只要拼死拼活,用尽全力擦边上就行。瑞云渲染:莱卡与Animortal Studios都是优秀的定格动画公司,但是为什么会选择莱卡?徐宁:Animortal的定格动画,我是真的很喜欢,但是我选择去莱卡有两方面的考量。首先我知道Animortal和莱卡是两种不一样的风格,前者是小孩子乐于接受的,它的制作流程较快且更偏向实用性,但是后者莱卡制作得更极致。所以我认为如果先学习更有挑战的极致的制作方式,会更有利于我今后个人制作技术的发展。瑞云渲染:莱卡制作3D定格动画电影,对制作设备要求很高?徐宁:莱卡他的制作是效果优先,从来不拘泥于制作工具,而且他一直引领着3D打印作为定格动画的制作方式之一。比如:这部动画莱卡要求必须是模型来制作,其实只是制作团队更偏向于主要的元素用模型来做出来,为了更好的视觉效果。在最近这这两部定格动画,CG量非常大,你能想象motion control莱卡一次性引进12台。3D打印制作人脸莱卡从来不是以现在主流的技术去制作动画,而是他想要一个怎样的技术,去联系公司开发出来。例如,近期的动画《Missing Link》使用的打印机,是谷歌开发出来的,还没有对外发售。这样的动画公司有很多,例如Pixar、DreamWorks ,这些工作室都会根据一个影片需求,而单独开发一个插件,或整个一套软件系统。像Maya里,我们使用很多功能,可能就是两三年前他们开发出来的。瑞云渲染:中国在动画技术上你怎么看徐宁:我认为在国内,做技术与艺术的人合作相较困难。因为技术人员不够了解艺术,做艺术的人专业素养很少能过关,所以他们之间无法兼容去共事。举例说,在美国有很多学霸,从小就接触与行业相关的技术,学艺术的人也会主动去学习软件了解制作和机器,所以他们的专业技术素养非常强。瑞云渲染:造成国内外差异化的原因徐宁:一方面,是应试教育的问题。另一方面是“求同去异”,可能是国人根深蒂固性格的原因。十几岁的小孩在懵懵懂懂的年纪里,会有很多天马行空奇怪的想法,导致在周围群体经常出现被排挤的情况,这个是在青少年时期特别糟糕的事情,你会容易因此受到影响,限制你个人的发展。记得我十几岁刚上初中的时候,很喜欢临摹漫画,但是那时候网络没那么发达,只好购买杂志在里面找漫画素材,按照杂志内容的方法去临摹。当时,我的临摹作品清理线稿并用钢笔描边后很像原版了。之后我与同学分享,却被大家冷嘲热讽,泼来冷水,被说是臭显摆,甚至怀疑是从书本上剪下来,当时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在老一辈人的眼中,动画仿佛离我们特别遥远,他们不会想象到动画是一个行业。在我上大学那一年,回东北老家,当亲戚朋友得知我考入北京电影学院的反应特别平淡,有人说:哦,那不错,甚至有人说:呀,放电影现在也不挣钱吧?造成这样的原因是由于他们不了解这行,也不知道关于学校的事情,更不会想象到周围会有人去制作电影,他们印象中和电影有关的可能是骑着自行车,背着放映机挨个村子放电影的人。后来我在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读书,我的毕业作品制作团队里的美国同学,他的青少年时期的经历却和我截然相反。他12岁的时候开始使用相机拍乐高的动画,制作成片后与学校的同学分享,他们都非常惊喜而且喜欢,这和我的经历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他们很早就开始接触关于艺术的相关专业技术,甚至在学习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所需求的东西实现不了,他又去研究编程,我就觉得太酷了!瑞云渲染:未来的规划?徐宁:关于未来的规划,目前我成立了国内的工作室,亲自导演制作影片。我现在身先士卒冲在前面是因为目前整个动画行业都很艰难,等未来行业中涌现了更多更好的定格动画导演时, 我愿意为他们做一些更基础的事情,比如管理和培养新人。正如莱卡CEO特拉维斯·奈特所说,“我们挑了最费劲的一种动画形式,因为它具有别的动画没有的美感和温度。所有的努力,都是出于对定格动画的热爱”。正是有了像徐宁这样的定格动画人的坚持付出,让我们对定格动画的未来更加充满期待。Renderbus云渲染农场——亚洲最大的云渲染平台、中国“自助式云渲染”的开创者,,客户遍布世界50多个国家和地区。
2019-06-18 14:24:43渲染网
热点
重现视觉魔法 《阿拉丁》经典IP的复刻与改变
本文转自瑞云服务号:“擦亮神灯,请许下三个愿望,你的命运即将改变”我们可能都幻想过擦亮神灯实现梦想,召唤魔毯在空中乘风翱翔。从故事到成书,《一千零一夜》用去近千年的光阴;从动画电影到真人版电影,《阿拉丁》在迪士尼公司走过了27年的时光,5月24日迪士尼借助电脑,7项金球奖得主作曲家,动画版《阿拉丁》主题曲创作者Alan Menken,让经典之声《A Whole New World》再度唱响银幕,历久弥新感动满满。起初听到《阿拉丁》改编真人版还为迪士尼默默捏了一把汗,自从去年11月,《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在全球折戟之后,迪士尼动画真人改编似乎蒙上了一层阴影。今年年初,成本高达1.7亿美金《小飞象》,全球票房报收3.47亿美金,同样以入不敷出的结局收尾。而1992年的动画电影《阿拉丁》不仅在全球获得高达5.04亿美元的票房,主题曲 《A Whole New World》更是获得了第65届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最佳原创歌曲、最佳音响效果、最佳音效剪接5项提名,并最终获得最佳原创配乐和最佳原创歌曲2个奖项,这部动画电影作品可以说是颇受赞誉且荣誉满满。不过在上映15天后真人版《阿拉丁》全球票房已超过5亿美元,虽然在国内的票房并不乐观,但目前俨然收回成本,可以称得上是成功的改编之作。《阿拉丁》的故事源于阿拉伯民间故事集《一千零一夜》(又名《天方夜谭》)中的一部——《阿拉丁与神灯》。该故事选集中包罗了各种各样的精彩故事,荟粹了阿拉伯世界民间故事精华,是内容最丰富的阿拉伯民间故事集。故事集讲述相传古代印度与中国之间有一萨桑王国,国王山鲁亚尔发现妻子行为不端,一怒之下将其处死,此后每日他会娶一个新的妻子,翌日晨即处死。宰相的女儿山鲁佐德为拯救无辜的女子终止这种悲剧,自愿嫁给国王,新婚当晚,山鲁佐德开始给国王讲故事,国王觉得很有趣没有杀死她,之后山鲁佐德的故事一直讲了一千零一夜,国王终于被感动,与她白首偕老,并把这些故事集结成书,就是后来的《一千零一夜》。因其内容丰富,规模宏大,故被高尔基誉为世界民间文学史上“最壮丽的一座纪念碑”。而《阿拉丁与神灯》是其中最负盛名的故事之一,在充满异域风情的古代阿拉伯王国,善良的穷小子阿拉丁和勇敢的茉莉公主浪漫邂逅,在可以满足主人三个愿望的神灯精灵的帮助下,两人踏上了一次寻找真爱和自我的魔幻冒险。它的故事优美简单,每个角色都受人喜爱,寓意生动而深刻,时至今日,这个故事让一代又一代的人拜读口口相传。而在动画电影中的灯神精灵已足够有趣,在电影版中还找Will Smith饰演,一位会唱、跳、Rap嘴炮又逗比的精灵,他还与著名嘻哈制作人DJ Khaled联手将饶舌元素融入《阿拉丁》音乐中,神灯“精灵”潮流到飞起。身临其境的奇幻世界召唤魔毯在在空中翱翔影片利用故事以往的设定,在此基础上还进行了改编与创新。原作中茉莉公主不甘于作为联姻工具而失去对自己生活和爱情的自主权,而在电影中反映了茉莉公主想要为国家和百姓的幸福贡献自己的力量,甚至认为自己有责任和能力去继承父亲的苏丹身份。动画电影中阿拉丁通过许下愿望使灯神精灵恢复了自由之身并保留了自身的魔法,而在真人电影中他失去了魔法恢复了自由之身并与茉莉公主的侍女达莉娅结婚,在影片开头以倒叙的方式讲述了影片的故事。侍女达莉娅的角色,与茉莉公主、阿拉丁和神灯精灵都有互动,甚至与神灯精灵一见钟情,更多时候启到了推动剧情的作用。增加了安德鲁王子的角色,代表了茉莉公主眼中空有颜值、财富,但没有智慧和治国才能的平庸王子。既是阿拉丁的对比,也说明茉莉公主更看重内在而不是表象。我们在VFX Voice对Chas Jarrett一段采访中了解到《阿拉丁》的幕后解析,一起探寻《阿拉丁》中的奇幻世界吧。迪士尼成功的改编过电影续集、电视剧以及百老汇音乐剧。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与准备,从而宣布《阿拉丁》的真人改编。视效总监Chas Jarrett负责该项目的技术和创意,他曾为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的项目作出巨大的贡献,并负责过Hybride Technologies,Base VFX,Magiclab的项目视效部分。DNEG为这部电影的提供了3D环绕立体声转换系统,Ncam和Nvizage处理了现场跟踪和虚拟相机功能。Chas曾提名了电影《海神号》《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奥斯卡金像奖、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通过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斩获了VES奖。他的职业生涯始于MPC,在那工作了十年之后成为了一位独立的视效总监,近年来他指导了Pan和Logan的项目。Chas曾说:我们的故事非常忠于迪士尼的原创动画,我们可以从中获取很多灵感,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过于复刻经典动画电影(对于真人电影来说),这个项目需要我们保留原版的轮廓,但是以新的面貌呈现在观众眼前,这很重要。朝着那个方向,Chas描述前期制作环节从一片空白开始。艺术指导Gemma Jackson,和《权利的游戏》艾美奖获得者John Adams,他最近和Guy合作了电影《亚瑟王:斗兽争霸》,使她的团队在沙漠城市阿格拉巴的美术设计环节有大量的可参考资料和制作经验。与此同时,团队开始开发故事板、动画及由约35人组成的视效团队制作的视效预览,他们最终制作了大约40分钟的动画和视效预览电影。Chas说:这主要为了建立在电影中所精心设计的音乐的排序,我们组建了一个大型传统动画师的团队,他们有助于开发角色的表演和创意。Proof In.也为视觉预览和后期制作做出了贡献。选择供应商是电影准备期间另一个重要问题事情。Chas说:这个项目选择一个合适的团队是至关重要的。在某种程度上,它在创造性和技术上充满了挑战,所以我的第一个选择是ILM和他们的两位视效总监Mike Mulholland和David Seager。Mike是整个ILM的总监,David在片场担任我们第二单元的视效总监,早些时候两位极具创意的动画总监Tim Harrington和Steve Aplin也加入了团队。其他总监包括ILM伦敦公司的Mark Bakowski、Daniele Bigi、动画总监Mike Beaulieu和Jeff Capogreco。考虑到Guy Ritchie对制作标志性电影执着的态度,毫无疑问,这对于制作这部童话故事改编的电影是非常有优势的。Chas说:从一开始,Guy就非常清楚这部电影必须在一个真实可信的现实世界进行。对我们而言,这意味着故事中世界的环境和角色需要与强烈的奇幻元素合理的融合在一起。Guy非常愿意在他的电影中尝试新的技术,我们也为了这个项目推进了制作的界限,但是首选的拍摄还是会选择真实的场景和地点。最开始制片方把摩洛哥当作阿格拉巴的原型,在当地蜿蜒的小巷和充满历史气息的建筑来作为阿格拉巴的集市进行现场拍摄。艺术指导Gemma曾多次前往摩洛哥,进行了考察。但是由于后勤问题,无法在摩洛哥进行现场的实景拍摄。制片方最后决定基于原画来搭建一个这样的场景用于拍摄。场景搭建在伦敦的Longcross Studio进行,Gemma的团队的任务是在14周的时间内搭建出宫殿的内部场景和鸟瞰视角的整个城市。这个任务的目的是用于预告片中对城市的壮观景象进行展示。由于时间紧迫,Gemma的团队在选角开始前便开始搭建场景。拍摄场景的搭建旨在搭建出一个360度无死角的实景,这样拍摄时演员和工作人员能够在场景的空间里随意穿梭。Chas说:在我们使用数字布景和扩展的地方,我们非常谨慎地将我们的拍摄建立在真实场景的扫描和平板上,以确保保持“真实”的基础上,这意味着影片的场景基于真是的地理环境而制作。因此,现场总监Giles Harding负责LIDAR和摩洛哥以及约旦地区摄影测量扫描,并对我们所有精彩场景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捕捉。这个项目不仅使用了舞台布景,也利用了外景场地。Chas说:我个人倾向于在利于真实的阳光和太阳拍外景,我们很荣幸能为我们的摄影作品采用大量的外景。主要摄影是在巨大的外景场地阿格拉巴的后街和宫殿前拍摄的,我们在需要的场景环境使用数字技术增强。但是在伦敦郊外的场地拍摄时你总会受到英国“伟大”的天气影响。为此,我们在室内布置了场景,利用数字技术扩展,为了在不好的天气下保证拍摄。就像阿拉丁所有的视效一样,我们非常遵循Gemma的设计,谨慎的使用贴图和颜色面板。我们在ILM的场景团队创造了阿格拉巴更大、更广阔的视野,他们为项目扫描和拍摄了真实地点。我们非常幸运地在约旦拍摄了一些特定的场景,收集了大量电影所需的参考资料,这对于建立电影中的沙漠场景非常重要。我们使用无人机和直升机拍摄扫描一些惊艳的场景,增加了序列范围,航拍了摩洛哥、约旦、纳米比亚和斯瓦尔巴,为影片的片段提供了界限和现实感。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空中的录像也为场景和照明团队提供了参考。关于魔毯、阿布伊阿古、拉贾和精灵的角色,为了让他们更好在展现在在荧幕,视效环节非常重要。这些角色应该更倾向自然主义而不是卡通形象。例如:阿布,它最初在动画中有着和人类一样的理解能力和交流的能力。所以视效团队从一开始就确定这个角色在整个电影中完全是视效合成的,并以卷尾猴的形象为基础,但我们不清楚应该如何表现“人性”或者“猴子”的感觉。为此尝试了各种动画风格,从卡通到拟人化再到自然,也尝试了很多方法,我们很快就发现,一只“真正”看起来不像猴子的猴子,感觉一点都不对。如果在表演中展示的太过“人性化”,这样的感觉不对的。因此,我们查找卷尾猴的拍摄资料,找到符合我们场景的行为片段作为参考,为此作为表演的基础。关于威尔·史密斯所饰演精灵的角色给予了动作捕捉,但他从瓶子里出现时的方式需要后期视效完成。精灵的物化是由ILM的数字角色和FX仿真团队来实现的,因为无法在布景上得到实际效果,所以这些外观需要团队精心设计和把控。在评估真人版阿拉丁的视效魔法和团队的工作时,Chas表示在影片中几乎使用了现有的每一种特效,包括角色动画、动作捕捉、场景画面拓展、数码虚拟环境和特效模拟,以及毛发、火、水、熔岩、布料、皮肤肌肉,使一个“真实”的魔法世界跃然眼前。部分内容及图片自 VFX Voice、VFX Online
2019-06-17 19:20:25奥斯卡
热点
瑞云赞助活动 | Hum3D第二届枪支主题模型设计大赛获奖名单公布
6月12日,由有幸作为本次大赛的评委之一,冠名了大赛特别奖项Fox Renderfarm Team Choice并参与了作品评选。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本次大赛的获奖作品吧。第一名作品:《Porcelain 1911》 作者:Yi Sun评审评语Jeremie Noguer: “最新颖的想法和完美的创作。”Yurii Lebediev: “我喜欢它!当我看到这个渲染作品时,我想起了当我拿着我奶奶的动物造型的小瓷雕时的感觉。这太好了,做得很好!”Zacharias Reinhardt: “这是多么棒的结合啊!它把坚硬致命的武器和雕花的瓷器结合到了一起。形状、材料以及所有喷漆细节都很棒, 它已经完全可以出售了。”Dominik Capodieci: “有趣的想法,漂亮的光线和阴影。”Tom Grimes: “我对“并存”这个概念情有独钟, 就比如把两个从来不可能一起出现的东西放在一起。 就是这把瓷枪! 它有着美丽的图案,就像只有在星期天才会使用的精美瓷器。这几乎是超现实的!”Remi Arquier: “我喜欢这个概念和细节——作者大量的工作都用在了如何打破常规上了。”第二名作品:《Under Cover Paranoia》 作者:Nicolas Berger 评审评语Yurii Lebediev: “非常独特的一把“枪”!优秀的!对细节极度关注!”Zacharias Reinhardt: “这可能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武器,但这就是它如此优秀!武器的设计很棒(以一种奇怪的方式),看起来像是外星人的电影。图像在技术上处理得很好,我特别喜欢所有微小的真实的细节。现在我知道它一定会萦绕在我的噩梦里。”Remi Arquier: “现在你很少能看到柯南伯格的粉丝艺术了, 而这个作品在概念和技术创作中都脱颖而出。”第三名作品:《The Stopper》 作者:Kimmo Kaunela评审评语Arseniy Korablev (Teya Conceptor): “这是我在这次比赛中最喜欢的作品,这项提名至少需要突出这类作者。漂亮的颜色,有趣的武器,看得我都想拿着它飞奔。唯一困扰我的是稍微模糊的渲染,可能是由于DOF,抗锯齿或图像插值设置的原因。”Jeremie Noguer: “造型效果很好,灯光和环境都很好。”Deuce Bennett: “我是后世界末日和蒸汽朋克题材的狂热粉丝。这个武器为我讲述了一个故事,我爱它。”瑞云渲染特别提名奖Fox Renderfarm Team Choice作品: 《Decimator MK1》 作者:Malchus 瑞云评语:“优秀的灯光,恰如其分的整体氛围,暖色和冷色对比突出主题,让观众一眼就能聚焦在主体上。枪与画面完美融合的同时仍能在视觉上脱颖而出。无论是造型、质感还是灯光,整体来说都很完美。”祝贺以上获奖的选手们,瑞云渲染也将继续助力3D艺术活动,让更多3D艺术家们有机会创造、展示更多更优秀的3D作品。查看更多优秀获奖作品,请点击hum3D官网。
2019-06-14 11:23:34渲染网效果图大赛
动态
瑞云专访|“闯出”迪士尼:一个中国动画人的江湖之旅
你一定知道《冰雪奇缘》里火遍全球的Elsa公主和《Let It Go》。你一定记得《无敌破坏王》里充满童年回忆的电子游戏世界。你也一定对手游《风之旅人》里美轮美奂的游戏场景印象深刻。但你也许并不知道,这些优秀作品的背后,有着一个中国动画人的“江湖故事”。江轲 Jacky Ke Jiang,又名AutoKite代表作品:动画电影《冰雪奇缘》《无敌破坏王》(首席模型师)动画短片《纸人》(首席模型师)动画剧集《Adventure Time》(动画总监)次世代手游《风之旅人》(高级艺术师)次世代手游《光遇》(艺术总监)个人经历:2009毕业于加州艺术学院,CA动画硕士学位2009-2010年任“thatgamecompany”(TGC)游戏公司高级艺术师2010-2012年任职于迪士尼电影动画工作室“Walt Disney Animation Studios”2012-2018年任“thatgamecompany”(TGC)游戏公司艺术总监他爱动画,大到好莱坞的动画电影,小到袖珍的定格动画,他都尽心制作。他爱漫画,每一天他的画笔下都诞生了无数或风趣或奇幻的人物和景象。他还爱音乐,自己琢磨乐器,把绘画和音乐浪漫地结合在一起。他是迪斯尼动画电影的首席模型师;他是TGC的艺术总监;他是独立动画导演;他是动画艺术江湖里,一名随心而行的“旅人”。漂洋过海,动画之旅新征程 从小,江轲就对画画充满兴趣。绘画就像一颗萌动的种子埋在他心里。随着年纪渐长,画画这颗小种子在他的生命中茁壮生长,从一开始的随心涂画到后来收获越来越多的认可和自信。高中时期,受到《中国新漫画》的影响,江轲还一度萌生了成为自由撰稿人的想法。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画画这件事,有点“无心插柳柳成荫”。在高中的最后一年,父母把江轲送到了美国。江轲在美国完成了高中的学业,成功考入明尼苏达艺术学院动画系,随后又在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攻读了硕士,主要研究实验动画。一段漂洋过海的新征程,就这样在江轲面前展开了。迪士尼,动画江湖初闯荡从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毕业后,江轲实习并随后任职于迪士尼电影动画工作室“Walt Disney Animation Studios”,成为了多少动画人心之所向的迪士尼动画电影“造梦师”。江轲在迪士尼参与制作了动画电影《冰雪奇缘》、《无敌破坏王》、动画短片《纸人》。迪士尼动画短片《纸人》 如果要问,在迪士尼工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江轲说,这大概是CG人心中最理想的工作状态。在迪士尼,你会发自内心地对你的工作感到自豪,每个创作者都会得到无限的尊重。经过了迪士尼大团队的磨练,江轲不但收获了宝贵的经验,同时也更加清晰了自己的内心,更加坚定了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挖掘内心,开创“禅游戏”在加利福尼亚攻读硕士时,江轲主攻的就是实验性动画。不同于商业动画,实验性动画更偏向于发掘内心世界,创造出有趣独特的不一样的故事。此时的他,刚好遇到了同样希望打造实验性游戏的游戏制作人陈星汉。两人的艺术理念不谋而合,他们联手合作,目标是打造一款艺术视觉类的游戏,要用游戏打动人心。于是,我们便看到了被誉为“最美游戏”的《风之旅人》(Journey)的诞生。 这款全新开创的“禅游戏”拿下 2012 年的「年度游戏」大奖,它影响了无数的玩家和开发者——广受好评的《纪念碑谷》、《阿尔托的冒险》等游戏,都能看到《风之旅人》的影子。层层叠峦的云海,漫山遍野的花田,宏伟壮丽的宫殿,《风之旅人》用美不胜收的画面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禅游戏”的唯美意境。人生中坏事也可能是好事,这是江轲很敬重的英国禅学大师Alan Watts的观点,江轲很是认同。坏事也是好事,放弃同样也是收获,他“闯出”了迪士尼,加入TGC游戏公司,放弃了大部分动画人羡慕的“梦工厂”,在TGC中继续努力,重新出发,从心出发。动画江湖,步履不停如今,江轲回归“老本行”,成为一名独立动画导演。江轲给自己取的艺名,叫AutoKite,他说这是在约束力中拥有高效和自由的意思。就好比在艺术领域中,艺术家要做的就是在限定的范围内最大化地发挥创意。所以,江轲开始广泛地接触不同的艺术领域,除了动画、漫画,他近两年还在“跨界”做音乐。江轲自制的琴和音乐盒他的下一步计划是制作一部独立动画电影。他还有一个“异想天开”的心愿,他正在研究帆船,他计划坐船横跨太平洋,同时在海上做动画短片,从加州出发,两个月的时间到达福建,成为“真正的海归”。 江轲作品江轲说,选择CG动画这个行业,是情怀所至关于国内外CG行业的差异,他打了一个有趣的比喻,他说,国内的CG行业就像“镖局”,重点在于怎么做一件事;而国外的CG行业更像“少林寺”,比起怎么做,他们会更注重思考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关于国内CG行业的发展,江轲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如今,国内的CG行业趋向于“快餐文化”,此时最需要的就是“减速”,我们不能一味往前冲,而是需要停下来,认真思考。”瑞云渲染:请先介绍一下你的求学和工作经历吧江轲:画画,首先我没有什么压力,我就是一直在画。然后在画画中得到了对自己的认可。我在明尼苏达艺术学院读了本科,学的动画系。然后我又到了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读了硕士,学的也是动画。当时学的主要是实验动画,发掘自己内心的世界,创造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故事。然后我认识了陈星汉,他在游戏界发展。他跟我的身世比较像,他是大学来到了美国USC开始做游戏。他在演讲中说,现在的游戏界,偏艺术的视觉游戏还是很少的,他想做一些能让人哭的游戏。他演讲完后,我就跟他说,我想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然后我就把我当时做的,原本是要拿去参加电影节的动画作品给他看,他看了之后特别满意,所以第二天我就在他的工作室,开始做《风之旅人》这款游戏了。当然这只是我动画生涯中的一段小插曲,在这之前我在迪士尼公司实习过。做完了《风之旅人》我又回到了迪士尼,参与制作了《纸人》、《无敌破坏王》等作品。在迪士尼工作和在陈星汉的工作室工作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是大团队一个是小团队,两种工作环境是截然不同的。瑞云渲染:工作流程和使用的软件,和国内有什么不同江轲:我从学校开始就一直使用Maya,大概有十多年了,最近准备想使用Blender。手绘方面主要就是Photoshop、纸张和墨水。其实使用的软件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的欣赏能力和品味。你一旦知道你要做什么的话,你很快就可以掌握软件了。所以我现在用Maya做的很成功,但我并不会建议大家去学Maya,我反而会建议你去学一个你自己觉得很上手,能够做出你想要的作品的软件。瑞云渲染:在参与迪士尼项目《无敌破坏王1》和《冰雪奇缘》的时候,有没有难忘的事情或者遇到困难江轲:《无敌破坏王》里有一个DJ,出场时间大概半秒钟,我的任务就是把这个人物做好,后来我们甚至纠结到了他要穿什么鞋子和裤子。当时我就很想跟上级领导反映,我们在电影里甚至看不到这个人物,为什么还要做这么多无用的工作?最后,折腾了两个月才把这个人物完成了。但《冰雪奇缘》就是一个截然相反的经验。当时艾莎公主戴了一个皇冠,那个皇冠本来不是我的工作,当时生产助理跟我说有一个皇冠还没有人做,你帮忙做了吧。我拿来一看,好简单,直接拉个模,5分钟就搞定了。然后这个只花了五分钟制作的皇冠在电影里的戏份超足。还有就是艾莎的发型,我是整个建模组里唯一个会编麻花辫的人,所以我就真的用三维Maya把辫子编了出来,之后它被运用到了各种绳索和人物的发饰上,这也是我觉得很自豪的一件事。瑞云渲染:国内CG从业人员如果想到迪士尼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江轲:你需要对三维有基本的理解,在小公司工作过,有一定的工作经验,基本就可以了。我的导师告诉我,在迪士尼工作, 你一定要给他们110%,你需要给他们一个答案,但同时你还要给他们除了答案以外更多的东西。正是这些额外的东西,让你独树一帜,让你出挑。迪士尼也不希望请一堆不会思考、只会满足正确答案的机器人来工作。瑞云渲染:迪士尼是什么样的做事方式江轲:在这方面,很多大的工作室都差不多。首先,一部片子需要先写剧本。前期他们会组建一个story trust(故事智囊团),大概三四个人,一个制片人加一两个导演(迪士尼一般是两个导演)。他们会每天开会讨论,会去采风,会把一些好的想法写下来,包括人物介绍、故事主线等。两到三年后,他们会开一个pitch meeting,会把他们的想法报告给制片人和公司领导。领导看完后认为项目成熟,就继续做;如果不成熟,就继续让他们写剧本。像《冰雪奇缘》,它最早应该叫《Snow Queen冰雪女王》。2008年我刚到迪士尼实习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做《冰雪女王》,而且那时他们已经做了5-8年了。所以写剧本是一个非常枯燥漫长的过程,一个好的剧本需要很长的时候去酝酿。当剧本成型后,也就是亮了绿灯之后,项目就会进入中期。中期生产时,团队会开始分配工作,3-4个原画师会进入团队,同时还有1-2个建模师,再加一些动画师、绑定师,就开始做人物。他们会把一些精彩的、最能反映人物性格的片段拿出来做成实验片。当实验片确定后,他们就开始组建一个大团队,比如建模组会从2-3人扩张到10-20人(一般不会超过20人),分为人物建模、场景建模等。建模完成后,场景会分配给场记,大概会有4-7人,他们会利用各种道具、场景进行布景。同时人物完成建模后会交给绑定师,他们会把人物制作得可以控制。最后,动画师会把设计好的人物放置到场景中,开始制作影片。影片制作完成后,需要渲染。渲染中有一项Tech art技术动画,出现任何穿帮镜头,它都可以一帧一帧帮你修复。其实有的时候,简单粗暴的方法会比去设计一款精确的软件要更高效。瑞云渲染:在迪士尼的加班情况是怎么样的江轲:在迪士尼虽然有加班,但不会让你加班加到死,不像国内的996企业。其实迪士尼还是比较轻松的。我任职迪士尼的时候,虽然公司规定是早上九点上班,晚上七点下班,但有人五六点就有人走了。因为在迪士尼的工作是定额的,每一两星期会给你分配一份工作,只要你在规定时间内(或不超过太多)完成工作就可以了,压力不太大。而且只要你不错过一些重要会议,基本是不需要每天掐点打卡上班的。我的风格总是最后一个上班,最后一个下班。我比较喜欢睡到11-12点,中午才到公司,然后工作到当晚8-10点。在大公司里人员充足,出现一些小故障很快就可以弥补。反而是在小的游戏公司时,管理会比较严格。瑞云渲染:分享一下整个职业生涯中做的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江轲:制作《纸人》吧。我觉得这个动画是我做得最顺畅的一次,天时地利人和吧,整个团队也非常有默契,做出来的作品也特别好看。能够有这么一次经验真的是来之不易的。因为在很多情况下,与其不说你的作品能不能出得来,这是一个未知数,仅仅是在做这个作品的过程中,你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挫折。瑞云渲染:如何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江轲:第一,多接触其他专业的人。我在学校就发现其实跟老师学的东西并不多,老师只是给大家一个学习环境,我从网上和周围的人身上学得更多。因为你的同学可能在创作过程中会遇到和你一样的问题,有的时候他们已经有解决方案了,如果没有的话,就可以共同解决。问题用一个大脑解决不了的话,那就多用几个。你帮我,我帮他,最后其实我们帮助的是整个产业。第二,如果要提高自己的能力,比如绘画技法,那就是一个孤独的磨练史。我现在越来越发现这个行业在走向自媒体,10-20年前你学一套技术可以用很久,但现在技术更新特别快,观众的胃口也变得特别快,所以你用一套技法做出来的作品不见得会被大家所认可,这就说明你需要去学习一个更加快速学习的能力,去学习如何能够快速掌握一套新技术来满足新的状态。但是有一点不要变,那就是你内心的激情和创作的欲望。以上是瑞云(知名渲染服务商)对中国动画人江轲进行的专访
2019-06-12 10:48:38
动态
萨凡纳艺术设计学院(SCAD)2019届数字媒体方向Senior Show圆满落幕
5月31日,作为萨凡纳艺术设计大学(SCAD)校友之一,深圳市瑞云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骏斌(Ben Cheung)受邀出席了SCAD香港分校首届数字媒体毕业作品展(Digital Media Senior Show 2019)。Renderbus公司、特效工作室、国内很多主流动画制作公司以及众多数字媒体专业的学生群体。在本次活动中,瑞云渲染也为SCAD香港分校2019数字媒体专业应届毕业生提供支持,为他们的作品保驾护航,助力更多的学生在CG行业发光发热。SCAD 香港Digital Media Senior Show于2019年首次举办,旨在针对毕业生及在校生进行阶段性学术成果展示,为学生及企业提供更多交流的机会,加深学生对数字媒体领域的了解,促进制作技术及理念多维度的沟通。Digital Media Senior Show活动现场下面就让我们来欣赏一下,2019年数字媒体方向毕业生的动画作品吧。My Friend ChameleyonPamela Lai 故事简介:玩具Chameleyon是Carly最好的朋友。有一天,在他们玩耍的时,Carly最害怕的吸尘器正在向他们逼近。Carly为了躲避吸尘器离开了Chameleyon,但是吸尘器却在逐步向Chameleyon靠近,而Carly为了拯救她最好的朋友不得不克服恐惧...导演个人主页:www.orllowart.me幕后团队:导演、制片(Diector&Producer):Pamela Lai音效(Sound Designer):Rian Leung原声(Main-On-End):Sheryl Chan概念设计(Concept Artist):Raven Chau,Pamela Lai建模(Modeling Team):Noah Catan,Pamela Lai绑定(Rigging Team):Yan Chau,Pamela Lai贴图(Texture Artist):Rico Lee,Pamela Lai3D动画(3D Animator):Pamela Lai灯光、渲染(Lighting&Rendering):Pamela Lai合成(Compositor):Noah CatanSpecial Thanks:Jake Zhang,Bryan BentleyProduced at Savannah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Bear and BunnyHugo Setyadji故事简介:短片讲述一只在兔子城生活的熊的一天。尝试融入的他,有着各种各样的烦恼。导演个人主页:http://hugosetyadji.com幕后团队:导演、制片(Diector&Producer):Hugo Setyadji概念设计(Concept Art):Hugo Setyadji角色建模(Character Modelling):Hugo Setyadji场景建模(Environment Modelling):Hugo Setyadji Kayla Man绑定(Rigging):Hugo Setyadji贴图(Texturing):Hugo Setyadji动画(Animation):Hugo Setyadji,Ciara Maloto,Michelle Hui,Stanley Soendoro灯光,渲染(Lighting&Rendering):Hugo Setyadji合成(Composting):Hugo Setyadji音乐(Music Composer):Daniel McCormickSpecial Thanks:Jake Zhang,Bryan BentleyProduced at Savannah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The Divine InfectionChristine Stevens故事简介:“神圣的感染”是一个黑暗、超现实的故事。故事讲述了一个过去被邪教折磨的女孩,时隔多年她回到教堂终于与她的守护者雪豹团聚,并抹去被邪教留下的伤疤。导演个人主页:www.christinestevens.me幕后团队:动画(Animation):Andr King,Christine Stevens建模、贴图(Modelling&Texturing):Nick Levene,Leoncio Soler,Christine Stevens,Ian Tse音乐(Music):Ho Shan Lam绑定(Rigging):Hugo Setyadji,Christine Stevens音效(Sound Design):Irene Chan配音(Voice Acting):Elena LorenzoSpecial Thanks:Chris de Boer,Jake Zhang,Bryan BentleyProduced at Savannah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除了以上优秀的毕业作品,参展的还有的SCAD在校学生作品。其作品包括动画与VFX。一起来欣赏吧。萨凡纳艺术设计学院Savannah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萨凡纳艺术设计学院(简称SCAD)成立于1978年,位于美国佐治亚州的历史古城萨凡纳,是全美最大的艺术学院,是一座专门培育顶尖艺术设计家的全球殿堂级艺术院校,它在亚特兰大、萨凡纳、香港及法国都有分校。在全美最热25所大学中,美国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被卡普兰周报誉为:“最热门的艺术学习中心”。图片源于SCAD官网SCAD别树一帜及成效超卓的教学方针,深受有志投身艺术设计行业人才的。时至今日,SCAD的已遍布一百多个国家,学生可以在美国、法国或香港更跨校修课,领略不同地方的文化,更设有网上学习平台,以满足全球学生的需求。SCAD为学生提供一个舒适的学习环境,包括专业的课程、技术尖端的设备和在业界享负盛名的教授,使学生有充足的资源,解决在设计上的种种挑战。在学习的过程中,学生之间互相切磋探索,发现并创造不一样的世界。图片源于SCAD官网SCAD香港校区于2010年9月成立,校舍前身为北九龙裁判法院,这里融合了新旧住宅、地标、市集及本土文化。附近有过百间大小商店及食肆林立,售卖电器及电子零件、布料批发、艺廊等,是香港最具代表性的社区之一。经过精巧悉心维护,SCAD香港将传统建筑与现代艺术元素相互糅合,法院摇身一变成为今日亚洲首屈一指的艺术设计学府,成为别具艺术价值的地标,同时向香港历史文化致敬,并于2011年获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文化遗产保护奖荣誉奖。SCAD香港是本地提供最多艺术及设计课程的大学之一,为学生在这个环球经济活跃、创意发展蓬勃、对创意专才需求若渴的城市提供一个学习和成长的机会,它为大家提供了一切可以想象得到的资源,包括图书馆、数字实验室、工作室、暗房、绿屏工作室、声音设计和编辑套房等等。SCAD透过充满正能量的教学及学习环境,为创意行业培育出一个个创意潜力十足的行业新星。
2019-06-11 11:59:52渲染网
动态
瑞云专访|世界观先行,从零到一的互联网IP
不久前,华特·迪士尼公司以总价高达713亿美元的并购额完成了对21世纪福克斯的正式并购,至此,好莱坞从昔日的“八大”到今天的“五大”——迪士尼、华纳、环球、派拉蒙、索尼,洗牌正在加速。而特别是迪士尼的系列并购让“漫威宇宙”英雄版权系列日趋完整,整体IP矩阵独占鳌头。相比之下,在中国文化产业的过去的五六年时间里,则借着“移动互联网”的技术发展与消费生态的成熟,网络文学IP的开发与运营成为了最具中国特色的IP产业范本,走出了和好莱坞、迪士尼完全不同的IP产业发展之路。如《斗罗大陆》、《莽荒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香蜜沉沉烬如霜》等,这些充满东方魅力的小说被改编成游戏,或动画,或影视,百花齐放,短时间内单一网文的价值一路高涨。网文IP改编的泛娱乐产品逐步超越了纯原创孵化内容产品的比例。很多IP运营和泛娱乐投资积极探索“一鱼多吃”,即以一部网络小说作为IP源头,既要改编成男性粉丝爱玩的游戏,又要改编成女性观众爱看的影视,以及刺破次元壁改编成更年轻态的动漫。然而,不同内容渠道的用户对内容要求的差异,以及投资快速变现的要求,对改编和运营带来很多挑战,能在游戏上大获成功的IP改编项目,却难在影视剧市场创造爆款,反之亦然。一时之间,质疑“网文IP改不好只有挨批”的观点,让文创投资对IP孵化与运营泛娱乐的项目有了更加理性的思考。是继续高价买成熟IP改编,还是像漫威宇宙那样高代价地孵化原创IP?就如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貌似简单浅显的问题,却必须对底层逻辑和商业环境进行综合研究才能做出判断。——来自深圳的元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来文化”)的创始人张宝珠,如是说。元来文化CEO张宝珠学习传播学专业,从事过动画制片、广电传媒、数字电影技术的她,在六年前走进互联网IP行业,恰好亲历过当年全国最高百度搜索指数的网文白金小说,如何改编成爆款游戏,并操盘让这个作品部署进其它泛娱乐产品线。由于从IP源的内容改编成后续的内容产品时,不断变现循环,有望联动开发,最终形成IP生态——她见证了单部网文小说成为高价IP。去年张宝珠曾受邀在腾讯网和深圳广电、社科院主办的演讲节目《Talker》上分享了一个主题《东方漫威生成记》,提到她和团队从“漫威宇宙”和成功的网文IP开发模式中,总结了很多相似的方法论:要有自洽且完整的世界观设定,并且,立足中国市场的特色,尊重互联网生态对内容产业的影响力——即:世界观先行,从零到一的互联网IP。从零到一,先孵化有东方特色的世界观生态,进而成为有世界观生态的IP泛娱乐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她选择不再买传统的网文白金级IP,投资了基于《九州世界》世界观全新升级的《新九州》IP项目,更主导孵化了未来玄幻题材的世界观项目《刹那光年》。她说,这就是她正在验证在国内目前的文创生态下,升级IP泛娱乐战略的新案例。瑞云就此邀请张宝珠女士以这个世界观IP项目的孵化为样本,一起探讨IP行业的痛点与经营理念。瑞云渲染:说起IP,迪士尼近年大举收购漫威和福克斯等一系列公司后,已经形成了独霸全球IP矩阵的文化产业巨头,以您正在努力做的“世界观IP”的定位,如何评价国内的IP产业现状呢?元来文化CEO张宝珠:相比于我们国内,迪士尼在内容IP的发展绝对是一个先行者,它们已经发展到青壮年时代,IP矩阵从源头孵化到泛娱乐产品端的开发,多元,多时,多金,无论失败还是成功的项目经历都是我们国内的N倍。中国的IP泛娱乐概念则是伴随2013年“移动互联网元年”才开始兴起,在过去的五年,与文创相关的无论是资本、企业还是从业人员都在积极参与文创IP孵化,但如果想达成好莱坞、迪士尼这样的规模,就需要长线的投资和迭代,所以短短数年,国内的IP生态也在快速洗牌迭代,大浪淘沙,剩下的一定是有更长远内容开发和商业规划的精品项目。我带领团队从“世界观”开始孵化IP,也是充分地认同类似漫威这样的以一个“宇宙观”为共通背景进行系列的内容开发和可持续的商业运营,是被验证过的最有确定性的IP孵化模型。我们尽管起步晚,但是基于中国的互联网繁荣的商业应用环境,以及庞大的内容用户需求,会对我们在对标漫威的“世界观”IP孵化战略上提供加速器,我们有望不需要等上和漫威那样漫长的六十年,就能看到基于“世界观”开发的批量IP成果。瑞云渲染:市面上有很多网文IP改编成功的案例,但更多的是失败案例,那么改编的难点在哪里?该如何破解这些难点?元来文化CEO张宝珠:近年来有很多网文IP泛娱乐化改编时,都希望做成“一鱼多吃”的模式,然而并非每一种改编都很顺利。因为大多数网文IP都是单一的文本类型,从解决方案来看,改编单一主角成长与羁绊,会有一些局限性,比如男频玄幻题材,是“强”世界观结构“弱”情感羁绊,这样的网文IP更适合游戏改编,而改编成电视剧、网剧时如果不增加角色关系的情感羁绊,无法让看剧的人群产生情感共鸣。而相反,女频情感类题材的,“强”情感羁绊而“弱”世界观架构,则更适合改编影视化,在改编游戏时几乎需要重新搭建剧情背后的世界观设定,对于IP粉丝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高的认知成本。这些是作为过去单一网文IP进行泛娱乐改编的时候会遇到的难点。我们过去在网文IP改编的实践,以及对泛娱乐产业的研究,有两个维度是需要破解的:第一,在动漫、影视、游戏、周边等不同内容形态上,其用户画像是有差异的,其体验诉求也很不同,比如有些要萌、有些要酷、有些要虐,所以要根据要开发的不同的内容形态来考虑故事和选择角色;第二,同一个IP源是可以满足泛娱乐不同产品形态的开发诉求的,那就是这个IP源不能是单一故事文本,角色群像要丰富。——于是,我们放弃过去与成熟白金网文IP,从零到一,花了三年的时间,构建《刹那光年》这个世界观项目,建立了可以自洽的创意逻辑系统,有“角色库”、有“题材库”等等。这基于世界观孵化出来的产品就可以很多元,有的就是朝着动画、漫画化、游戏化去的,有的则是更偏影视化。这些产品IP规划,在同一个“世界观”下,能真正泛娱乐联动起来。。瑞云渲染:为什么你会有想打造「未来玄幻」特色的IP的构想?元来文化CEO张宝珠:我们首先是选择做东方特色的。因为一定要站稳在中国市场,才能自信地面向世界。东方特色有两个维度,一是在幻想特色上,东方是“玄幻”,而西方的幻想特色是“魔幻”与“科幻”。近年来,“玄幻”题材也随着中国网文出海而在西方文娱市场大放异彩。好莱坞的电影项目,也陆续增加了有东方玄学的概念,比如,漫威电影《奇异博士》,里面的能力设定之玄妙,中国人特别懂。第二个维度,是指东方的意识形态,集大成地融合了佛学的玄妙、道家、儒家的思想。我们的文化中,人与事是可以像太极那样转化的。漫威的英雄片,从曾经100%的“正义打败邪恶”的「一元论」,发展到《复仇者联盟3》的灭霸这个角色,出现人设的反转,则出现了从“极恶”变成了“大善”的价值观转化。这种“多元论”的价值观设定必将是一个趋势。不过,东方也好,西方也好,并不是谁高谁低,只是我必须尊重我们主要的用户市场和国际趋势。在中国,“玄幻”的用户基础庞大,设定和内涵的解释成本远比我们开发西方魔幻、硬核科幻要低。所以,我们元来文化在构建《刹那光年》上,世界观设定和价值观内涵都很东方。降低解释成本,扩大理解圈层,是让东方魅力流行起来。另一个方面,我们对“玄幻”题材的深度研究,给我们更加自信的发展性眼光,东方玄幻中优秀的价值观和幻想故事,当然可以放在“未来”的时空线上!——我们带着《刹那光年》世界观,首创“未来玄幻”这个内容IP的新赛道,以1%的独特性,区别国内市场99%古装玄幻的同质化问题,也将打破大多数“未来”题材作品只有硬核科幻设定的固有模式。所以,《刹那光年》这个IP的创意内核其实既有西方科幻美又有东方诗意感的:无论相距多远,只要我的一个念头,就可以改变十万光年外的你。整个世界观设定,我们以“量子纠缠”为「科学依据」来打造庞大的时空架构,包含太古时代、上古时代、近未来、绿海世纪、新世纪,同时还设有两大阵营。确定这样的世界观后,目前我们基于世界观衍生开发了共33篇中篇小说、101篇短篇题材库和首部长篇小说《问鼎森罗》,在这个过程中验证了世界观的合理性及市场的接纳程度。而《时刻重启》动画番剧是我们在这个世界观下做的第一个系列动画三部曲,现在已经进入了前期概念设计及制作阶段,希望最快明年能陆续上线和大家见面。《时刻重启》动画 森海市概念图瑞云渲染:很多团队从动画切入选择的是做动画电影,为什么你们选择先做动画番剧?这里面是什么样的商业化变现考虑?元来文化CEO张宝珠:准确地说,先做动画番剧将是我们从一个世界观孵化出一个泛娱乐产品化IP的“点火器”。动画番剧,将是同名动画电影宣发的“点火器”,将是同名游戏的开发与运营的“点火器”,也将是其他周边商业产品变现的“点火器”。我们非常熟悉中国的网络文学发展史,近20年的时间里,能成神的白金大神作家和白金作品,除了创意才华,成就他们最重要的产品共性是:长篇连载,日复一日坚持更新。我们现在在《刹那光年》世界观下规划的《时刻重启》动画番剧,至少三部曲以上,就是要满足互联网对产品运营的需求,其底层逻辑和网文产品养成顶级IP是共通的。而且,随着人们越来越有限的碎片化时间,互联网内容以视频产品的形式来吸引更多的文娱消费者是必然的趋势。 其中,90后、00后年轻用户群体对动画的喜好比例又在所有视频类型中占据前列。所以,横向来说,我们用互联网思维规划了“世界观”来孵化一系列IP;纵向来说,我们重视以动画番剧的内容形式作为一个独立的产品IP的源头,投资动画番剧,就想好了与之形成联动关系的、游戏、文旅以及周边衍生等泛娱乐的商业需求。我们与《时刻重启》三部曲动画项目的联合出品方,就动画番剧投资,其实是整合了前期设计资源、中期制作资产、以及后期流量运营,至少会让动画电影和游戏的开发同时收益。《时刻重启》动画-内部测试画面在中国泛娱乐IP行业迭代成长的新时期,少有投资和孵化IP的文化企业能像元来文化这样沉住气打磨了三年去孵化一个“世界观”生态,从零到一,其用心与决心难能可贵。期待基于《刹那光年》世界观孵化出的首部“未来玄幻”概念的《时刻重启》动画番剧项目能成为中国泛娱乐IP行业的新标杆。
2019-06-10 15:47:33渲染网
动态
Total Chaos第二届年度计算机图形盛会圆满落幕
Chaos Group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行官 Peter Mitev 介绍了 V-Ray 和 Corona 这一年来的亮点,包括为所有主要平台推出 V-Ray Next,V-Ray for Unreal, Corona 2 与 3 for 3ds Max,以及 Corona for Cinema 4D。Corona 的研发合作伙伴 JaroslavKřivánek 先生正式启动了 Chaos Research,这是一个将资源,实验和新想法结合起来并创造未来渲染技术的实验室。Corona 的创始合伙人和主要开发人员 OndřejKarlík,展示了最近推出的 Corona 新功能,包括新的焦散效果(caustic),并透露这个功能在新版中的改进。Chaos Group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 Vlado Koylazov,介绍了 V-Ray Next for Maya, V-Ray Next for 3ds Max 与 V-Ray Next for Unreal 令人兴奋的更新内容,以及 V-Ray for Houdini 官方发布。最后,由产品管理副总裁 Phil Miller 在舞台上加入 Vlado 来进行总结。他们一起推出了 Project Lavina 的全新演示,展现 V-Ray 引擎令人难以置信的实时迭代。接着,超过 1000 位与会者步入不同主题会场,聆听 CG 行业专业人士演讲。艺术会场建筑可视化和室内设计是 Total Chaos 的首两场大会场演讲的焦点,WeWork 的 Gregory Rogers 和 Kengo Kuma Architect 的 Tomohiro Matsunaga 解构了工作流程并深入研究了在其视觉中扮演的角色。Gensler 的 Scott de Woody 概述了跨国建筑公司创建让企业员工乐于工作的建筑环境的方法 – 包括为芯片公司 NVIDIA 提供外型为三角形的总部建筑。KPF 的 Cobus Bothma继续讨论建筑主题,他详细介绍了该公司如何利用 V-Ray for Unreal 等新的 V-Ray 工具构建其最先进的流程,以创建 Hololens 混合实境头戴显示器比例模型,以及 Project Lavina 中简单美观的实时演练。接着 VR 历险是由 Zaha Hadid Architects 的 Marko Margeta 和 Jose Pareja Gomez 带来的演说,以及Factory Fifteen 令人振奋的日产汽车 Formula E 体验。总部位于马德里的创意工作室 Beauty and The Bit 通过“Landmark”为这部建筑可视化电影带来了大屏幕的视觉飨宴。在他的演讲中,艺术总监 Victor Bonafonte Morales 解释了他最初的意图,并展示了他的素描和视频如何融入最终的。ILM 的 David Wortley 和 Falk Boje 展示了 V-Ray for 3ds Max 如何无缝地用于制作大型电影中的环境,包括电影《黑豹》的瓦干达,电影《时间的皱折》的漂浮山脉,电影《侏罗纪世界:殒落国度》的努布拉岛(Isla Nublar),《星球大战:最后绝地》的斯凯利格岛(利用 Phoenix FD 制作海洋)电影《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的热带战场。从这么多电影,讲者演示了大量提示和技巧。《刺客信条》系列以其精确的历史娱乐活动而自豪,尽管游戏中有一些 21 世纪才有的跑酷。在 Yavor Yakovliev 的演讲中,他展示了 Ubisoft Sofia 如何使用程序技术为电玩《刺客信条:起源》重建古埃及。在隔壁的工艺会场, Sraftcube 的Thomas Vournazos 带大家领略了《月球太空站》。他与欧洲航天局和麻省理工学院建筑师 SOM合作开发,这部短片使用 Corona for Cinema 4D 可视化人类在这颗地球的天然卫星上的殖民地。VR 如何帮助建筑行业?当我们在 VR 中创建空间而没有现实世界的局限时会发生什么?这些是 Agile Lens 的 Alex Coulombe 以其动态而迷人的演示回答的问题。 他研究了 VR 如何改变我们计划和探索未来剧院的方式,以及 VR 如何激发新形式的建筑,艺术和戏剧表达。科技界女性小组讨论Total Chaos 举办了一场关于女性如何在科技和 CG 世界中打造成功事业的小组讨论。Juice 的 Natalia Lasota,Chaos Group 的 Albena Ivanova,《复仇者联盟4》的制作技术经理 Piya Wadia,Massive Entertainment 的 Sonja Christoph 和 INK 的 Ioanna Ivanova 谈到了他们独特的职业道路以及行业间的转换,个人和工作场所的挑战,及时的建议以及压力管理和沟通,以及最重要的是,如何追随内心同时还保有本性。程序设计会场程序设计会场深入研究功能强大的 CG 软件背后的技术细节。这场演讲中,Chaos Group 的首席技术官兼联合创始人 Vlado Koylazov 为 V-Ray Next for 3ds Max 推出超级智能新功能,包括内存跟踪(memory tracking),材质除错(shader debugging),GPU 的进展和凹凸阴影的改良。他还阐述了一种新的光缓存(Light Cache)算法,该算法甚至可以与 Chaos Group 的实时光线跟踪技术 Project Lavina一起使用。工艺会场Volvo 富豪汽车介绍如何开发完全集成的实时和脱机渲染流程,并演示了其对汽车制造方式的连锁效应,这个演讲替工艺会场暖场不少。保时捷的 Andre Matos 急骋地追求 V-Ray GPU 和 VRscans 来增强他的工作流程。伦敦的 INK 工作室以其干净且有趣的图像而著名,该工作是为 Honda 和 Audi 制作了 VR 体验动画,而在 Ioanna Ivanova 的演讲中,她展示了一些质量换取效率的小技巧。她演示了 Cinema 4D 如何用于快速简便的预览,演示了眼花缭乱的 Escher 广告,并且向大家证明了,永远不要尝试与猫合作。Ingenuity 的 Grant Miller 也对自己的程序设计进行了介绍,该程序指导公司如何使用 Houdini 和 V-Ray for Houdini 创造出动物群的环境,为美国歌手 Kelly Clarkson 音乐录像带加入成千的人群,为影集《行尸走肉》制作成堆尸体。肯定会有观众将利用 Grant 的技术来使其视觉特效流程更加流畅。数字人类和人物的进步Total Chaos 2019大会以两家视觉效果大公司的演讲做结尾。Digital Domain 公司的 Deke Kincaid 展示了数字人类和人物的进步过程,演讲的高潮是详尽地展示了的引人入胜的 V-Ray 渲染成品:《复仇者联盟》的超级反派角色,灭霸(Thanos)。在 Digital Domain 讲解了这个 75 万岁的大坏蛋之后;Method Studios 展示了创建照片级写实婴儿的技术,这是一个婴儿面孔成人发音的商业广告案例。Total Chaos 2020 已开始筹备,请继续关注,明年索非亚见!Chaos Group免费的Webinar将在6月4日举行(英文授课)话题包括:渲染的艺术及未来职业发展机会主讲人:Chaos Group 3D Artist Yordan Zarev感兴趣的小伙伴点击报名哦(https://www.chaosgroup.com/education/webinar-june-2019)
2019-06-04 10:43:25渲染网
动态

热搜关键词

搜索

媒体支持

media-0media-1media-2media-3media-4media-5media-6media-7media-8media-9media-10media-11media-12media-13media-14media-15media-16media-17media-18media-19media-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