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现视觉魔法 《阿拉丁》经典IP的复刻与改变

2019-06-17 19:20:25

本文转自瑞云农场渲染服务号:“擦亮神灯,请许下三个愿望,你的命运即将改变”

我们可能都幻想过擦亮神灯实现梦想,召唤魔毯在空中乘风翱翔。从故事到成书,《一千零一夜》用去近千年的光阴;从动画电影到真人版电影,《阿拉丁》在迪士尼公司走过了27年的时光,5月24日迪士尼借助电脑视觉特效再现动画版充满异域风情的奇幻世界。这部电影制作团队在故事、视觉、配乐等方面都精益求精,由《两杆大烟枪》《偷拐抢骗》Robert Downey Jr.版《大侦探福尔摩斯》的奇才导演Guy Ritchie执导,超级巨星Will Smith加盟饰演灯神精灵,《加勒比海盗5》原班人马倾力打造,为《爱乐之城》和百老汇音乐剧《Dear Evan Hansen》作曲的Benji Pasek和Justin Paul为这部电影添加新的歌曲,更是邀请了8项奥斯卡,7项金球奖得主作曲家,动画版《阿拉丁》主题曲创作者Alan Menken,让经典之声《A Whole New World》再度唱响银幕,历久弥新感动满满。

起初听到《阿拉丁》改编真人版还为迪士尼默默捏了一把汗,自从去年11月,《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在全球折戟之后,迪士尼动画真人改编似乎蒙上了一层阴影。今年年初,成本高达1.7亿美金《小飞象》,全球票房报收3.47亿美金,同样以入不敷出的结局收尾。而1992年的动画电影《阿拉丁》不仅在全球获得高达5.04亿美元的票房,主题曲 《A Whole New World》更是获得了第65届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最佳原创歌曲、最佳音响效果、最佳音效剪接5项提名,并最终获得最佳原创配乐和最佳原创歌曲2个奖项,这部动画电影作品可以说是颇受赞誉且荣誉满满。不过在上映15天后真人版《阿拉丁》全球票房已超过5亿美元,虽然在国内的票房并不乐观,但目前俨然收回成本,可以称得上是成功的改编之作。

《阿拉丁》的故事源于阿拉伯民间故事集《一千零一夜》(又名《天方夜谭》)中的一部——《阿拉丁与神灯》。

该故事选集中包罗了各种各样的精彩故事,荟粹了阿拉伯世界民间故事精华,是内容最丰富的阿拉伯民间故事集。

故事集讲述相传古代印度与中国之间有一萨桑王国,国王山鲁亚尔发现妻子行为不端,一怒之下将其处死,此后每日他会娶一个新的妻子,翌日晨即处死。宰相的女儿山鲁佐德为拯救无辜的女子终止这种悲剧,自愿嫁给国王,新婚当晚,山鲁佐德开始给国王讲故事,国王觉得很有趣没有杀死她,之后山鲁佐德的故事一直讲了一千零一夜,国王终于被感动,与她白首偕老,并把这些故事集结成书,就是后来的《一千零一夜》。因其内容丰富,规模宏大,故被高尔基誉为世界民间文学史上“最壮丽的一座纪念碑”。

而《阿拉丁与神灯》是其中最负盛名的故事之一,在充满异域风情的古代阿拉伯王国,善良的穷小子阿拉丁和勇敢的茉莉公主浪漫邂逅,在可以满足主人三个愿望的神灯精灵的帮助下,两人踏上了一次寻找真爱和自我的魔幻冒险。它的故事优美简单,每个角色都受人喜爱,寓意生动而深刻,时至今日,这个故事让一代又一代的人拜读口口相传。而在动画电影中的灯神精灵已足够有趣,在电影版中还找Will Smith饰演,一位会唱、跳、Rap嘴炮又逗比的精灵,他还与著名嘻哈制作人DJ Khaled联手将饶舌元素融入《阿拉丁》音乐中,神灯“精灵”潮流到飞起。

身临其境的奇幻世界

召唤魔毯在在空中翱翔

影片利用故事以往的设定,在此基础上还进行了改编与创新。

原作中茉莉公主不甘于作为联姻工具而失去对自己生活和爱情的自主权,而在电影中反映了茉莉公主想要为国家和百姓的幸福贡献自己的力量,甚至认为自己有责任和能力去继承父亲的苏丹身份。

动画电影中阿拉丁通过许下愿望使灯神精灵恢复了自由之身并保留了自身的魔法,而在真人电影中他失去了魔法恢复了自由之身并与茉莉公主的侍女达莉娅结婚,在影片开头以倒叙的方式讲述了影片的故事。

侍女达莉娅的角色,与茉莉公主、阿拉丁和神灯精灵都有互动,甚至与神灯精灵一见钟情,更多时候启到了推动剧情的作用。

增加了安德鲁王子的角色,代表了茉莉公主眼中空有颜值、财富,但没有智慧和治国才能的平庸王子。既是阿拉丁的对比,也说明茉莉公主更看重内在而不是表象。

我们在VFX Voice对Chas Jarrett一段采访中了解到《阿拉丁》的幕后解析,一起探寻《阿拉丁》中的奇幻世界吧。

迪士尼成功的改编过电影续集、电视剧以及百老汇音乐剧。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与准备,从而宣布《阿拉丁》的真人改编。视效总监Chas Jarrett负责该项目的技术和创意,他曾为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的项目作出巨大的贡献,并负责过Hybride Technologies,Base VFX,Magiclab的项目视效部分。DNEG为这部电影的提供了3D环绕立体声转换系统,Ncam和Nvizage处理了现场跟踪和虚拟相机功能。

Chas曾提名了电影《海神号》《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奥斯卡金像奖、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通过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斩获了VES奖。他的职业生涯始于MPC,在那工作了十年之后成为了一位独立的视效总监,近年来他指导了Pan和Logan的项目。Chas曾说:我们的故事非常忠于迪士尼的原创动画,我们可以从中获取很多灵感,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过于复刻经典动画电影(对于真人电影来说),这个项目需要我们保留原版的轮廓,但是以新的面貌呈现在观众眼前,这很重要。

朝着那个方向,Chas描述前期制作环节从一片空白开始。艺术指导Gemma Jackson,和《权利的游戏》艾美奖获得者John Adams,他最近和Guy合作了电影《亚瑟王:斗兽争霸》,使她的团队在沙漠城市阿格拉巴的美术设计环节有大量的可参考资料和制作经验。

与此同时,团队开始开发故事板、动画及由约35人组成的视效团队制作的视效预览,他们最终制作了大约40分钟的动画和视效预览电影。Chas说:这主要为了建立在电影中所精心设计的音乐的排序,我们组建了一个大型传统动画师的团队,他们有助于开发角色的表演和创意。Proof In.也为视觉预览和后期制作做出了贡献。

选择供应商是电影准备期间另一个重要问题事情。Chas说:这个项目选择一个合适的团队是至关重要的。在某种程度上,它在创造性和技术上充满了挑战,所以我的第一个选择是ILM和他们的两位视效总监Mike Mulholland和David Seager。Mike是整个ILM的总监,David在片场担任我们第二单元的视效总监,早些时候两位极具创意的动画总监Tim Harrington和Steve Aplin也加入了团队。其他总监包括ILM伦敦公司的Mark Bakowski、Daniele Bigi、动画总监Mike Beaulieu和Jeff Capogreco。

考虑到Guy Ritchie对制作标志性电影执着的态度,毫无疑问,这对于制作这部童话故事改编的电影是非常有优势的。Chas说:从一开始,Guy就非常清楚这部电影必须在一个真实可信的现实世界进行。对我们而言,这意味着故事中世界的环境和角色需要与强烈的奇幻元素合理的融合在一起。Guy非常愿意在他的电影中尝试新的技术,我们也为了这个项目推进了制作的界限,但是首选的拍摄还是会选择真实的场景和地点。

最开始制片方把摩洛哥当作阿格拉巴的原型,在当地蜿蜒的小巷和充满历史气息的建筑来作为阿格拉巴的集市进行现场拍摄。艺术指导Gemma曾多次前往摩洛哥,进行了考察。但是由于后勤问题,无法在摩洛哥进行现场的实景拍摄。制片方最后决定基于原画来搭建一个这样的场景用于拍摄。

场景搭建在伦敦的Longcross Studio进行,Gemma的团队的任务是在14周的时间内搭建出宫殿的内部场景和鸟瞰视角的整个城市。这个任务的目的是用于预告片中对城市的壮观景象进行展示。由于时间紧迫,Gemma的团队在选角开始前便开始搭建场景。拍摄场景的搭建旨在搭建出一个360度无死角的实景,这样拍摄时演员和工作人员能够在场景的空间里随意穿梭。

Chas说:在我们使用数字布景和扩展的地方,我们非常谨慎地将我们的拍摄建立在真实场景的扫描和平板上,以确保保持“真实”的基础上,这意味着影片的场景基于真是的地理环境而制作。因此,现场总监Giles Harding负责LIDAR和摩洛哥以及约旦地区摄影测量扫描,并对我们所有精彩场景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捕捉。

这个项目不仅使用了舞台布景,也利用了外景场地。Chas说:我个人倾向于在利于真实的阳光和太阳拍外景,我们很荣幸能为我们的摄影作品采用大量的外景。主要摄影是在巨大的外景场地阿格拉巴的后街和宫殿前拍摄的,我们在需要的场景环境使用数字技术增强。但是在伦敦郊外的场地拍摄时你总会受到英国“伟大”的天气影响。为此,我们在室内布置了场景,利用数字技术扩展,为了在不好的天气下保证拍摄。就像阿拉丁所有的视效一样,我们非常遵循Gemma的设计,谨慎的使用贴图和颜色面板。

我们在ILM的场景团队创造了阿格拉巴更大、更广阔的视野,他们为项目扫描和拍摄了真实地点。我们非常幸运地在约旦拍摄了一些特定的场景,收集了大量电影所需的参考资料,这对于建立电影中的沙漠场景非常重要。我们使用无人机和直升机拍摄扫描一些惊艳的场景,增加了序列范围,航拍了摩洛哥、约旦、纳米比亚和斯瓦尔巴,为影片的片段提供了界限和现实感。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空中的录像也为场景和照明团队提供了参考。

关于魔毯、阿布伊阿古、拉贾和精灵的角色,为了让他们更好在展现在在荧幕,视效环节非常重要。这些角色应该更倾向自然主义而不是卡通形象。例如:阿布,它最初在动画中有着和人类一样的理解能力和交流的能力。所以视效团队从一开始就确定这个角色在整个电影中完全是视效合成的,并以卷尾猴的形象为基础,但我们不清楚应该如何表现“人性”或者“猴子”的感觉。为此尝试了各种动画风格,从卡通到拟人化再到自然,也尝试了很多方法,我们很快就发现,一只“真正”看起来不像猴子的猴子,感觉一点都不对。如果在表演中展示的太过“人性化”,这样的感觉不对的。因此,我们查找卷尾猴的拍摄资料,找到符合我们场景的行为片段作为参考,为此作为表演的基础。

关于威尔·史密斯所饰演精灵的角色给予了动作捕捉,但他从瓶子里出现时的方式需要后期视效完成。精灵的物化是由ILM的数字角色和FX仿真团队来实现的,因为无法在布景上得到实际效果,所以这些外观需要团队精心设计和把控。

在评估真人版阿拉丁的视效魔法和团队的工作时,Chas表示在影片中几乎使用了现有的每一种特效,包括角色动画、动作捕捉、场景画面拓展、数码虚拟环境和特效模拟,以及毛发、火、水、熔岩、布料、皮肤肌肉,使一个“真实”的魔法世界跃然眼前。

部分内容及图片自 VFX Voice、VFX Online

上一篇:因为热爱,所以坚持——揭秘定格动画师的工作秘籍

下一篇:瑞云赞助活动 | Hum3D第二届枪支主题模型设计大赛获奖名单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