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一睹为快! 入围2019奥斯卡动画短片《连理枝》预告片

(《连理枝》在国内外已经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但是在国内没有授权任何官方平台,也没有带来任何收入,侵权的问题让导演很头疼,希望大家尊重中国原创动画,尊重所有动画人辛勤劳动的成果。)
越来越多的中国动画人在动画领域的国际舞台崭露头角,上一期我们采访了莱卡首位华人动画师徐宁(因为热爱,所以坚持——揭秘定格动画师的工作秘籍),此次瑞云有幸专访到好莱坞高级动画人、独立动画导演刘婷婷,其作品《连理枝》参选了2019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她也是全球首位受皮克斯工作室邀请在皮克斯演讲的中国独立动画导演。刘婷婷,好莱坞高级动画人,独立动画导演,土生土长的南京姑娘,以水墨写意的中国风作品《连理枝》参选了2019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参加了40多个国际影展!还获得了圣迭戈国际动漫展(San Diego International Comic-Con)最佳动画奖!“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作品《连理枝》引用《长恨歌》中的经典名句,运用精美绝伦的水墨画动画,讲述了一幕发生在中国宫廷中的爱情故事,打动了无数中西方观众。《连理枝》
2018全美最大漫展:圣地亚哥Comic-Con国际独立电影节最佳动画电影
2017 西班牙Animayo最佳二维动画奖
2017 IndieFest 电影奖优胜卓越奖
2017好莱坞电影节评审奖提名
2017纽泽西国际电影节最佳动画
第47届美国电影节最佳国际短片提名
第60届CINE美国影视金鹰奖最佳短片动画提名
关于《连理枝》你不知道的事
高强度的创作压力
这部作品是导演刘婷婷在没有任何外部资金的情况下,用个人存款潜心创作的。由于项目资金的薄弱,从原画,动画,剪辑,色彩,背景,全是她独自一人利用高强度的工作之余,耗费两年多的时间完成。唯美的水彩效果
影片的灵感源自两部皆获得了安妮奖、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长片提名的作品,它们分别是吉卜力工作室高畑勋导演的《辉夜姬物语》和法国动画《艾特熊和赛娜鼠》。《辉夜姬物语》《艾特熊和赛娜鼠》
同时考虑到《连理枝》的预算与时间,导演决定花很长时间测试,直接在电脑里制作水彩效果的动画。她花了很长时间测试了各种软件,最终决定用TVPaint和自己设计过后的水彩笔刷来制作,尽可能的达到逼真的水彩效果。水彩效果测试 短片最终水彩效果
中国风元素的应用
由于从小学习国画的缘故,导演非常热爱中国传统艺术,所以《连理枝》的故事被设定在古代。在这部动画短片中,中国风不仅体现在人物设计和衣食住行等,更直观地体现在中国风元素的应用。动画短片《连理枝》片段 动画短片《连理枝》片段
据了解,影片片尾的演职人员字幕还别出心裁,导演为影片的制作团队每个人都设计了不同的版本的名字印章,为了感谢那些为影片付出的艺术家们,是他们的大力支持与理解才成就了这部没有任何外部资金资助的动画短片。(由于版权的原因,我们仅截取了片名印章设计)她绘制大量的草稿和灵感,把不一样的想法组合在一起,给故事板和角色动画艺术家们看,得到了很多超棒的建议和帮助。 小团队,大制作
《连理枝》的团队主创只有四人,制作是非常艰难的。虽然导演包揽了大部分制作,但特效、配乐、配音环节还少不了要请“帮手”。《连理枝》主创团队在好莱坞电影节
动画人的慰藉
短片的视效部分由丹·凯西负责。因为团队没有任何外界资金支持,全部依靠导演的个人存款,最初导演和丹谈项目的时候,只付得起几千元人民币的工资。结果丹在项目做完后,把导演当初寄出的支票原封不动地寄了回来,他觉得可以把钱节省下来花到更需要的地方,比如投递全世界的国际电影节,导演特别感激但她认为每个动画人都应享有他们创作应得的那一份收入。丹·凯西
奥斯卡提名、英国学院奖最佳得主、莱卡工作室的高级特效指导—丹·凯西,负责《连理枝》水面特效镜头。他主要参与过的作品有:Square公司《最终幻想:灵魂深处》莱卡的《盒子怪》《鬼妈妈》《通灵男孩诺曼》《魔弦传说》等。下面这段视频中,丹分享了他在影片中制作视效部分的故事。 影片的作曲由好莱坞著名华人作曲家、布达佩斯交响弦乐、中国乐器团队配器等总指导刘韬负责,他作曲的中外著名电影有70多部,也是去年上映的两部影片《无问西东》《流浪地球》的作曲。《连理枝》作曲 刘韬 在下面这段视频中,刘韬分享了关于《连理枝》作曲的故事。 短片的音效由独立电影音效艺术家阿曼达·休斯负责,年纪轻轻的她已参与过30多部独立动画电影的音效制作。 在各个艺术家的帮助下,最终将这部时长仅4分钟的佳作送上国际舞台。 《连理枝》的走红并非偶然
刘婷婷在美国已经有十多年好莱坞角色动画电影经验,从攻读萨凡纳艺术设计大学(SCAD)亚特兰大期间进入皮克斯实习,再进入蓝天工作室,再到如今的莱卡工作室,参与制作了耳熟能详的《森林战士》《史努比·花生大电影》《汽车总动员2》《冰河世纪4》《里约大冒险2》《魔弦传说》《missing link》...... 刘婷婷制作的动画片段
在《连理枝》走红后,刘婷婷先后受邀前往皮克斯工作室、莱卡工作室和蓝天工作室演讲,分享制作《连理枝》的过程和经验,她也成为全球首位受皮克斯工作室邀请在皮克斯演讲的中国独立动画导演。 受邀前往皮克斯演讲受邀前往蓝天工作室演讲
受邀前往莱卡演讲
接下了让小编带你了解更多关于这位中国好莱坞高级动画人,独立动画导演刘婷婷的动画生涯吧~
云渲染:本科学习平面设计,怎么走到做动画这条路?
刘婷婷:从小我无论日式、美式的动画都爱看,《小鹿斑比》是我最喜欢的迪士尼动画之一,动画电影《狮子王》我真的可以看几百遍,看到VCD影碟快烂掉。日本动漫开始大量在中国引进的时候,像柯南、灌篮高手还有小叮当等等我也有在看着。我很喜欢动画,但我高考的时候网络有限,并不了解关于动画院校的资源,之后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后并入清华大学,更名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读本科,学的平面设计。读书期间想学动画的念头从来没断过,后来发现国内甚至亚洲的动画教育资源不是很成熟,我只了解在国外有CalArts之类的艺术院校,之后就有了留学的念头。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当时家里人说问我:想去日本,还是去欧洲学习动画?我选择去美国学。当时动画还处于2D流行的阶段,虽然日本也有制作非常优致的动画,但是我个人觉得还是美国的动画更扎实,因为美国是角色动画的发源地,其实动画基础原理无论美,日,欧洲都是一样的,但当时没有一定要去哪所学校或者未来去哪所公司特别明确的目标,只要哪所学校可以给我奖学金,我就去哪个学校。只要是动画我都喜欢。
瑞云渲染:家人如何看待你学习动画及求学之路?
刘婷婷:考学时家里听别人说,学动画毕业了找不到工作,也没有钱赚,但是我不在乎。我是A型血特别叛逆的一个人,遇到问题和家人不一致时,我会坚持我的观点。
大学四年在北京读的美院,环境比较开放,在此期间我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人,那时候我非常听家人的。但是到了美国之后,有一段时间我和家人的冲突非常大,甚是一度认为无法沟通,因为他们觉得没有办法控制我,认为我的思维有一半是很美式的。  萨凡纳艺术设计大学(SCAD)亚特兰大学
我的家庭环境相对比较普通,家人可承担我去留学的生活费有限,所以当时申请了很多所学校,必须拿到很高的奖学金。当时有所纽约的大学一年给我两千美金的奖学金太少,最后去了奖学金比较高的萨凡纳艺术设计大学(SCAD)亚特兰大。最终我拿到一年一万八美金的奖学金,可以抵消大部分的学费,所以我的家人只需要承担我的生活费,SCAD仅允许我第一年住校,住校是很贵的,第二年我才搬出来住。
瑞云渲染:在萨凡纳艺术设计大学(SCAD)亚特兰大留学期间有比较难忘的经历吗?
刘婷婷:起初留学我的英文不太好,不懂制作动画,也不懂Maya之类的制作软件,等于从零开始学。所以让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第一堂的动画课程只拿到65分,老师说:你制作的动画没有符合动画基本原理,所以我只能给你这个分数了。
我心想:完蛋了。因为当时我英文不好,看错Scad GPA 要达到A才会继续给你奖学金,其实只要达到3点多就OK了,所以我错误的理解一直促使我一定要拿到A 4.0。因为我有个很大的心理压力,我家里没有那么多钱,所以我必须要拿到奖学金。在那之后过去了一两个学期,老师就说我的动画应该是整个Scad Top one。
即便是Top one,大公司来面试时你还是会听到最直白的反馈。我刚上研究生那会初期面试的一个hr是梦工厂的HR,她看我的demo时说:我不认为你的动画是好的。我说:OK,你能给我一些建议吗?她说:我不能给你任何建议,因为我不是专业的动画师,但是我知道什么样是好的,你和我们的动画水平相差太远。这位HR讲的非常直接,我在和其他公司面试的时候是没有这样的,她是第一个。
我现在看来那个HR一点都不专业,不应该这么直接对一个学生讲,但我还是很感激她在我还是学生时候做出最直接的反馈。同时我也能理解,因为他们看了非常多的demo reel。
我很早就开始面试,那是我第一次面试,大约读书一年半的时候。之后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大差距,所以在课程中不仅仅是为了修学分,还会给自己设置一些测试练习。我不在乎学校教什么,我更在乎自己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朝着这个水平不断的去做努力练习,这个水平就是所有好莱坞大电影动画表演的质量,达到了这个门槛才能进入。
瑞云渲染:进入皮克斯这类的大公司十分不易,是如何做到的?
刘婷婷:没想过一定去大公司,如果有机会的话就试一试。但是我一路碰巧有人push我,所以我真的觉得自己一路很幸运。当时做2D动画或者CG动画的时候,正好我的导师是迪士尼的《花木兰》中木须的动画师,那个教授其实很害羞,但他觉得我的表演是有表演性的情绪,他觉得你是有天赋的会push你再进一步。
在我做一个搞笑表演片段的时候,他说:你的表演是OK的,所有的动画原理也没有问题,但是你要问自己,看到这个片段时内心有没有想要发笑,首先要自己感动自己。我说:我没有,他说:那你还不够push。所以,他一点一点push我,一个镜头像片段测试一样大约能磨个一两个月。所以我觉得这里的老师很好,他会单独去磨炼你,那个老师到现在我们都有联系。 刘婷婷获得皮克斯的工作Offer的测试
之后,我看到一个学姐在SCAD递demo reel,叫我也去递,所以又被push,促使我也开始递。之后每年都会面很多次也很受打击,最后变成像老油条一样。曾经我清晰的记得,一个很年轻大概二十出头读本科的美国学生,面试时他不能呼吸,还要拿个袋子呼吸,然后我还和他说冷静,因为他们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大公司的HR。后来我大概面了很多次的时候,正好皮克斯的总监过来,我能感觉他对我感兴趣,因为他就会问你:你做这个表演时,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然后我就和他说,怎么样设计背后的故事。
瑞云渲染:怎么做到白天高强度上班,还能利用业余时间制作《连理枝》?
刘婷婷:因为我有一个想表达的欲望。总之你要先去尝试,哪怕我是用自己的存款在做,也要知道怎么去导演一部动画,但坚持下来其实真的很难。在大公司里的,工作强度是非常高的,我记得特别清楚,在Blue Sky Studios做《史努比:花生大电影》的电影时,当时大概半夜十一点多,有位西班牙同事,她爱人刚刚生完小孩,抱着才两个月的baby在他旁边等他,他还在做动画,然后他的制片经理走过来问他:你明天可以完成工作吗?想想那个压力,当时我觉得那个动画师要疯了,他爱人和baby还在旁边等他,内心一定很崩溃,但他却还是说:请你现在不要和我说话,我现在要专注做这个事情。
后来我做导演,制作我的项目,我也能理解为什么那些制片经理那么焦虑,他们有来自上面的压力。如果我只是个动画师,可能也会觉得,这个制片经理真是太烦了,成天盯着你。所以在我做了一次导演以后,甚至了解到与奥斯卡提交影片、评审等情况。
瑞云渲染:一路以来,你的抗压能力非常强是吗?
刘婷婷:我不谦虚,在美国真的遇到太多各种各样奇葩的事情,前几年Rhythm & Hues Studios也是解散,在业界碰到太多这样的事情了。之前有过最极端的一个例子,一个美国人他受不了业界的压力,就上网说:实在不行,我跑到的那个工作室给ceo一枪再给自己一枪。心里压力太大了。但是因为我在美国工作是外国人工作签证,身份不稳定的时候是属于最底层,所以任何压力都见过 奥斯卡非常磨人,我没有资金,纯靠个人关系。当时我的作曲都开玩笑,他说:我们今天又去迪士尼了,明天又要去皮克斯了,挺好。我说:你不要以为可以去这些地方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真的不是很容易的。
一个是迪士尼还有一个福克斯。当时在蓝天工作室制作一个项目,其中一个动画角色的配音是碧昂丝,她当时的一个角色是一个皇后,所以她的皮肤到底是深一色号还是浅一色号,他们的LA的团队就这个事情来来回回好多遍,很影响我们的动画进度,你知道福克斯的那个地位,就是他们要去LA开会,还要然后再飞到纽约这样。 碧昂丝与动画电影皇后角色
瑞云渲染:这部动画短片为什么会选择2D的艺术表达方式?并以很唯美的中国风形式制作短片?
刘婷婷:因为这个艺术风格上是我想要的,我大学时候是学的平面设计,而且小学时学了很久的国画,所以就想把这些元素用到电影里面。还有一个最实际的原因,二维是我最有把握且最好完成的。我们在美国时经常会去shorts festival、show of the shows,有十几个小短片放,每个大公司都会去做评审,我们也是其中之一。The Animation Show of Shows
我们的同事在看片子的时候说:如果你的CG做的不够好,就不要花那么多钱去做CG,宁可用预算去做2D,但是如果要做CG的话,一定要做的足够好。因为我们是大公司的标准,在看那个片子。就是我不会觉得你的动画和绑定的水平够高就去做CG,还要花那么多的钱去做渲染,何必呢?我知道我的能力在哪里,如果真的要做一个CG的话,我一定要一个大团队,不可能是我那么小预算,所以这也是原因之一,就是决定要做2D。
瑞云渲染:工作室“Wintersweet”是怎样的一个运营的状态?未来工作室项目及成员有什么计划吗?
刘婷婷:工作室就我一个人,而且我有全职工作在莱卡,所以现在是有一个这样的概念。如果开公司的话,还是需要有资本的,我觉得自己最好的资源就是我在好莱坞那些年轻的朋友们,一帮法国的、英国的、美国的,然后组成一个团队是没有问题的,但就是前期的资金问题。这些不是我一个人能完成的,所以我这次回国想先认识一些投资人、制片人,在美国时候很多投资人也有找我,沟通后发现他们根本不懂动画电影制作的复杂程度,而且这样的情况非常多。 《连理枝》作曲 刘韬
很多制片人觉得做动画还不如去拍真人,拍真人很快,发行也快,而且亏的不多,如果有套路的话就会容易很多。因为请明星去的话自带流量,但是动画如果没有粉丝基础,完全是一个新的东西,很有挑战。
瑞云渲染:什么样的项目你觉得是值得去做的?
刘婷婷:好的项目会让大家有认同感。我们在做《连理枝》的时候,Rough animation已经完成了,虽然没有资金,但是有一帮Sony Pictures Animation的朋友在特效部分主动的无偿帮助你,因为他们对我的项目都很感兴趣。这个项目和之前做大电影不一样会,会吸引到欧洲、美国的艺术家,他们想要去做而且十分感兴趣,这个点是我之前没有察觉到的。 因为这个项目是吸引人的,我觉得这个点非常重要。你的项目需要有足够的吸引力让这些艺术家们注意,使得他们有欲望去做,所以做大电影的时候,你也会要产生制作的激情,你的项目要和其他工作室的不一样,才能有吸引力,这个比较重要。
我之前在Presentation讲过,我想在我没有任何资金的情况下先做一部动画电影,看看自己大概能走多远,能做到什么程度。Presentation后来也是了解了很多人之后说:你怎么能去那么多的大公司演讲,他们Connection都没有办法去那些公司演讲。
在国外,Pitch idea也就给你五分钟,你需要抓住能足够吸引他们的地方。所以你要在五分钟以内,如何展现最吸引人的点,不要让人睡着了,这点特别特别重要。因为对于电影来说,和纯投资的制作不太一样,在电影前期要Pitch idea,你一定是这个idea是吸引人的,而不是后面的数据。
期待《连理枝》在国内正式上映,也期待导演创作出更多优秀的动画作品,希望更多的人支持中国动画,祝愿中国动画人辛劳的耕耘有所收获!

 
上一篇:手机可以随时查看渲染作业啦!Renderbus微信小程序已上线
下一篇:瑞云赞助 | 来自全球龙珠迷的3D动画“大制作”!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瑞云科技诚邀您参与VIVUE.io审片协作平台公测!

VIVUE.io是瑞云科技针对影视动漫、广电媒体、广告艺术等视频内容制作团队及其客户而研发的高效审核协作平台,支持网页端和APP移动端,具有精准评论、高度保密、......

阅读更多

互联网+特技时代来临 阿里云瑞云助渲染提速千倍

4月28日,阿里云计算与瑞云科技达成战略合作,搭建面向全球的视觉云计算平台。云渲染平台Render cloud可将影视渲染速度提升数千倍,小型制作团队也......

阅读更多

百亿《扶摇》背后的特效故事

这个暑期档,不少古装剧在荧屏前涌现,比如《古剑奇谭2》、《扶摇》、《宫心计2》、《天乩之白蛇传说》、《萌妃驾到》以及近期热播的宫廷大剧《延......

阅读更多

热搜关键词

搜索
渲染网| 瑞云渲染| Siggraph| 三维渲染| 渲染| 奥斯卡| 渲染农场| 阿里云战略合作| 瑞云大事件| SIGGRAPH Asia| 云计算| 好莱坞| CGTrader| 北京电影学院| CG英雄会| 丝路| 战狼2| Maya| Renderbus| 巴霍巴利王| 熊出没| 米粒影业| 大圣归来| 原力动画| vivue| Vray| VR| Blender| Autodesk| 龙之谷| Evermotion| 哈布洛先生| 金鸡百花奖| 爵迹| Cinema 4D| 中式卡通| 最终幻想| 吃饭睡觉打豆豆| 精灵王座| CIS设计| 深圳文博会| 瑞云科技| 效果图大赛| Redshift| 大数据| 瑞云| 中国国际动漫节| 豆福传| 云栖大会| 一万年以后| 猪猪侠| 渲染客户端| 比拉传奇| 秦时明月| 扶摇| 聚光绘影| 毒液| 大闹西游| 西行纪| 狄仁杰四大天王| 效果图设计大赛| 迷谭动画| C4D| 镭速传输| NVIDIA Quadro RTX| NVIDIA| Softimage| 漫威宇宙| 斯坦·李| 云渲染服务平台| 金马奖| 张艺谋| | 第九届短片节| 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 金鸡百花电影节| Howard Lovecraft3| 数字媒体技术交流峰会| 大文件加速服务| 飞驰人生| 萌妻食神| 昆明动漫展| 杭州动漫节| 雷蛇| 教育优惠| 赤道| 渲染软件| RAYVISION| 瑞云渲染平台| 星火国际设计奖| Turtle渲染器| 全局照明| Python| 视觉特效| 赛尔号| GPU渲染| CPU渲染| 瑞云教程| RenderMan| 京交会| Houdini| 超能龙骑侠| 人工智能| SQUARE ENIX| 无偏差渲染| 创新型人才| Aspera| LightWave| SketchUp| VAX| 效果图客户端|

关注瑞云官方微信,送10元渲染券!

合作伙伴

rayvision aliyun
rayvision beiying
rayvision IBM
rayvision aspera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