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C4D动态设计到导演,从学生奥斯卡到奔驰广告,新锐先锋艺术家田思聪的CG成长路

2021-11-09 03:12:59

本科清华大学视觉传达专业

研究生美国南加州大学动画&视觉艺术专业

现在是哈佛大学中国艺术实验室(Harvard CAMLab)的研究学者

研究生毕业作品《Simulacra(拟像)》斩获2020年学生奥斯卡另类/实验电影类目金奖等10余项国际大奖

从C4D动态设计到导演,从学生奥斯卡到奔驰广告,新锐先锋艺术家田思聪的CG成长路

项目客户囊括梅赛德斯奔驰、佳能、明星王霏霏等众多响亮的名字

从C4D动态设计到导演,从学生奥斯卡到奔驰广告,新锐先锋艺术家田思聪的CG成长路

个人作品在NFT艺术交易平台畅销

NFT作品名:SIMULACRA-01,购买者:veritaskami

NFT作品名:SIMULACRA-01,购买者:veritaskami

Maxon、Motion Plus Design邀请她做分享嘉宾,Motion Design Awards邀请她担任赛事评委

Maxon官方推特推文(左);Motion Plus Design现场分享照片(右)

Maxon官方推特推文(左);Motion Plus Design现场分享照片(右)

她甚至还成为了意大利奢侈品牌TOD'S的包袋代言人

新锐先锋艺术家田思聪代言TOD'S的包袋

极具个人特色的视觉风格,精湛的专业能力,独特的创意让她成为新兴艺术领域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从C4D动态设计到导演,从学生奥斯卡到奔驰广告,新锐先锋艺术家田思聪的CG成长路

她是导演/3D动态设计师/时尚摄影师——田思聪/Curry Tian

导演/3D动态设计师/时尚摄影师——田思聪/Curry Tian

CURRY
田思聪
导演/3D动态设计师/时尚摄影师

作品欣赏

《Simulacra》 - 瑞云渲染

《Simulacra》

《梅赛德斯-奔驰全新长轴距C级轿车广告片》 - 瑞云渲染

《梅赛德斯-奔驰全新长轴距C级轿车广告片》

王霏霏《Stalker窥探者》MV截图 - 瑞云渲染

王霏霏《Stalker窥探者》MV截图

Renderbus瑞云渲染有幸与田思聪深度对话

  • 学生奥斯卡获奖作品《Simulacra》与在售NFT艺术作品《Illuminate the void》在C4D、Houdini、Redshift中的制作Pipeline

  • 作为NFT艺术的创作者和参与者,她如何看待时下大热的NFT艺术

  • 如何在CG制作/审美方面不断进步

  • 多领域/多媒介创作之后,她将有什么新的创作方向

这些你好奇的问题,看看思聪都是怎么说的吧

瑞云专访

瑞云渲染:请介绍一下自己

田思聪:Hi Renderbus,我是田思聪,我现在是哈佛大学中国艺术实验室(Harvard CAMLab)的研究学者,从事东亚文化研究和佛学的内容,之前有3D动态设计和导演的背景。

瑞云渲染:如何成长为兼顾导演、CG动态设计师、时尚摄影师的斜杠青年的?

田思聪:我的教育背景还是蛮常态和典型的,我是土生土长的石家庄人,我本科在清华读的视觉传达和新闻与传播,但是做很多叙事和平面导向的内容;在我接触新闻学和媒介影像的时候发现,动态的东西会给我更多的空间,在我毕设的开始我开始接触到一些C4D、时尚摄影和实拍的内容。

田思聪平面作品 - 瑞云渲染

田思聪平面作品 - 瑞云渲染

田思聪平面作品 (2016)

后来去了南加州大学的电影学院读的动画&视觉艺术的研究生,这算是我正式开始做3D动态设计。当时觉得美国的市场更好一些,而且我很痴迷于找到一个工作,所以当时无论在求职/工作的过程中接触到了Motion Plus Design,以及这个行业比较顶尖的人物,这个阶段我成长为在MoGraph领域阶级断层不是很明显的“浪花”。

田思聪在Motion Plus Design做现场分享

田思聪在Motion Plus Design做现场分享

田思聪接受Motion Plus Design专访

田思聪接受Motion Plus Design专访(2020)

田思聪受Motion Plus Design邀请设计的作品《Exquisite Corpse 2020》

田思聪受Motion Plus Design邀请设计的作品《Exquisite Corpse 2020》

田思聪受Motion Plus Design邀请设计的作品《Exquisite Corpse 2020》

田思聪受Motion Plus Design邀请设计的作品《Exquisite Corpse 2020》

田思聪受Motion Plus Design邀请设计的作品《Exquisite Corpse 2020》

毕业之后我很幸运成为3D动态设计师,在美国的公司里工作了一段时间,但是我当时没有看到一个很长远的图景,于是我就选择了回国,回国后我从事了广告业。广告业产出的压力非常大,在产出和学习的过程中感觉到自己的精神上稍显匮乏,也有一些力不从心,所以我现在重新回到哈佛大学做有关东亚文化研究和展陈,以及佛学相关的项目。

《唐人街探案-曼陀罗之舞》片头,田思聪担任3D设计师

《唐人街探案-曼陀罗之舞》片头,田思聪担任3D设计师

《唐人街探案-曼陀罗之舞》片头,田思聪担任3D设计师

《唐人街探案-曼陀罗之舞》片头,田思聪担任3D设计师

《唐人街探案-曼陀罗之舞》片头,田思聪担任3D设计师

《唐人街探案-曼陀罗之舞》片头,田思聪担任3D设计师

瑞云渲染:请问《Simulacra》的创作灵感是什么?

田思聪:简言之,《Simulacra》是一个日本老去艺伎的心灵之旅,她的两个ego(自我)在打架,最终圆融在一起的过程。

《Simulacra》 - 瑞云渲染

《Simulacra》 - 瑞云渲染

《Simulacra》 - 瑞云渲染

《Simulacra》 - 瑞云渲染

《Simulacra》 - 瑞云渲染

现在来看,它从根源来讲是不健全的,它是我基于“附近性”的否定——我不太想陈述我的个人,当时我更喜欢架空和形而上的东西。于是乎《Simulacra》杂糅了很多片段式的,我喜欢的内容,比如说圆佛教、舞踏、中西结合的文化语境。

《Simulacra》 - 瑞云渲染

《Simulacra》 - 瑞云渲染

《Simulacra》 - 瑞云渲染

《Simulacra》 - 瑞云渲染

当然其中也有很多现实性的东西,因为我也想要make my name(名气),也想做实拍和3D结合的尝试,希望在这个方面以及3D制作方面展示我的技能,与此同时我觉得它的叙事核心需要和我的文化背景相关。

《Simulacra》实拍&动捕 - 瑞云渲染

《Simulacra》实拍&动捕 - 瑞云渲染

《Simulacra》实拍&动捕 - 瑞云渲染

《Simulacra》实拍&动捕 - 瑞云渲染

实拍&动捕

瑞云渲染:请介绍一下《Simulacra》的Pipeline

田思聪:主要的Pipeline是C4D加Redshift,里面的一些模拟会用到Houdini,实拍与3D部分合成的部分用到了Nuke,人物设计部分用到了Daz Studio,衣服用的Marvelous Designer,材质部分用到一点Substance Painter;绝大部分的内容都是在C4D中完成的。

《Simulacra》幕后解析 - 瑞云渲染

《Simulacra》幕后解析 - 瑞云渲染

《Simulacra》幕后解析 - 瑞云渲染

《Simulacra》幕后解析 - 瑞云渲染

《Simulacra》幕后解析

瑞云渲染:《Simulacra》创作中遇到什么困难?

田思聪:我现在回头来看,叙事方面其实是没有什么困难。更大的困难在于我当时是一个one-girl team(一人团队),《Simulacra》就是爆肝一直都在做。之后的职业规划方面我不会再一直做这些craft(手工活),我需要和其他人合作。

《Simulacra》幕后制作 - 瑞云渲染

而且我的创作方式比较点状,会把自己的时间break down(拆分),比如我今晚要做一个镜头,但我可能甚至不知道这个镜头是什么。之后的创作中我会把自己的重心更放在视觉叙事方面,而不是解决技术的问题。

瑞云渲染:请介绍一下在售的NFT作品《Illuminate the void》?

田思聪:灵感是因为受Motion Plus Design的邀请,他们的主题是“Ignition(点亮)”。我自己是很追求“二元性”这个关键词的,点亮另一方面和黑暗(darkness)有关,再基于一些女性肢体、语言权利方方面面的内容;在产出方面它又很受视觉驱动,我的想象中它有点像萨缪尔·贝克特或者托马斯·斯特尔那斯·艾略特(的作品),就算观众并不关心作品背后的故事,它仍然可以拥有罗兰·巴特般艺术品的aura(光环)。

《Illuminate the void》 - 瑞云渲染

《Illuminate the void》

所以在创作中心部分都在于打光和材质,创作的pipeline和上面说的差不多。一个Houdini的艺术家协助我做了模拟的部分,比如身体上的生长和一些烟雾的效果。在Houdini中完成之后导出到C4D中做渲染,渲染部分还是用到的Redshift以及之前说到的代理。渲染部分我找了一个朋友帮忙,因为作品中有很多SSS(次表面散射材质),所以渲染耗时较久。

《Illuminate the void》 - 瑞云渲染

《Illuminate the void》 - 瑞云渲染

瑞云渲染:作为一个创作者,您怎么看待NFT艺术?

田思聪:NFT艺术的商业运作方面对于我完全是陌生的信息,但是在参与活动中我发现很多跨界的作品以及很多厉害的艺术家,我不知道这是因为陌生感带来的,还是其本身具备有价值的秩序。我现在已经在没有什么宣传的背景下卖出了6个作品,尤其前几个作品出售速度非常快,而且我迄今不认识买家。所以我作为一个艺术家会觉得,NFT艺术除了可以作为一个赚一些小钱的工具,这个艺术本身的价值是自己和社会都应该去反思的问题。

NFT作品名:Supreme Pole - 瑞云渲染

NFT作品名:Supreme Pole-02;购买者:veritaskami(左) NFT作品名:Supreme Pole-01,购买者:veritaskami(右)

NFT作品名:SIMULACRA-01 - 瑞云渲染

NFT作品名:SIMULACRA-01,购买者:veritaskami

因为我之前的作品卖的非常好,很多人会说:你为什么就只卖6件?因为作为一个做CG的,我工作的时间也很长,我也做了很多个人的作品,我可以选择把这些作品都拿出来售卖。但我一直在反复的审视NFT艺术,我认为NFT艺术还是一个给大众带来的平台,让大家意识到digital artist(电子艺术家)有自己的社会语境,(同时电子艺术)也是拥有罗兰·巴特所说的aura,让大家开始意识到艺术品的价值

NFT作品名:SIMULACRA-02 - 瑞云渲染

NFT作品名:SIMULACRA-02,购买者:veritaskami

NFT作品名:THE IMITATION STONE 01-The Impurity of the Body

NFT作品名:THE IMITATION STONE 01-The Impurity of the Body,购买者:aoi_vault

所以思来想去我觉得我只有这么一些作品适合作为艺术品来呈现,而非daily practice(日常习作),我不太能接受我把daily practice放出售卖。所以NFT艺术同时也是我创作的motivation(动力),让我思考我接来下想创作的是什么,想要追求的是什么;那么,我在二三十年之后,我再重新审视这些作品,(希望)它依然还是能立得住的,而不是变成了一个非常讽刺的社会现象。

瑞云渲染:如何在CG制作/艺术审美方面不断进步?

田思聪:CG制作方面一个核心是如何“投机取巧”——很多人看到我的工程文件之后会发现它非常简单,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我的材质非常复杂,我其实很少用Substance Painter去勾材质,而是用程序化的材质让它看上去很organic(有机)。当然如果要做非常高精度的内容还是需要用SP,但初学者而言,用一些比较讨巧的方法是无妨的。

《Supreme Pole》 - 瑞云渲染

《Supreme Pole》

在《Simulacra》的场景上,我很多文件没有经过清理,扫描的文件也会很重,从Houdini中导出的模拟也很重,所以在文件整理方面需要有一个严谨的pipeline,比如Redshift的代理,每一个对象都是一个代理,可以连接到C4D当中,避免软件中来回导,最后渲染的文件文件很重。构建文件的秩序非常重要,为的是最后得到的需要渲染的文件是非常轻的。

《Simulacra》 - 瑞云渲染

《Simulacra》

在技术层面我会鼓励大家自下而上地思考,当你可以短期内可以找到一个比较巧妙的方法给自己自信,后面还是可以改变一些事情的。先达到这个门槛,在挪用的过程中学会技能,掌握技能之后再自上而下地思考。

《Supreme Pole》 - 瑞云渲染

《Supreme Pole》

我觉得“审美”二字有一些玄学,非常空泛,我觉得其实它是“形声之外,复有可观”、“Beyond the shape and form(超越形式与风格)”,我会觉得审美是求而不得,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不难的状态。最重要的是Be focused(专注),不论是舞者、佛学研究者还是CG艺术家,其实并无捷径,做得好的人他们拒绝了很多事,把时间花在上面;也没有这么多追随时代潮流的内容,而是他们真的想做这件事。这也是我欠缺的部分,给大家的建议就是,如果没有现实困境的话,少想多做

《Supreme Pole》 - 瑞云渲染

《Supreme Pole》

瑞云渲染:后续有什么创作的计划?

田思聪:个人的作品在做,之前做一些商业的作品,以导演为主导的作品,以及3D和实拍结合的作品。

《双生(佳能EOS R5 8K宣传短片)》

《双生(佳能EOS R5 8K宣传短片)》

除此之外,现在的工作内容比较学术导向,目前在做一个希望能在学术界更能立得住的作品,它有非常丰沛的视觉语汇,但我的视觉语言更多地为文本和叙事服务,视觉作为一个手段而非标签本身展示给大众,当然它的手段一定是锋利的、有可看性的,让大家看到还是会“Wow”的作品。除此之外,就是一些daily practice,如果有一些新的玩法,我也会再看看,比如剧场方面,但主要还是以3D和实拍相结合。

瑞云渲染:对您影响深远的艺术家有哪些?

田思聪:因为我的思维是更基于文本的,所以我关注的是更classic(经典)的作品,比如建筑的雷姆·库哈斯,做实验剧场的Robert Wilson,Peter Greenaway,Dimitris Papaioannou,或者是现代舞编导家Pina Bausch,哲学方面的拉康,尼采等。综上所述,我觉得这是一个人“占社会便宜”最快的捷径,你在短时间内能得到大量的社会信息。

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 © 雷姆·库哈斯

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 © 雷姆·库哈斯

《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舞台设计:Robert Wilson

《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舞台设计:Robert Wilson

《魔法圣婴》,导演:Peter Greenaway

《魔法圣婴》,导演:Peter Greenaway

《The Great Tamer》,导演:Dimitris Papaioannou

《The Great Tamer》,导演:Dimitris Papaioannou

《春之祭》,编排:Pina Bausch

《春之祭》,编排:Pina Bausch

拉康(左),尼采(右)

拉康(左),尼采(右)

但是我最近会觉得影响我最深的是我的“附近”,所以我现在也在写作,写作是一个重新整理的过程,让我意识到我的成长环境,不论好坏,对我的思维方式有很大的影响。

瑞云渲染:请评价Renderbus瑞云渲染的服务

田思聪:我周围很多人(艺术家)都在提Renderbus瑞云渲染,我体验后觉得各种Pipeline非常make sense(实用);工作人员也非常细心,Renderbus瑞云渲染农场的同学也一直在帮我解决(技术)问题。

瑞云渲染:还有什么想对CG爱好者说的?

田思聪:保持客观非常重要。创作其实和你的生活颜色,以及方方面面的方法论并没有一个直接的联系,但我愈发觉得它对你的影响非常之大。在你没有建立起一个好的秩序的时候,你可以通过创作来消解,这是一个方法;但另一方面,当你遇到创作方面的困难的时候,也可以想一想别的方式,这个困难不一定是困难本身,它可能是你其他生活语境里不正确的投射。遇到困难莫着急,也有可能是其他方面出现了问题,不要给自己压力太大

《Design-Semi Permanent 2019》 - 瑞云渲染

《Design-Semi Permanent 2019》

当然也要一直创作,光说不练对于我们做CG的人来讲还是不太行的。我就是“土法炼钢”一步一步来的,所以不要着急,想做好还是能做好的。

《Saṃsāra》 - 瑞云渲染

《Saṃsāra》

多跟周围的人交流,现在的大神也非常多,多交流听听别人咋想的。也非常感谢今天Renderbus瑞云渲染邀请我来交流,我们可以随时相互学习!

本文《从C4D动态设计到导演,从学生奥斯卡到奔驰广告,新锐先锋艺术家田思聪的CG成长路》内容由Renderbus瑞云渲染农场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https://www.renderbus.com/news/post-id-1109/


相关阅读推荐:

这C4D玩得太6了!灵动诠释宇舶表限量版陀飞轮全蓝宝石腕表的冰肌玉骨

14亿播放量是如何炼成的?《游侠战纪》、《观海策》导演与您分享他的斜杠成长路

渲染农场一般是怎么收费的?多少钱一个小时?

上一篇:IBM&瑞云渲染专家联手解答“如何提升全球数据传输速度”

下一篇:这C4D玩得太6了!灵动诠释宇舶表限量版陀飞轮全蓝宝石腕表的冰肌玉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