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刘鑫:建筑可视化“奥斯卡”学生组冠军如何玩转视觉艺术,探寻虚实边界

人物介绍刘鑫(LIU Xin)设计师/媒体艺术家 个人简介刘鑫硕士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建筑学院(SCI-Arc)建筑学专业,凭借毕业设计作品《奇异购物车》(Phygital Shopping Cart)斩获“建筑可视化领域的奥斯卡”--CGarchitect国际建筑3D大赛 (2020 CGarchitect Architectural 3D Awards)动画/电影(学生)组冠军;他曾先后就职于美国Testa & Weiser、英国Sheppard Robson和中国天华三家建筑设计公司;与此同时,他的商业合作对象囊括Burberry、微软、《Wallpaper*》以及《NYLON》等国内外知名品牌与媒体。他即将前往美国哈佛大学继续攻读设计学研究生。Runway 2.0Burberry x 马伯骞 x 微软AI MV不论是优异的成绩,重量级的奖项,还是在商业领域初露锋芒,刘鑫称得上艺术界一颗冉冉升起的璀璨之星。他常常取材于周围最常见也最容易被忽视的物件,大胆尝试多种技术与表达媒介进行二次创作,将这些物件与建筑产生联系,探索空间几何的可能性。这种极具个人风格的创作为观众带来视觉、听觉甚至触觉为一体的美学体验,蕴含了他对当下现实生活与数字世界边界不断模糊的现状的哲学思考。Painted Room© 刘鑫 ,朱雨婷 作品介绍Phygital Shopping Cart© 刘鑫,朱雨婷获得2020 CGarchitect Awards 动画/电影(学生)组冠军>作者的话:数字实体(Phygital) = 实体( Physical) × 数字(Digital)在一个超市里的购物车上,我们设计了六个微缩场景模型,每个场景里包含了缩小版购物车,来讲述一个个小故事,同时每个场景体现了一种我们用C4D探索的技术或者设计手法,通过用C4D和渲染器的技术来探索这些熟悉的东西怪趣的一面,或放大尺寸,或经效果器处理,让我们来看看会迸发什么神奇的效果。《奇异购物车》是《奇异超市》系列三部曲(Phygital Supermarket Trilogy)中的第二集,其他两部作品分别为:《三超市》(Three Supermarkets)和《奇异超市世界》(Phygital Supermarket Worlds)。《奇异超市》三部曲探索了多种技术与表达媒介,以及Phygital的概念在当代城市生活中颠覆购物空间范式的可能性。Three Supermarkets© 刘鑫 ,朱雨婷 ,Jui-Cheng Hung,Fateme JalaliPhygital Supermarket Worlds© 刘鑫 ,朱雨婷其实早在2019年,刘鑫就已经与CGarchitech 3D Awards结缘。在建筑电影作品Augmented Library Aggregation中,他选取一盆花或者浴室的水龙头等物件,运用volume bashing的手法,将他对未来图书馆的设想跃然于视频之中,为观众带来亦虚亦实的空间体验,并获得了当时动画/电影(学生)组的提名。Augmented Library Aggregation© 刘鑫 ,何晨暄 Volume bashing分解在本次和瑞云渲染的对谈中,刘鑫不仅为各位观众解析了他奇幻作品背后的灵感来源,技术运用和作品构思,畅想现实世界与艺术创作碰撞的无限可能,还给各位CG爱好者们分享了自己对于创作技术和创作思维的思考。他经常颇具玩味性地实验各种创作技术,还建议CG人不仅要双向提升“技”与“艺”,更要潜心打磨自己的艺术素养,这与瑞云渲染一直坚持的“艺术挑战科技,科技启发艺术”的思想不谋而合。3月18日(周四)下午3:00-5:00 刘鑫老师将在瑞云渲染的B站直播间(ID: Renderbus瑞云渲染)与大家分享「如何用“错误”的方法进行CG艺术创作」,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瑞云专访01、瑞云渲染:《奇异超市》这个系列作品的灵感来源是什么呢?刘鑫:《奇异超市》系列是一个跨时一年的项目,包括三个实验动画短片和一本130页的研究手册。这个系列主要探索的是多重技术与媒介的结合、日常生活物品的新颖表达和动态建筑形式。《奇异购物车》中把日常生活物体缩小的灵感来源于小时候看过的一部电影《亲爱的,我把孩子缩小了》。《奇异超市》三部曲视频截图《亲爱的,我把孩子缩小了》02、瑞云渲染:您为什么会选择C4D作为这个项目的主要创作工具呢?其中运用了哪些3D技术或效果,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吗?刘鑫:因为一直以来的生产流程都是从各个软件汇总到C4D渲染输出的,对C4D的场景管理、布光、动画、渲染流程比较熟悉。另外C4D中的很多现成的Mograph工具可以用来做参数化控制的效果,符合项目整体对技术的要求。而这些工具也足够允许我们做出有趣、特别的效果。正如每个小场景所表达的,这个项目主要用到的技术有:布尔,置换,笔刷纹理,克隆,泰森分裂,和多通道渲染。这些技术在应用的时候并没有完全按照他们本来的目的,而是我们自己探索了如何用同样的技术做出不一样的效果。▪ 农场(Farm)/ 布尔运算(Boolean)在铺满乐高玩具的农场里,苹果被蓝莓咬掉了几块。▪ 3D影院 (3D Cinema)/ 置换贴图(Displacement)iPhone变成了小世界里的影院,屏幕上播的视频和弹幕用置换贴图挤了出来,正在给小购物车观众们播放“真正”的3D电影。▪ 游乐场(Playground) / 油画笔划(Painting Brush Strokes)漂浮的油画颜料笔涂抹成了小购物车们玩耍的游乐场,涂抹在手套上的笔触,坑坑洼洼的表面成了可以攀岩的岩壁。这些颜料素材是我们先在现实中测试形状,然后扫描导入软件做成的材质。▪ 凌乱货架(Disorder)/ Mograph效果器 微缩超市里的货架被效果器打乱了!▪ 餐厅(Restaurant) / 泰森分裂(Voronoi Fracturing)乐事薯片袋子变成了建筑,里边是餐厅,大薯片成了餐厅里的桌子。▪ 观景点(Viewpoint) / 视错觉(Anamorphic Optical Illusion)一个个瓶子上扭曲的图案在特定角度看的时候,恰好组成了完整的文字,正是奇异超市里的网红打卡拍照点。03、瑞云渲染:为何选择购物车作为故事主角?所有的小购物车的故事最终都汇集在一个大购物车中,其中有什么设计寓意?刘鑫:作品标题中的“购物车”既指每个微缩场景的主角,也指整个场景都聚集在现实尺度的购物车上。一个真实的购物车内的物品营造的小世界成为了微缩购物车“冒险”的各个场景,这样的设计既体现了嵌套世界的概念,又借购物车的尺度对比,让观众感受到生活中熟悉的物体变换相对尺度后带来的认知差异和有趣体验。04、瑞云渲染:每个故事的标题文字都巧妙地融合在场景之中,为什么会采用这种设计?是如何实现的?刘鑫:我们在前期设计的时候研究了大量电影标题的设计,发现很多案例中文字并不是重叠在二维视频上,而是融入场景设计, 成为场景道具的一部分,我们很喜欢这种手法。同时因为超市主题的物体包含了大量包装设计,涉及包含文字的平面设计,于是我们就想是不是可以把关于每个小场景的文字内容融入在场景商品的包装设计上,最终有了呈现出来的文字设计。05、瑞云渲染:完成作品花了多长时间?在创作的过程中是否遇到什么挑战?刘鑫:从开始构思到成片共花了三周半。前期设计思想已经探讨得挺明确了,在思考影片具体如何呈现形式的时候花了一些时间,例如镜头语言;制作阶段在布光的时候有一个难点,就是如何同时保证每个小场景的布光和整体购物车的布光都有层次感。06、瑞云渲染:您在建筑设计方面进行了很多大胆的跨界创作,在建筑与数字技术的结合方面,您还计划做什么新的尝试和探索吗?刘鑫:目前感兴趣的方向是建筑与动态设计的结合,主要分为两个方面。1. 动态的空间,即借助新兴科技,例如混合现实、光雕投影、全息影像等,结合动态设计控制节奏、情绪的方法,在建筑中引入时间轴,通过操控人的视觉、听觉、触觉等感知,让人体验到的空间不再是静止的,而是可以随着人们的活动需求或对空间公共与私密的感知而发生形态变化,甚至反过来影响人的行为;Augmented Library Aggregation视频片段2. 用动态视觉表达设计的概念,即很多时候建筑、家具、或产品的设计中包含了互相影响的因素,借助参数化动画和镜头语言,我们可以用动态视觉高效地传达设计师在设计这件作品时所隐含的思想,这样的表达是传统的图纸和模型无可比拟的。Phygital Supermarket Worlds 图像07、瑞云渲染:Phygital是实体(Physical)和数字技术(Digital)的结合,也是现实与艺术创造的结合,谈谈您对Phygital概念未来的畅想吧?刘鑫:2020年爆发的前所未有的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我们的存在似乎由实体空间转变到了屏幕空间。然而,由于肉体终究生活在实体世界中,我们同时面临着屏幕空间取代实体空间的挑战与将数字世界带回实体世界的渴望。因此,我相信数字化的未来不是全数字,而是数字与实体世界的有机结合。站在功能的角度,设计师可以借助数字技术改变人们对现实世界的感知;站在美学的角度,原本属于数字世界的语言,例如“故障”(glitch)效果,可以应用在实体空间的设计中。All At Onceness疫情前后线下与线上展览对比© 刘鑫, Jessie Pan, Leo WanAugmented Library Aggregation实体模型,在普通光源与UV光下呈现不同效果08、瑞云渲染:因为什么契机开始学习CG?分享一下自己的学习和工作经历吧。刘鑫:小时候喜欢看电影,最早对职业的想象是做电影特效,虽然那个时候不知道CG。后来大概13岁的时候,通过杂志接触到了一些CG软件,于是开始有了解,并且逐渐学习了会声会影,AE,Nuke,并尝试做一些视频短片。真正系统地学习是在英国利物浦读建筑学本科的时候,因为建筑设计需要效果图表达,为了“多快好省”地出图,自己研究了C4D的非写实渲染流程,用来快速出插画风格的建筑图。在英国建筑事务所Sheppard Robson工作一年后我去美国南加州建筑学院(SCI-Arc)读了建筑学硕士。由于学校课程以先锋性、实验性著称,我在两年的学习中有意选择了和CG设计相关的课程,在思想和技术上都有很多进步。借助CG工具,我感到的是创作的自由,仿佛可以把任何想象的东西“创造”出来。09、瑞云渲染:CG艺术之旅中,对您影响最大的艺术家或者作品是哪位/哪个呢?刘鑫:德国ZEITGUISED设计工作室,怪诞,荒谬,有趣,富有哲理,引人思考。柏林文化杂志《032c》,富含先锋的、颠覆性的思想评论。© ZEITGUISED《032c》杂志10、瑞云渲染:评价一下瑞云渲染的云渲染服务吧。刘鑫:物美价廉,帮助我们赶了很多个截止日,尤其值得点赞的是24小时技术支持。11、瑞云渲染:还有什么想对CG爱好者说的?刘鑫:相信自己的直觉,同时多提升思想,别局限于技术。 诚然,和很多其他艺术相比,CG创作对“技”的要求更高,若技术不够,何谈创作出满足审美的“艺”呢?创作者若没有基本的技术,脑海中的画面便无法有效地呈现。然而,我也看到更多的CG创作者沉迷于“技”的学习,而忽略“艺”的提升。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学习教程,临摹作品,却少有思考作品的原创性与思想性,而做出来一堆“软件功能测试图”。这样的学习方式当然可以迅速提升软件操作技能,但随着软件与工具的迭代,技术门槛只会降低,因此创作者应该花更多的时间提升审美水平和艺术素养,多思考如何创作出属于自己的作品。我相信这才是区分优秀与平庸作品的关键。刘鑫联系方式作品网站: www.liu-xin.comINS/站酷/微博/B站:LiuXinStudio本文《》内容由Renderbus瑞云渲染农场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相关阅读推荐:

专访
第19届VES视效大奖提名出炉,你最该关注的视效新技术是什么?

Disney+出品的剧集《曼达洛人》以及迪士尼和皮克斯联合出品的动画电影《心灵奇旅》分别以13项和5项提名领跑电视剧集和电影两个类目。中国电影《八佰》更获得最佳真人电影CG背景(Outstanding Created Environment in a Photoreal Feature)类目的提名,去年斩获该大奖的是迪士尼出品的动画电影《狮子王》。倍感荣幸的是,的副总经理张骏斌(Ben Cheung)先生是本届VES视效大奖的评委之一,参与影片的评审和甄选。张骏斌副总经理深圳市瑞云科技有限公司 “很荣幸能担任第19届美国视效协会大奖的评委。我很享受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作品,并对动画和视效行业的同仁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01-什么是VES Awards?,即Visual Effects Society(VES)是一个全球性的专业荣誉学会,也是娱乐界唯一代表所有视效从业人员的组织。他在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4,200多名会员,致力于电影,电视,广告,动画,游戏和新媒体等娱乐领域的建设与发展。VES Awards(VES视效大奖),创办于2002年, 是全美甚至全世界最具权威的视效大奖,被看作是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的前哨。该奖项旨在表彰电影,动画,电视,广告和视频游戏等领域中杰出的视觉效果和艺术创新。李安参加历届VES大奖颁奖典礼詹姆斯·卡梅隆参加历届VES大奖颁奖典礼斯坦·李参加历届VES大奖颁奖典礼 02-什么值得看?Framestore视效工作室获提名作品混剪本届VES大奖共设有25个奖项,紧随《曼达洛人》和《心灵奇旅》之后的是《超能计划》和《女巫》,这两部影片凭借繁复精细的视效制作各获3项提名,在电影类目中位列第二。最佳真人电影视觉效果大奖(Outstanding Visual Effects in a Photoreal Feature)作为最值得期待的奖项,今年提名的5部电影分别为:《铃儿响叮当》、《午夜天空》、《超能计划》、《信条》和《女巫》。《心灵奇旅》、《1/2的魔法》、《飞奔去月球》、《疯狂原始人2》、《魔发精灵2》将共同争夺最佳动画电影视觉效果(Outstanding Visual Effects in an Animated Feature)的奖杯。最佳真人电影辅助视觉效果(Outstanding Supporting Visual Effects in a Photoreal Feature)类目提名了《誓血五人组》、《惊天营救》、《曼克》、《世界新闻》和《欢迎来到车臣》。由于疫情的影响,本届大奖的颁奖仪式将于美国东部时间4月2日举行。届时,瑞云渲染将与你一起关注大奖花落谁家。 03-什么值得关注为何《曼达洛人》能领跑提名?除了高投入、高水准的视效制作之外,其采用的LED背景墙、相机追踪加实时渲染的技术引领着影视制作的新潮流。加之疫情蔓延带来的全球性封锁,该技术成了最热的话题,而这项技术也正在从前沿走向主流。不同于传统的绿幕拍摄加后期制作,《曼达洛人》的制作团队以LED墙取代传统绿幕背景,结合摄像机追踪的路径与实时渲染的背景图像,生成完全位于镜头内的最终效果。 LED墙的优点1. 足不出户踏世界,省时省力省空间。LED背景远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平面,更是连接另一个空间的入口,以及通往虚拟世界的窗口。协同LED屏幕中的背景,利用摄像机移动带来的视差,可以实现“以假乱真”的视觉效果。同时,LED背景提供的空间可能性远超场地本身的空间限制,可以带你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减少了很多外景实拍的成本和不确定性;在很多情况下也免去了搭建大型场景,以及制作大型道具的必要。2. 呈现效果直观,沟通效率提高不同于《奇幻森林》中的绿幕拍摄,导演只有在监视器前才能看到实时渲染的效果。演员在LED场景中移动,配合LED屏幕上实时渲染出的背景画面,片场中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能直观地感受到效果。 《奇幻森林》拍摄花絮 《曼达洛人》拍摄场景 这不仅带来了全新的拍摄和呈现方式,也改变了以往的电影制作流程,让后期制作的人员加入到前期拍摄之中。例如,从前拍摄中,现场的灯光师会根据可能出现的背景样式,在绿幕场地中打光,这个过程缺少了真实背景带来的反馈。而在LED屏幕前拍摄,背景需要在拍摄前用CG制作完成,所以会要求场景打光团队和后期灯光团队共同参与,一起考虑灯光效果、构图和场景的设计。3. 既是背景,也是灯光就功能性而言,在LED屏幕上投射背景本身也是一个打光的过程。想要什么样的效果,直接通过更换LED投射的背景就可以实现。例如我们需要白天的灯光,就直接在LED显示屏上投射白天的场景。但是如果是在绿幕中拍摄,拍摄过程中不仅需要场景灯光师根据设想中的效果进行补光,后期制作需要进行绿幕抠像,绿幕一定程度上还会污染到拍摄主体的颜色。 LED墙的局限和解决方案1. 对比度和色差 LED背景使用的两大限制是:对比度和色差。LED背景和前景的实物在摄像机感光元件上可能会出现对比度和颜色的偏差,导致最终的拍摄效果不理想。比如一辆灰色的车,在远景的情况下会投射到LED屏,而近景中会使用实物。实物的灰色是固定的,但不同的灯光效果下呈现出的色彩有差异。而且不同的CMOS感光元件在不同摄像机中,透过不同的镜头又会呈现出不同的效果。同时,LED屏在呈现画面时也会带有自身的特点。想要达到前景的实物和LED背景的拍摄画面和谐统一,需要做非常多的微调。目前还没有足够多的测试和记录能够供大家参考,操作者需要自己进行实验和调整,并且根据拍摄内容作出相应的改变。2. 灯光虽然之前提到LED屏幕本身可以对片场进行打光,但是也会带来诸多的问题。一是有的灯光效果是无法通过LED屏实现的,例如强烈的日光。所以当我们想拍摄户外艳阳高照的场景时,我们可以在LED背景墙的一角取下几块屏幕,在留下的缝隙之间加上直射的硬光源打光。单一的增加光源并没有完全解决问题,还需要留有足够多的空间,保证不会违背平方反比定律(Inverse-square law)。也不能因为演员靠近了片场的光源导致明显变亮,在相机里看起来就像阳光突然变得“更加强烈”。而且新增硬光源肯定会带来我们不想要的反射光,还会将LED背景本身打亮。所以这就要求摄影指导从多方考虑,并且提升布光方面的技能。S代表光源,而r代表测量点。光线的总数取决于光源的强度并且与增加的距离恒定。光线的密度越高(每单位面积的光线)意味着更强的光场。光线的密度与光源的距离的平方成反比,是因为球的表面积随着半径的平方而增加。因此,光场的强度与光源的距离的平方成反比。而且,如果LED屏幕和前景的实物距离太近,LED屏幕的灯光会对交界处造成干扰。《曼达洛人》的制作团队将LED屏底部的图像降低曝光度,让LED屏幕和前景实现自然的过渡。根据不同的场景需求,还可以将LED墙适当后移,和前景保持一定距离,但这需要确保在移动后,还能达到理想的视错效果。3. 背景LED背景也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也不意味着一定会得到完美的拍摄效果。假设,我们实在无法在LED背景中的蓝天加一只飞舞的蝴蝶,有以下两种解决方法:一、我们可以在LED屏幕上生成一块“绿幕”区域,让这块“绿幕”根据追踪到的人物移动轨迹,进行移动,再在后期进行抠像转描;也可以直接在缺少蝴蝶的蓝天背景下拍摄,因为在后期转描中,将人物从蓝天背景转描到另一个蓝天背景,远比将人物从绿幕转描到蓝天背景前容易得多。因为LED背景带来的灯光效果会自然很多。 技术赋能,艺术绽放LED背景墙让电影制作流程更加民主化,在拍摄之前需要各部门就影片的故事性、连续性和表演等诸多因素进行沟通讨论。在此过程中大家互相学习,摄影师会参与到概念设计环节,共同商讨灯光和blocking;摄影导演会学到CG灯光的设置;负责3D的工作人员会了解camera blocking怎么操作,知道演员在LED背景前拍摄应该如何移动。目前,我们只探索了以LED背景墙为首的虚拟制作的冰山一角,随着5G、AR/VR等技术的赋能,影视人对视效的不懈追求将激发科技和美学的无限可能。04-完整提名名单- 最佳真人电影视觉效果(Outstanding Visual Effects in a Photoreal Feature)《铃儿响叮当》、《午夜天空》、《超能计划》、《信条》、《女巫》- 最佳真人电影辅助视觉效果(Outstanding Supporting Visual Effects in a Photoreal Feature)《誓血五人组》、《惊天营救》、《曼克》、《世界新闻》和《欢迎来到车臣》- 最佳动画电影视觉效果(Outstanding Visual Effects in an Animated Feature)《心灵奇旅》、《1/2的魔法》、《飞奔去月球》、《疯狂原始人2》、《魔发精灵2》- 最佳电视剧集设觉效果(Outstanding Visual Effects in a Photoreal Episode)《恶魔之地》第1季第8集,《星际迷航》第3季第11集,《曼达洛人》第2季第1集,《蒂米·菲列:错已铸成》,《西部世界》第3季第8集- 最佳电视剧集辅助视觉效果(Outstanding Supporting Visual Effects in a Photoreal Episode)《我知道这是真的》第1集,《美国夫人》第3集,《生还》,《王冠》第4季第1集,《维京传奇》第6季第1集,《战士》第2季第1集- 最佳实时项目视觉效果(Outstanding Visual Effects in a Real-Time Project)《刺客信条:英灵殿》,《赛博朋克2077》,《对马岛之鬼》,《漫威蜘蛛侠:迈尔斯·莫拉莱斯》,《最后生还者2》- 最佳商业广告视觉效果(Outstanding Visual Effects in a Commercial)ARM & HAMMER--Once Upon a Time;BURBERRY--Singin’ In The Rain;HORNBACH; It Seems Impossible Until You Do It;PLAYSTATION--The Edge;WALMART--Famous Visitor;XBOX--Us Dreamers- 最佳特殊场地项目视觉效果(Outstanding Visual Effects in a Special Venue Project)ASTEROID HUNTERS;THE BOURNE STUNTACULAR;MICKEY & MINNIE’S RUNAWAY RAILWAY;THE MARCH- 最佳真人电影CG动画角色(Outstanding Animated Character in a Photoreal Feature)《袋鼠编年史》,《铃儿响叮当》,《独一无二的伊万》,《女巫》- 最佳动画电影CG动画角色(Outstanding Animated Character in an Animated Feature)《1/2的魔法》、《飞奔去月球》、《心灵奇旅》、《海绵宝宝:营救大冒险》- 最佳电视剧集/实时项目视觉效果CG动画角色(Outstanding Animated Character in an Episode or Real-Time Project)《王冠》,《曼达洛人》,《蒂米·菲列:错已铸成》- 最佳商业广告CG动画角色(Outstanding Animated Character in a Commercial)AFK ARENA--Toilet;ARM & HAMMER--Once Upon a Time;FAR CRY--Legacy;LEGENDS OF RUNETERRA--Breathe;TK MAXX--The Lil Goat- 最佳真人电影CG场景(Outstanding Created Environment in a Photoreal Feature)《喋血战士》,《花木兰》,《八佰》- 最佳动画电影CG场景(Outstanding Created Environment in an Animated Feature)《1/2的魔法》、《心灵奇旅》、《魔发精灵2》- 最佳电视剧集/商业广告/实时项目CG场景(Outstanding Created Environment in an Episode, Commercial, or Real-Time Project)《美丽新世界》、《赛博朋克2077》、《恶魔之地》、《曼达洛人2》- 最佳CG项目虚拟摄像(Outstanding Virtual Cinematography in a CG Project)《对马岛之鬼》、《心灵奇旅》、《曼达洛人》- 最佳真人/动画电影建模(Outstanding Model in a Photoreal or Animated Project)《曼达洛人》、《午夜天空》、《女巫》- 最佳真人电影效果模拟(Outstanding Effects Simulations in a Photoreal Feature)《喋血战士》、《灰猎犬号》、《怪物猎人》、《花木兰》、《超能计划》- 最佳动画电影效果模拟(Outstanding Effects Simulations in an Animated Feature)《1/2的魔法》、《飞奔去月球》、《心灵奇旅》、《魔发精灵2》、《威洛比家的孩子们》- 最佳电视剧集/商业广告/实时项目效果模拟(Outstanding Effects Simulations in an Episode, Commercial, or Real-Time Project)《恶魔之地》, PlayStation--The Edge,《环形物语》,《曼达洛人》- 最佳电影合成(Outstanding Compositing in a Feature)《灰猎犬号》、《花木兰》、《超能计划》、《深海异兽》- 最佳电视剧集合成(Outstanding Compositing in an Episode)《恶魔之地》、《曼达洛人》- 最佳商业广告合成(Outstanding Compositing in a Commercial)BURBERRY--Singin’ In the Rain;PERRIER--Heat;PLAYSTATION--The Edge;WALMART--Famous Visitors- 最佳真人/动画项目特效(Outstanding Special Effects in a Photoreal or Animated Project)《行尸之惧》- 最佳学生项目视觉效果(Outstanding Visual Effects in a Student Project)《TIME’S DOWN》、《ARAL》、《STRANDS OF MIND》、《MIGRANTS》本文《》内容由Renderbus瑞云渲染农场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相关阅读推荐:

动态
【视效解析】年度重磅科幻神剧《异星灾变》幕后视效解析

《异星灾变》无疑是今年最受瞩目的科幻剧集。导演之一雷德利·斯科特曾执导《异形》《银翼杀手》《火星救援》等经典科幻电影巨作,《异星灾变》剧集包含人工智能、怪物、宗教、外星殖民等令人着迷的科幻元素,讲述两个机器人授命在一个神秘星球抚育人类后代,期间发生了很多极富想象力甚至疯狂的事情,画面少不了让人应接不暇的惊艳。剧集共计超过3000个视效镜头,由资深视效专家Raymond McIntyre Jr担任整体视效总监。Raymond从事视效行业已经超过30年了,他也是91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的视效总监,瑞云曾有幸采访过他分享了《绿皮书》项目中的视效工作以及从业经验,感兴趣的小伙伴请点击:。下面小编和大家分享《异星灾变》中三个经典场景的幕后故事。 “Mother”如何飞起来的?如何使人们“爆炸”?剧中Mother(Amanda Collin饰演)虽授命抚育人类孩子,但她其实一个可以具有金属形态,可飞行,高杀伤力的武器——死灵机器人。死灵机器人通过刺耳的“尖叫声”几乎可以毁灭任何生物,这样的力量会直接让生物爆炸,身体变得四分五裂,血液和粘稠的物质四处飞溅。 Mother飞行状态在拍摄Mother以普通机器人形态转换成死灵机器人飞行模式的镜头时,她以 T 型姿势伸直双臂。影片是通过特技组安装的钢丝,将Collin从地面上托起,拍摄起飞或降落的过渡画面。该场景在南非拍摄。在这个片段Raymond特意解释道:“在每一个Mother转换的镜头,Amanda都通过悬挂的钢丝吊起飞行。所以,即使她刚刚起飞时,我们也会把Amanda吊起到飞行,并以此作为我们的设计死灵机器人的动画指南。她的表演牵制着死灵机器人的表演,包括飞行着陆动画和死灵机器人的动画。Amanda身上始终装置着钢丝,例如在对话的场景,Amanda可能会转身走路起飞。”Mother从仿生机器人的外表到有金属感和肌肉感的死灵机器人的转换,会先对Collin 进行相对细微如流体般的3D扫描。通过3D扫描,可以创建CG版本的死灵机器人,这部分由视效工作室MR. X制作,它设计了与死灵机器人相关的大多数镜头(有些由Spin VFX完成),MR.X的视效总监是Eric Robinson,视效制片是Sam Banack。在角色转换时,MR. X必须非常精准地追踪死灵机器人和身着灰色套装的Mother做镜头匹配。这不仅仅是匹配动作,还必须确保角色的方向是正确的。比如,手臂扭曲的方式或者腿转动的方式。需要使角色转换时看起来天衣无缝。 死灵机器人的毁灭艺术通过特殊的尖叫声,死灵机器人能够将人类和生物引爆,随着尖叫声而引发肉体在充满血液的闭塞状态下四分五裂。导演斯科特希望看到尖叫的效果很大程度来自于她的眼睛,MR. X为此设计了一个2D效果。这是一种扭曲,带有颜色,有速度和运动的变化。对她的眼睛来说,虹膜周围的颜色会更亮一些。死灵机器人的尖叫声引发的残忍爆炸,Raymond用“Evisceration(内脏被掏出)”这个词来形容。剧集这个经典场面,血液爆炸之后什么都没有留下,只剩下空气中一些漂浮的颗粒物质或卷须状的血液。这在一个走廊的攻击场景中最为生动,在这个场景里,Mother造访了密特拉方舟号飞船,并干掉了几名船员。这个镜头是在一个纯白色空旷的走廊里拍摄的,所以鲜红的血液格外显眼。每个演员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最后MR. X会把他们擦掉。然后有一个单独的通道,挂着血袋,通过特效将东西喷到墙上,它并没有带来血液卷须效果,是MR. X在后期花了很多功夫,设计出这些效果。这些卷须会伸出来,扩散,生长。此外还有一些漂浮的血液碎片,真正重要的是对它们进行美术设计,以使其残酷而美丽,这才是目标,Raymond如是说。 剧集中的生物剧集里,Mother和仿生服务型机器人Father在星球开普勒22-b上搭建营地,照顾人类孩子,并受到了这些恐怖生物的袭击。Raymond表示与生物相关的部分是通过片场的生物套装,并由Pixomondo制作CG实现的。有一套在片场的生物套装,由演员穿在身上,然后用四肢着地行动表演。它看起来相当不错,但当你开始看这些镜头时,你会感觉像一个人在表演。所以,一到那个阶段,视效团队就会去掉这套服装,用CG来做。事实上,摄制组不知道是否推荐用不同的方式来拍摄,因为当你拍摄到真实的东西时,你会得到很多很棒的画面。当你进入和离开阴影和光束时,你会看到光是如何相互作用的,它的比例和位置,应该给它多少次表面散射,以及它在背光下应该发多少光,诸如此类。摄制组更倾向于这样做然后再次设计,而不是什么都没有,估算所有的灯光的交互以及应该有多大等等。通过替身可以得到现实世界中的所有真实反馈,即使最后决定不使用替身这些画面。这真的是值得的。尽管每个镜头里都有一个穿着套装的特技演员,但 Pixomondo 最终还是在每个镜头里都用CG替换了这个角色。特技演员没有办法从着陆舱上跳下来,做出大幅度、非常困难的动作,所以那通过 CG 去实现。当Father跳到那个小怪物身上,和它扭打时,他只是拿起一个绿色的袋子,把它放在胸前,自己做扭打的动作。Raymond最喜欢的一个镜头是Campion独自站在着陆舱后面,他在测试什么东西。他走了出来,听到了一个声音,他转过身,那个生物停在着陆舱上。它跳下来,准备扑向Campion。然后Father赶来驱走怪物,和它搏斗起来。Pixomondo设计的动画特别好,它展示了所有你想要展示,那些被我们观众和孩子们所害怕的生物,后面你会发现它们是退化了的人类。所以他们需要展示一点人类解剖和结构,但不要太多,只需给到观众大脑的第一反应。 Mother“诞生”的蛇宝宝相信所有看完最后一集的小伙伴们都不会忘记这个片段,从Mother身体诞生的蛇宝宝。(具体是什么生物还要下一季等官方给出解释),Mother哺育它,然后和Father搭载着陆舱,进入深坑想要杀死它,结果穿过了熔岩,出现在了星球的另一端一个新的环境,此时,蛇宝宝长大了变成了巨蛇,然后从这里飞走了......这些序列大部分视效由MR. X负责,视效总监为Eric Robinson。 设计一个蛇宝宝Raymond提及,就设计而言,它必须像蛇,却又不是蛇,所以视效团队设计了一个七鳃鳗(温馨提示密集恐惧症者不要查哦),这是一种海洋生物,也是蛇宝宝嘴部的设计灵感来源。在早期视效团队还迭代了一些生物机械风格的早期版本,但最后没有采用。 蛇宝宝的出生Mother的饰演者Amanda Collin在整部剧的演绎很入戏,她的动作演起来有点奇怪和不同,很像机器人。当蛇从她喉咙里生出来时,她做了很多那样出神的动作。由于要制作死灵机器人,视效团队对Collin进行了扫描。MR. X在蛇与Collin的动作匹配上做得很棒,匹配了所有重要的部分,这样视效团队就可以更好地在这个基础上模拟出流体、水滴等元素。 蛇的生长剧集中蛇的生长速度极快。当Mother喂养它的时,它有三到四英尺长,当他们试图在着陆舱杀死它的时候,它长到了七到八英尺长。当在第10集结束时看到它,它快速生长有一百英尺长。剧集想要表达的是,这种生物生长和进食非常非常快,它将成为第二季中的怪物。 全新的世界在第10集的末尾,当摄像机移动到高位时,可以看到坠毁的着陆舱,然后将画面切低,看到蛇从中出来,这一切都是CG设计的。这个结尾是在完成拍摄后由导演斯科特设计的。当摄制组去南非重新拍摄时,他想出了这个主意,但是在那段时间内我们还找不到适合拍摄这个结尾序列镜头的拍摄地点。在南非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拍摄一组灯光参考,把相机放在森林里的每个位置,所以视效团队有一些真实世界的灯光参考,但没有一个实拍素材可以用于最终的画面。最后由MR. X通过100% CG设计的,也是最后完成的工作。视效团队在第10集开播前两周才完成了这序列。

2020-10-23 08:10:30视觉特效CG动画电影
热点
CoSA 视效团队如何打造《西部世界3》中的那些“看不见的视效”?

HBO大热系列剧集《西部世界》刚刚圆满收官,由Jonathan Nolan(乔纳森·诺兰)和Lisa Joy(丽莎·乔伊)两位主创打造,改编自作家Michael Crichton(迈克尔·克莱顿)的同名科幻电影。《西部世界》第一季播出平均收视高达1200万人次,是HBO历史上收视最高的首播剧集。最新的第三季一共八集,故事背景不再局限于西部主题乐园,女主角Dolores将带领机器人们将复仇战场转移至真实世界。剧集由多个工作室打造包括:DNEG,Pixomondo,RiseFX,CoSA VFX,Important Looking Pirates。开播后颇受行业好评,尤其是视效设计部分。CoSA VFX是该剧集主要的视效公司之一。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缘故,所有的员工都在家自我隔离。第一集至第五集在隔离之前就已完成,最后三集只能在家完成。即便如此,CoSA的艺术家们也都按照原定的交付时间出色地完成了制作。疫情确实给剧集的视效制作带来了不小的困扰。剧集是在35mm,3-Perf胶片上拍摄的,之后要扫描并交付视效DPX文件给制作公司,这其中涉及大量除尘工作,而最糟糕的方法是通过数字除尘,每个人都承认,在隔离期间,与剧集相比除尘工作需要退居二线。导演Jonathan Nolan还在社交媒体开玩笑说他不得不通过Zoom来监督调色进度,这是一种很有挑战的新体验。CoSA VFX合伙人及视效总监Tom Mahoney表示:CoSA对他们需要的镜头进行Previz(视觉预览),但这通常是基于设计师和美术概念设计。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会得到SketchUp模型,有时只是一些插图。然后我们将从那里开始制作Previz,再和创意人员一起来完善整个过程。有幸地是Fxguide对CoSA的视效总监Sebastiano D’Aprile、CG总监Dustin Colson、合成主管Ryan Bauer的采访中分享了《西部世界》第三季幕后视效的一些故事,一起来了解下吧~《西部世界》第三季制作相较以往的系列哪一点最吸引你?Sebastiano D’Aprile:第三季最酷的地方是故事延展至主题公园外,场景范围更大了。视效更加多样化,我们更喜欢各种不同的挑战。CoSA在剧集中做了一些“看不见的效果”,以及一些难度和完整度很高的CG镜头,例如:视觉惊艳的Host(主机)眼睛特写。而最有趣的镜头也就是创造Host的镜头。CoSA在过去的两季中一直致力于这种类型的制作,团队发现这样的制作在视觉上特别吸引人。Charlotte Hale的虹膜一根一根的构成是本季视觉上最抢眼的视效制作之一。为了制作Hale的眼睛,CoSA创作了这个微型机器编织虹膜的CG场景。整个团队都太喜欢自己制作的这组镜头了,导演也给了我们很大的自由,团队用了相当长的时间设计和制作这个镜头。Dustin Colson(CoSA VFX CG总监):这一部分团队使用了Autodesk Maya来创作,后期制作我们运行了两个流程,一个是Redshift以及V-Ray来进行最终。剧集中,有一个镜头是白色身体被拼接的镜头十分精彩,全部在Maya中完成的。在这组镜头中,一台机器在新的Host的头骨中植入了一颗Pearl(心智球),随后机械手臂将头部的两个部分焊接在一起。Sebastiano D’Aprile:这个镜头非常漂亮,看起来非常像在片头序列的一个镜头。看到机器将毛发植入眉毛的过程以及我们为Host开发注入颜色的计划非常开心!剧集的视效制作使用了哪些“黑科技”?Sebastiano D’Aprile:CoSA制作了很多角色使用的AR和VR技术。我们以不同方式呈现使用AR眼镜的角色,一些用于互动,一些用于“帮助”,我们把所有设计的挑战看作是一种优势。很明显,导演Jonathan Nolan和Jay Worth都给了我们很好的指导。全息图和虚拟现实技术是第三季情节的关键。这排除了通常用于与人交流的许多标准设计解决方案。这项技术也被要求根据在《西部世界》时间轴上看到的AR全息图的准确时间而略有不同。尽管所有的全息图都很相似,但团队根据质量和用户体验仔细地绘制了地图,展示的内部时间线越晚,表明技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改进。在整个展览中,有普通版和专业人士版本使用的全息技术。添加这些微妙的变化是一个挑战。例如,在第一集,我们有以普通人为主的全息图,所以这些显示的方式非常干净,非常像苹果的产品。还有其他类型的工业全息图,需要展示更多全息图的科技。Higx—Nuke Point RenderCoSA大量使用Foundry公司的NukeX进行合成和效果设计。Ryan Bauer是合成主管,她和其他合成成员大量使用Nuke的Higx插件。Higx是Nuke的Point Render,它是由Blink(C ++ / GPU)驱动的,可让CoSA的艺术家创建、调整和渲染密集的全息图效果。Bauer Nuke tree的一部分,使用Higx插件Higx不像其它的渲染器,Point Render使用的是图像数据而不是模型的几何数据,这意味着艺术家可以使用内置的二维节点轻松地制作。它只使用Nuke自带节点创建,所以它可以支持有BlinkScript的每个版本的Nuke。Point Render有一系列的节点,比如生成器、修改器、着色器和程序。Ryan Bauer:这些功能可以轻松得出复杂的设计,并快速迭代最终的效果。例如,当一个女士在会议室里,会议室爆炸了,她的全息图爆炸成了一堆像素。当Maeve在铁匠铺里时,她开始看到周围的环境开始瓦解,就用到了这个技术,环境开始出现干扰和瓦解,实际上它的Look Dev是在After Effects中开始的,但当我们确定最终设计时,便将其放到了Nuke中。Mads Hagbarth Damsbo的Nuke Higx设置的截图Higx由Nordisk Film Shortcut的VFX技术总监兼流程TD的Mads Hagbarth Damsbo撰写。Nuke Point Render插件最初于2019年3月发布,它是Damsbo的第一个商业产品。(多年来,他一直在通过Nukepedia发布免费工具和插件)由于Higx是一个节点的群组,因此与其他Nuke节点一样,团队可以将其复制到文档中,并通过邮件发送。然后可以将其粘贴到Nuke中,并无需安装即可工作。Mads Hagbarth Damsbo: 我之所以创建该工具,是因为我真的想要一种快速创建元素的方法,例如Magic元素,Energy元素和其他效果,而在Nuke中确实没有这种工具。Nuke的3D节点和操纵器数量有限,但是在强大的2D图像工具中却是行业标准。因此,该工具是二维而不是三维是很有意义的。CoSA小组的所有数据(位置,normal,vector)都用作2D图像与Nuke的2维节点一起使用。最后,它将以3D形式呈现出来。这使得在合成环境中工作变得更加容易,而且人们可以轻松地扩展它而不必编写复杂的代码。除CoSA之外,Higx在行业内还被广泛的使用,包括WETA,Sony Pictures Imageworks,The Mill,Dneg,Framestore,Animalogic,MPC,Rodeo,Luma Pictures和Zoic。第三季的剧情由主题公园延展至现实世界,视效的制作有什么值得分享的故事吗?Sebastiano D’Aprile:CoSA在现实世界以及Delos Complex公园时都进行了环境设计。我们制作了很多CG环境,在很多镜头中完全替换了背景。CoSA还创建了Maeve虚拟世界模拟了她希望在那里与女儿团聚的愿景。Caleb Nichols在吊架上走到飞机上的镜头,是我最喜欢的场景之一。我们最终完全替换了背景,我们添加了喷气式飞机等画面需要的元素,在那个序列中有很多镜头,但在场景中实际上只有一个梯子。这一季的核心是Rehoboam,这是一个复杂的AI系统,Dolores试图接近它,它控制着像Caleb这样的普通人的生活。Rehoboam的室内设计是在美国洛杉矶市的美国银行大楼拍摄的。Sebastiano D’Aprile:每当我们在大楼内拍摄时,我们都必须在窗外放置一幅Matte painting。在第三季的整部剧集中,Rehoboam一直是CoSA最复杂的资产。CoSA在第一集中确定了Rehoboam的设计,模型和外观,并在整季中对它(及其前身Solomon)创作了特写。最后,CoSA团队在本季的《西部世界》中制作了300多个镜头,这与前几季的制作不相上下,但是之前的剧集CoSA团队不需要隔离。素材源自Fxguide、CNET及Fanpop本文《》内容由Renderbus瑞云渲染农场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相关阅读推荐:

行业资讯
好莱坞视效大佬揭秘《绿皮书》“换头术”

在CG技术发达的今天,无论是真人还是动画电影,无论是科幻大片还是剧情佳作,视效都在其中发挥着无可比拟的重要作用。在这些逼真精彩的视效背后,自然少不了一群专业的技术大牛,而今天我们要给大家介绍的就是其中一位视效大佬——Raymond McIntyre Jr.,他在视效行业工作已有30年,参与制作的电影包括《绿皮书》、《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蜘蛛侠1、2》、《X战警2》、《招魂》、《黑衣人3》等。就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故事,了解视效的精彩幕后。=大咖简介=Raymond McIntyre Jr.·Pixel Magic公司总裁及视效总监·曾担任ABC电视台、Netflix、索尼影视娱乐有限公司、迪士尼、派拉蒙影业、二十一世纪福克斯等公司影视项目的视效总监及视效制片作为视效行业中的资深人士,Ray已深耕视效行业超过30年,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剧更是不计其数。他是美国专业的视效工作室Pixel Magic的总裁及视效总监,负责公司所有的视效及创意运作,上面提到的电影的视效均由Pixel Magic公司参与制作。同时,他也常常受聘于美国各大影视公司,如迪士尼、派拉蒙、福克斯等,担任电影、电视剧项目的视效总监以及视效制片。 Ray及Pixel Magic团队参与制作的电影(图片源自Pixel Magic官网)=大咖作品赏析=Ray在视效行业中早已身经百战,但他仍非常享受新的挑战,并从中收获新的乐趣。比如,今年的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绿皮书》的视效正是出自Ray及其团队之手。(图片源自网络)看过电影的朋友一定会被影片里钢琴家的演奏惊艳,但其实钢琴家的扮演者马赫沙拉·阿里并没有弹钢琴!在影片中弹琴的其实是钢琴家克里斯·鲍尔斯,Pixel Magic团队通过CG技术把阿里的脑袋“换到”了钢琴家的身上,才有了阿里弹钢琴的精彩表演。 动图(图片源自Pixel Magic官网)除了天衣无缝的“换头术”,Pixel Magic团队还完成了很多城市环境、场景元素的制作任务。比如电影最后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视效还非常细心地注意到雪花对光的散射效果。 动图(图片源自Pixel Magic官网)还有那些复古的场景,也依托于后期视效,比如大桥上来来往往的现代汽车被替换成符合故事年代中的复古车型。 动图(图片源自Pixel Magic官网)下面为大家带来Pixel Magic团队为《绿皮书》制作的视效合集。(视频源自Pixel Magic官网)除了《绿皮书》,Ray还负责过很多好莱坞动作大片的视效制作,例如经典动作喜剧《龙虎少年队2》,这部电影不仅笑料十足,更是配备了大量的动作场景和视效,包括卡车追逐、大量的人群、直升机坠毁等大场面。电影《龙虎少年队2》(图片源自网络)Ray作为电影的视效制片人,与Pixel Magic团队共同完成了电影中数百个视效场景,包括用CG制作了一台壮观逼真的龙门起重机,和海滩上大量的CG人群。 起重机视效解析(图片源自Pixel Magic官网) CG人群视效解析(图片源自Pixel Magic官网)在另一部电影《我的美国心》中,Ray及团队为电影制作了超过400个视效镜头。电影《我的美国心》(图片源自网络)因为电影中有大量在体育场比赛的场景,所以其中有300个视效镜头都是通过CG技术打造了数量庞大的观赛人群。他们利用Maya来创造形态各异、服装丰富的观众,使用内部动作捕捉系统来制作人们拍手,欢呼,站立等丰富的动作姿态。 《我的美国心》视效前后对比(图片源自Pixel Magic官网)关于CG人群的制作,Ray表示,由于现场采用了6台摄影机进行拍摄,所以从任何一个角度都会看到这些人群,这就极大限制了传统绿幕拍摄的方法,只能利用CG制作人群。与传统绿幕制作相比,CG制作的人群能够更加精准地对光线进行匹配。 《我的美国心》视效前后对比(图片源自Pixel Magic官网)除此之外,Pixel Magic团队还利用CG为电影打造了逼真的1969年大学橄榄球场馆的场景。 实拍场景CG打造的1969年场景 实拍场景CG打造的1969年场景下面就是大饱眼福的时刻,一起来看看Ray及其Pixel Magic团队参与制作的精彩电影视效合集。(视频源自Pixel Magic官网)大咖专访瑞云渲染非常荣幸地在SIGGRAPH 2019的现场对Ray进行了采访。同时我们也有幸邀请到Vortex Immersion Media公司总裁及CTO、SIGGRAPH洛杉矶分会的主席Ed Lantz作为本次采访的特邀采访主持人。·Vortex Immersion Media公司总裁及CTO·SIGGRAPH洛杉矶分会主席·Producers Guild of America(美国制片人协会)董事会代表让我们通过两位大咖的对话访谈,了解一下好莱坞视效大片背后的故事。Ed Lantz:大家好,我是Ed Lantz, 来自Vortex Immersion Media公司,也是SIGGRAPH洛杉矶分会的主席,在我旁边的是Raymond McIntyre。Ray请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工作吧。Raymond:大家好,我是Raymond McIntyre,我是一名视效总监和视效制片,我通常受雇于一些工作室和公司做电影的视效,比如Netflix、华纳兄弟、CBS、ABC等公司。我自己的公司叫Pixel Magic,我是Pixel Magic的总裁,我们这家小型的视觉效果工作室已经经营30多年了,我负责长片电影的视效创作、预算、制作,擅长创作逼真的视效。Pixel Magic公司及其电影项目最近我参与制作了《绿皮书》,该影片斩获了2项奥斯卡大奖:最佳影片和最佳原创剧本。我及公司参与了该影片的视效部分,我们在《绿皮书》中负责的是演员马赫沙拉·阿里的视效,在电影中他并没有真正地弹钢琴,而是我们用视效做的头部替换。我们安排了一名钢琴家在片场演奏,画面拍摄好后,在同样的位置上拍摄马赫沙拉·阿里的戏份,最后用电脑把他的头和钢琴家的身体进行画面合成。我们创作天衣无缝的视效,希望你们看《绿皮书》时有留意到我们制作的两三百个视效镜头。Ed Lantz:这太不可思议了,你能给我们再具体介绍一下在《绿皮书》中换头的制作过程么?你们是用体积测量扫描还是2D扫描呢?Raymond:在《绿皮书》的换头视效制作中,我们其实用了较为传统的方法。我们没有给男主角做3D建模或者用其他3D制作方法。我们直接在片场中拍摄,然后采用转描技术合成画面。为了达到完全无缝的视觉效果,我们没有搭绿幕,因为绿幕会极大影响打光质量。所以我们直接在片场对演员和钢琴家用同样的打光,运动跟踪并转描,把男主角的头合成在钢琴师的身上。这部分视效是用较传统的方法完成的,没有用3D等其他制作方法。图片源自网络Ed Lantz:我特别喜欢电影(《林登·约翰逊(LBJ)》中)白宫的那一幕,你们拍摄了车队行驶的场景,透过车窗可以看到(白宫及周边的)街景,是怎么做到的?Raymond:这部电影叫《林登·约翰逊(LBJ)》,由罗伯·莱纳导演,伍迪·哈里森主演。导演想要拍摄1960年总统车队离开白宫行驶在宾夕法尼亚大道上去处理当天事务的场景,但白宫前是不允许拍摄的,而且宾夕法尼亚大道除总统车辆外不对其他外来车辆开放,所以我们无法实地拍摄。为了打造这一幕,我们去到了新奥尔良的一个停车场内进行拍摄,因为摄像机自身需要移动,拍摄大批的围观群众的同时还需移动跟拍车队经过宾夕法尼亚大道的场景,所以摄像机移动的范围非常大,所以我们无法搭建绿幕,必须使用转描机技术。 《林登·约翰逊》视效前后对比(图片源自Pixel Magic官网)好在我们对转描机技术很熟悉,这一幕多亏艺术家帕特里克·特拉汉(Patrick Trahan)的技术才得以实现,当看到车窗外的画面效果时,我们被他的能力折服,因为车辆实际上行驶在路易斯安纳停车场中,而非白宫实地拍摄,他需要用转描机技术做出窗户透明的效果。当车辆拐弯的时候,透过车窗看到的景象会产生扭曲,他做出了车窗玻璃的画面和窗外扭曲的画面效果。然后依据我在白宫取景的照片,做了白宫的遮罩绘景,去除了一些不太符合时代的细节,还为树木添加了动态的效果。 《林登·约翰逊》视效前后对比(图片源自Pixel Magic官网)Ed Lantz:那么和我们说说你在工作中用到的软件工具吧。Raymond:我们用了很多软件来完成视效。首先,你通常需要匹配移动来追踪拍摄的场景或对象,也就是说,移动的摄像机拍摄移动的人物时, 想要在人物上添加视效,就需要清楚人物的运动轨迹。假设要把我身上的胸牌换成其他的物品,我和镜头都在动,就需要知道胸牌的运动在电脑中是怎样呈现的,我们称之为运动匹配。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在电脑中匹配物体的真实运动,这样电脑能准确地以像素的方式或电脑的维度重建运动。这样物体在画面中就能被成功替换,或做其他改变。 《林登·约翰逊》视效前后对比(图片源自Pixel Magic官网)我们使用SynthEyes等软件,作为我们主要的运动匹配工具。不论是否用3D制作的方法做物体改变,都需要做合成工作。我们首选Adobe AE和Nuke,它们都有独特的功能和设定,两者各有优缺点,可以互补。在3D制作部分,比如《绿皮书》中的汽车,《环球卫士》中的生物或者是《绿皮书》中的降雪,这些效果都是电脑制作的。 动图《绿皮书》中的降雪镜头(图片源自网络) 《环球卫士》中的怪物我们使用几种不同的软件,如LightWave 3D和Maya,有时会用Houdini。软件工具的选择应该基于工具的优缺点而不是自己的想法,例如某个软件很擅长制作水的视效,那么就选择这个软件。上述三个软件各有千秋,所以要因地制宜,根据项目情况选择合适的软件进行创作。Ed Lantz:和我们分享一下你感到最骄傲的最具挑战性的项目吧。Raymond:我认为我现在最引以为傲的项目是《绿皮书》,这是我近期的项目,影片还赢得了两项奥斯卡大奖,演员阿里还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很多人以为阿里真的在电影中弹了钢琴,其实并非如此,这是我们引以为傲的天衣无缝的视效,但愿没有人知道我们改了哪里。我在这个行业中学到了很多,我从事视效工作已经很久了,几乎每个项目我都有新的领悟,学习如何改进,思考怎么做到更好,让我在下一个项目里找到改进方向。例如,在近期作品《环球卫士》中,我们必须设计并创造出两种不同的生物,三四艘不同的外星飞船,过程中我们要尝试创造未见过、未做过的事,这很有趣。这在当下还是很困难的,尤其是设计外星人和宇宙飞船之类的物体时,还需要让它们呈现逼真的效果。很有挑战性,但充满乐趣。瑞云渲染:还有什么想要和CG爱好者们分享的吗?Ed Lantz:我从事大型球幕投影工作。我们和顶级的艺术家合作,比如Childish Gambino的演唱会,他本名是Donald Glover(唐纳德·格洛沃),我们在约书亚树沙漠中搭建一个160英尺高的球幕,设置了12台投影仪,画面覆盖整个球幕,制作了整场演唱会,3天内举办了5场演出,每场演出球幕容纳2500人。我们还在洛杉矶纪念体育场做了一个活动(“.party()”),客户是Minecraft(《我的世界》)的创始人,他邀请了3000位好友来参加这个派对活动,还邀请了Skrillex和Diplo等DJ大咖,我们使用24台投影机将画面融合在巨型球幕里打造了一个巨幕。现在在拉斯维加斯有一个项目,是麦迪逊广场花园娱乐公司打造的一个LED球幕,可以容纳二万人。现在我们有了这样一个场所供艺术家施展才能,我们公司正在搭建可容纳500-2500个坐席的球幕。因此,我们希望CG艺术家可以创作球幕格式的内容,不仅仅局限于VR内容的创作。Raymond:作为一个视效总监和视效制片,以及一个公司的老板,我做视效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我大部分的工作在美国,但其实我会穿梭于全球各地进行拍摄和制作。后期制作在过去10-15年真正开始走向世界而且不断扩张,在中国、印度和澳大利亚发展尤为突出,我非常支持世界各地的人才投入视效创作之中,有诸多理由,首先,思考问题的观点越多元,结果的产出就有可能越好,所以,多参考不同的观点,转换新鲜的视角看待事情是非常有益的。即便是与我或者同事一贯的想法不一致,也不能一条路走到底,要考虑其他的可能性。我非常享受为了制作而奔走各地,也很喜欢现场指导,这些项目的工作量可能有500-700个镜头甚至多达两三千个,这必须和世界各地的公司合作才能完成,这非常有挑战性,但会促使你进步。正如Ray所说,CG创作就是在创新中挑战,在挑战中进步。也借此勉励所有正在努力前行的CG人,勇于挑战,创造CG的更多可能。

2019-09-10 09:42:15视觉特效渲染农场
热点
瑞云科技牵线MORE VFX与美国视效团队SCARECROW VFX强强联手 共同打造视效帝国

2015年开年之际,中国视效团队MORE VFX与美国SCARECROW VFX公司强强联手,为中国电影视效市场带来重磅新闻。而为这次合作牵线搭桥的也是业内重量级人物RAYVISION(即瑞云科技)的副总Benjamin Cheung。MORE、SCARECROW、RAYVISION展开资源共享的全新合作模式,利用对方互补的资源优势和全球艺术的开放平台,共同协作完成视效项目。在高效优质的完成项目的同时,提高国内整体视效技术,优化视效工作流程。RAYVISION瑞云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研究集群渲染、并行计算技术,为电脑动画、电影特效行业提供云端渲染计算服务的互联网科技公司,是中国 “自助式云渲染”的开创者,其下品牌Renderbus是中国起步最早、规模最大、用户数量最多的云渲染平台。2014年,瑞云科技在国内品牌Renderbus和其海外姐妹品牌Foxrenderfarm的基础上,推出全新的全球统一品牌“RAYVISION”,瑞云将为全球用户提供更加优质、稳定、一致的云渲染服务。而MORE VFX团队一直致力让国内视效水准对接国际市场,从项目经验和管理模式上更具有国际前瞻性和效率最大化。此番合作正是MORE 团队不懈努力的结果。好莱坞视效团队SCARECROW VFX进驻中国市场,为国内电影行业带来了很多前沿的制作理念和先进的视效经验。通过与国内本土视效公司合作,大力开拓中国电影市场,提升中国视效水平。再加上已经建立了良好合作关系的RAYVISION的大力支持,使得此番合作更是如虎添翼,在真正意义上做到强强联合,打造中国视效帝国。SCARECROW SHOWREEL?vid=u01488j357c&amp当然,这里更是卧虎藏龙,在好莱坞视效行业中被广泛推崇的殿堂级视效总监Josh Bryer,有着15年的视觉特效行业经验。曾担任《波西·杰克逊与魔兽之海》、《危情谍战》、《博物馆惊魂夜》等影片的视效总监。Melissa Brockman 视效经验超过15年,1991 年开始从事电影制作行业。1996年,她在Digital Domain 的电影《天崩地裂》中开始了她的视觉特效职业生涯。迄今为止,Melissa 曾经从事过以下这些大制作:《速度与激情》、《十三罗汉》、《后继有人》、《X 战警 3:背水一战》和《怒海争锋》。除了从事制作工作以外,自 1995 年以来,Melissa 一直都是美国制片人协会的活跃会员。SCARECROW VFX 顾问团Benjamin Cheung 张骏斌RAYVISION 瑞云科技副总经理,拥有19年好莱坞世界最顶级高端巨型动画电影和影集动画的制作管理经验。曾任各大好莱坞影视业公司担任动画导演技术主管,包括,迪士尼影业,梦工厂影业,卢卡斯影业,索尼影业,史克威尔影业,BOSS FILM奥斯卡电影特效室等等好莱坞世界级影视业巨头。美国特效视觉协会会员及年度全国特效奖评审出版及写作制作经验:了解动画和视频游戏动作捕捉ISBN:0124906303南希∙圣约翰现任 VES 协会第二副主席,当之无愧的世界级视觉效果制作人。其作品《角斗士(Gladiator)》和《小猪宝贝(Babe)》斩获奥斯卡大奖;《机械公敌(I­Robot)》荣获奥斯卡提名。作为顶级的视觉特效顾问,她服务于各大电影公司:迪斯尼(Disney)、梦工厂(Dreamworks)、福克斯(Fox)、HBO 电视网、派拉蒙影业公司(Paramount Pictures)、相对论传媒(Relativity Media)以及华登媒体公司(Walden Media) 。同时,她还参与众多视觉效果和计算机图形公司的管理:工业光魔、磨片公司、太平洋数据图像公司、罗伯特∙阿贝尔&Associates 公司、数码产品(Digital Productions)公司以及眩晕电脑影像公司。多米尼克 Derrenger多米尼克 Derrenger 是一位著名的电影制作鬼才,拥有 25 年行业专业经验。其最初就职于迪斯尼财务部门,后来转到哥伦比亚影业的创意开发部效力,开启自己人生的电影制作生涯。2000 年,多米尼克创立了Dynamique Picturesand 公司,并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成为多部独立纪录片、电视剧和电影幕后推手。之后,多米尼克 Derrenger 转向从事视觉效果的制作,亲自操刀众多压轴大片:《特种部队:眼镜蛇的崛起》、《艾利之书》、《钢铁侠 3》、《梅尔菲森特》、《沉睡魔咒》以及《哥斯拉》,颇受行业称赞。埃里克∙韦弗埃里克∙韦弗是云计算领域的先驱,同时也是一位出色的媒体专家。目前,他掌管 ETC“云上制作”。作为 Digitalribbon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需要洞悉各行各业。他曾经为 RockBand 提供云解决方案,也为 CERN 提供生物信息学解决方案,在上述领域中颇有建树。迈克尔∙阿什顿迈克尔不仅是著名的导演,而且还是一位屡获各类大奖的视觉特效艺术家。在过去的 7 年中,他潜心专研电影、电视和音乐视频制作,并协助创立 Katalyst 电影公司的新媒体部。www.morevfx.comwww.scarecrowvfx.comwww.rayvision.com(来源:影视工业网)

2015-03-31 07:07:28视觉特效
动态

热搜关键词

搜索

媒体支持

media-0media-1media-2media-3media-4media-5media-6media-7media-8media-9media-10media-11media-12media-13media-14media-15media-16media-17media-18media-19media-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