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波优秀3D作品来袭!看各国3D艺术家如何描绘2020!

已经迈入农历2021年,回望过去一年,如果要用一张图像去表达你的2020会是怎么样的呢?散落在世界各地的3D艺术家们用3D作品分享了他们心中的2020。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这些优秀的3D创作吧!> Bravehearts © Reyaz Alankandy> Final Stand © Neil Cross> NATURE © Grigory Khatlamadzhiian> UNSUNG HEROES © Grigory Khatlamadzhiian> My first strange Pandemic © Thinkyogurt> Lockdown Birthday © CubaBrady> No-Thing Changed © Erick Alejandro Moya Olmos> Shell-ter © lisadelladora> Shadows © waikin7> The IT Guy © Andrea Cogo> Adversity © little3d有幸采访了其中两位3D艺术家,和我们分享他们的创作灵感以及制作解析,让我们一起看看吧! 瑞云专访 ①Reyaz Alankandy- 自由3D艺术家- 建筑可视化艺术家- Bravehearts © Reyaz Alankandy- 使用软件:3ds Max | Corona Renderer | Photoshop | Adobe Indesign> 作者的话:> 在全世界都躲藏起来的时候,总有人会奋起反击,与病毒抗战到底。01 瑞云渲染:可以介绍一下自己吗?Reyaz:大家好,我是Reyaz Alankandy。我是一名来自印度的3D艺术家。在十几岁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电脑游戏中的3D世界和神奇的CG视效。它们在我学习中和成为可视化艺术家时,指导我帮助我。拥有正确的视角、道具和灯光,就更容易预判最终的作品效果,这就是我的基本公式。之前,我在迪拜的一家建筑公司做了5年多的3D可视化工作,在这期间我获得了很多关于室外、室内、景观方面的行业知识,并密切关注任何新的软件、技术,随时捕捉灵感。目前,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我喜欢各种各样的、文化多元的项目,我也愿意迎接遇到的任何创造性挑战。Retro Tram © Reyaz AlankandyA-Frame House © Reyaz Alankand02瑞云渲染:创作这个作品的灵感是什么?Reyaz:这都源于我在隔离期间的经历。2020年我们的生活和自由被大大限制。即使在这种艰难的时刻,很多社会工作者仍在努力工作,控制疫情。这就是我的创作灵感,我想通过视觉语言来向他们致敬。03瑞云渲染:你花了多长时间完成作品,可以介绍一下你的创作历程吗?Reyaz:我花了大概10天,以下是我的制作解析:▎参考图我想让我的作品更加真实,但在网上很难找到特定的资产和信息,所以亲自去了几次火车站拍了一些照片,作为场景所需的细节和纹理的参考。▎建模我从平台和屋顶的基本建模开始着手,只是使用了简单的“平面”(plane)。为了保证比例我在画面中放了两个人。其他的都是通过添加材质来实现的。关于火车,我使用了我之前拍的照片。为了确保比例正确,我从网上下载了一个基础模型。我只建模了画面中可见的部分,例如火车的内部等其他看不见的地方我就忽略了。基本的建模完成后,我开始做桁架、标志牌、长凳等细节。关于桁架,我简单地使用了样条(spline)和扫描修改器(sweep modifier),并用“Angle”和“Wide Flange”作为预设。然后用Array工具将其均匀分布。关于桥,我先做了一个基本的CAD绘图然后再进行3D开发制作。▎相机设置我一向喜欢用两点透视,在这个作品中也是一样。关于相机设置,除了焦距以外,其他参数我都采用了默认值。▎材质我通常在打灯的时候使用基础材质——为了看到它在灯光下的效果。之后,我添加了一些“不完美”的细节,使场景更加自然可信。大多数材质我都使用了来自Quixel megascan的纹理,然后使用Corona layer Material进行调整,来添加一些“不完美”的元素。关于火车,我使用Unwrap uvw修改器,然后使用photoshop来准备相应的纹理。我想在边缘添加一些污垢,所以我使用了Corona layer Material调整材质以及Corona AO作为遮罩。金属车身地板创建地板材质非常简单,我从Quixel bridge导入纹理,然后通过添加颜色校正对反射纹理进行微调。▎灯光我想让场景呈现出电影的氛围,所以设置了Corona volumetric。为了增强效果,我主要采用了两个主光源和在画面中出现的灯光。关于指示牌,我使用了Corona的灯光材质。我一直喜欢在中性的色温下设置光线。稍后可以在Corona LightMix中做调整。Corona Volumetric Material propertiesCorona LightMix我测试了一些不同的灯光效果,下面是一些测试渲染:▎渲染设置因为Corona渲染设置并不是那么技术化,所以除了在“Global Volume material”选项卡中添加“volumetric material”外,其他我都保持了默认值。▎后期后期制作是在Photoshop中完成的。我使用了曲线、颜色校正和其他摄影方法,如添加highpass(调整锐度),vignette和color aberration来达到理想的效果。关于烟,我使用了Photoshop的笔刷。起初,我打算从我的资产库中找一个3D扫描的人。但由于它们都不合适,所以我从下图中抠取了这个角色。04瑞云渲染:关于提高CG专业技能,你有什么建议吗?Reyaz:观察和实践!每当我发布了我的3D作品,我收到的大多数回复都是询问怎么做的,以及实现3D视效的捷径。但我要说,没有公式或捷径。我们需要观察日常生活中的每时每刻,包括日常的色彩、材料以及大多数“不完美”的纹理,从而构建一个真实的画面。对3D艺术家来说,收集摄影参考图和多练习使用软件是最重要的。我鼓励大家可以通过CG复刻照片或者复刻古老的绘画作品,来把握颜色信息。跟上软件更新的步伐,从各种教程中获取技巧,有助于不断提高。05瑞云渲染:还有什么想和CG爱好者分享的吗?Reyaz:创造完美的视觉效果是一门艺术。我建议大家要保持灵感活跃,不断学习CG新趋势。有许多很棒的平台可以提供教程和CG挑战赛,来免费提升自己。要记住,这不仅仅是CG工具的运用,重点在于你的创造力。只有通过日常不断的尝试和锻炼,才能自由运用创造力和美感。尝试不同的场景和不同的环境气氛,从常规的风格中跳脱出来,发现真正适合自己的风格。永远记住,要享受其中的乐趣。 瑞云专访 ②Neil Cross- CGI艺术家- 伦敦Boundary Architectural Visualisation公司高级3D艺术家- Final Stand © Neil Cross- 使用软件:3ds Max | Corona Render | Quixel Megascans | Photoshop> 作者的话:> 我们要接受挑战,并从中吸取教训。如果人们对待自然的方式再不改变,那么这个场景可能将变成现实。01瑞云渲染:可以介绍一下自己吗?Neil:大家好!我是Neil Cross。我来自南非,在那里我开始了我在建筑行业的职业生涯。在一家建筑公司当了几年绘图员后,我发现绘图并不适合我,我想要更有创造力的工作,所以我开始接触3D行业。但在南非3D艺术家没有太多发展的机会,所以我决定启程去伦敦。我先是加入了伦敦一家著名的建筑公司,与不同的建筑师一起工作受益良多。期间,我还花了大量时间参加了3ds London等活动,这对我帮助很大。我目前在伦敦的Boundary Architectural Visualisation公司全职担任高级3D艺术家。在工作期间我还有机会参与了State of Art和D2两个活动。我也花了很多业余时间创作个人的作品,表达我创造性的一面。Night Time © Neil Cross02瑞云渲染:这个作品的创作灵感是什么?Neil:对大多数人来说,2020年是艰难的一年。在未来流行病很有可能会更频繁地发生,这将比新冠病毒更糟,将对全球经济造成更严重的伤害。这个挑战赛激发了我的灵感,我想分享我一下对未来的想象,如果人类对待自然的方式没有进行本质上的改变,这些(作品中描绘的画面)就是我们可能要面对的事情。可能有点夸张,但这就是我想传达的想法。03瑞云渲染:花了多长时间完成这个作品呢?Neil:我每天花大概30分钟到1小时,总共花了大约2个月。我的目标是2天,但并没有实现!哈哈!04瑞云渲染: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作品的构图和灯光设置吗?Neil:和建模、纹理不同,我发现灯光和构图更有决定性的作用。它可以成就你的作品,也可以毁掉你的作品。当涉及到摄影时,我几乎没有经验,所以我尽量保持简洁,以避免破坏画面。我使用的是Corona Sky(完全去饱和),没有日光。我还在窗户上放了一个面光来照亮室内。另外,我还用了Volumetrics。关于构图,我想要简单但有力量的感觉。把灯光设置好,关键就是让相机对准画面中的小女孩。05瑞云渲染:可以介绍一下画面中那些真实的小细节是怎么做的吗?Neil:我总是会对照参考图片来捕捉真实感。我通常会给每件东西都添加棱角和瑕疵。对我来说,最大的亮点是地板。Real Displacement Textures绝对是最好用的。目前为止它们是我最喜欢的纹理。我也把位移设置推到极限。为了获得最好的效果,我倾向于尽量降低位移屏幕尺寸像素(displacement screen size)。06瑞云渲染:在创作过程中有遇到什么困难吗?Neil:我最大的挑战是要有耐心。我一开始制作《Final Stand》时,我知道这需要长期的坚持。我不想每天花几个小时在制作上,这样导致第二天会很累。所以最后我把每天制作时间减少到一个小时,这真的很有帮助。07瑞云渲染:还有什么想和CG爱好者们分享的吗?Neil: 不管你是喜欢用ZBrush雕刻角色,还是喜欢用做可视化建筑,或是用UE做蓝图。选择一个你喜欢的领域并掌握它!不要什么都学,除非你是个天才。享受你的创作。正如这些优秀的3D艺术作品所描绘的那样,2020有艰难的困境,更有不畏挑战的勇气,令人难忘。站在2021的开端,我们眺望新的希望。希望新的一年有更多优秀的3D艺术家涌现,创作更多令人惊叹的作品。祝大家牛气加满,新年快乐!本文《》内容由Renderbus瑞云渲染农场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相关阅读推荐:

头条
瑞云渲染专访:如何用Blender制作一个超真实的蘑菇屋

Felipe花了大约2周的时间完成了这个作品,作品是用Blender、Cycles和Substance Designer制作的。评审们对这个作品的评价是“这是一个奇妙、巨大而又微观的世界”。在本次采访中Felipe详细介绍了他制作蘑菇屋的灵感和过程。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Felipe Del Rio- 巴西 / 3D艺术家- Artstation地址: www.artstation.com/felipedelrio瑞云渲染:嗨,请先自我介绍一下吧!Felipe:嗨,大家好!我叫Felipe Del Rio,是一名来自巴西的3D艺术家,目前是一名自由职业者,也是圣保罗州立大学设计专业的学生。瑞云渲染:在本次“蘑菇屋”主题赛中获得第一有什么感受?Felipe:我非常高兴和惊讶,因为这次有很多很棒的作品参赛。得到这样的认同和赞赏总是激励我们不断学习和创作。此外,我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些奖金用于我未来的项目中,所以对我来说这是双倍的动力!瑞云渲染:你的创作灵感是什么?Felipe:当我听到这个主题的时候,我马上就想要创造一个我想要居住的地方,在河边心情会非常平静,这种感觉神奇而又能让人产生共鸣。因为蘑菇屋的主题已经有了一点这种神奇的情绪,我想要做一些世俗的元素,如地上的水桶和挂在晾衣绳上的衣服,使它更贴近现实生活,所以我有了村庄的想法。瑞云渲染:在这个作品中蘑菇屋很真实且可爱,可以跟我们说说你的蘑菇屋是怎么制作的吗?Felipe:我决定采用程序化的workflow来制作这个蘑菇,这会比雕刻容易得多,如果我需要在后期改变模型的话,而且我认为探索的过程将是一个很酷的挑战和机会。所以,我从一个简单的低模蘑菇基础开始,我细分并为每个部分添加不同的置换纹理。这些纹理是在Substance Designer中制作的,当我完成置换的细节时,我也用这些贴图来生成颜色贴图。瑞云渲染:在创作过程中有遇到什么困难吗?Felipe:制作背景模糊对我来说比较困难。因为这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正确渲染。因此,我进行了一点调整,给背景添加了植物并看看效果如何,这对我来说是有些挑战的,但是我决定在workflow的早期进行这项工作,甚至在进行蘑菇的创作之前,因此我并没有马不停蹄地赶工,我还有更多时间等待渲染并进行调整,直到我对结果满意为止。瑞云渲染:Blender是你经常使用的3D软件之一,对你来说,Blender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呢?Felipe:当我开始学习3D时,Blender的免费吸引了我,因为3D软件通常都是很贵的。即使我已经学习3D多年并且已经测试了许多不同的软件,Blender仍然是我的最爱。它不断发展,每个人都可以使用,因为Blender是开源的,所以对Blender的使用者来说,我们就拥有了一个强大而活跃的社区,在世界各地都有许多超棒的项目,而且越来越多的工作室将Blender纳入了workflow,这真是太好了!Felipe Del Rio作品《Not the right gift》瑞云渲染: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CG教育背景及经历吗?Felipe:我开始学习3D是因为我对3D动画电影的制作方式感到好奇,于是我开始观看在线教程学习。我的梦想是制作一部动画短片,我从多次尝试独自制作一部短片,但都失败了,因为那时我并不知道只有一个人制作去一部电影有多难,哪怕只是一分钟的短片。但是我还是尝试了很多次,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只是一个爱好。在高中时,我决定要从事数字艺术工作,并成为圣保罗州立大学平面设计专业的学生。在第一年,我为社会学课程中创作了第一部动画短片“ CICLO”,我只能制作一个比较简单的动画,因为我时间不多,从之前的经验中我知道了一个人做短片有多难,但是这次我还是设法完成了这个作品,令我惊讶的是这个作品还入选了一些动画节,例如巴西的Anima Mundi电影节、阿根廷的Anima Latina动画电影节,以及Blender Conference的Suzanne奖项。CGMeetup 油管频道也发布了我的这个短片,目前为止它已经有约800万次观看了,这是我从没想过的。此后,我一直非常有动力继续学习3D,并获得了我的第一笔工资,现在我已经成为了一名3D自由职业者和艺术家并正在努力完成毕业事宜。Felipe Del Rio作品《Merry Christmas》瑞云渲染:还有什么想要跟CG爱好者们的分享的吗?Felipe:在学习CG的过程中如果遇到困难,不必感到沮丧,我们应该享受这个过程。如果你认为自己的作品不是完美的,那就意味着您具有良好的审美意识,只是你的创作能力还没有达到,但这就是使我们不断进步的原因,所以请尽情享受CG创作的乐趣吧!本文《原创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相关阅读推荐:

2021-01-22 03:56:02Blender动画艺术家渲染
专访
直播预告:Quadro RTX显卡助力Twinmotion在建筑表现领域火力全开

新年伊始,泛CG继续起航!2021年首期泛CG分享会我们邀请了两位业界大咖一起分享NVIDIA GPU实时渲染在建筑可视化领域的应用新的一年,继续相约! 1、嘉宾介绍魏老师从事设计可视化工作20年,在动画与BIM可视化行业有丰富的项目经验与教学经验。曾参与多项重大工程项目,如上海“机场联络线建设工程”BIM技术汇报、展示动画项目;上海“苏州河深隧试验段”工程建设纪录片3D可视化项目;台州“星光耀广场”VR招商项目;上海“思南公馆保护性再利用”研究课题BIM可视化及VR虚拟现实制作项目等。南京大学计算机软件工程方向硕士毕业。曾在 AMD、Intel 从事 3D 图形驱动开发,在 Epic Games 从事 Unreal 游戏引擎开发工作。对计算机图形学、Directx 游戏引擎开发优化有深刻理解。 2、分享主题Quadro RTX显卡,助力Twinmotion在建筑表现领域火力全开1、Quadro RTX最新安培架构a6000解析 2、实时光线追踪RTX简介3、GPU实时渲染技术在建筑表现领域的现状与展望4、Twinmotion中国古建园林表现案例展示分享 3、活动奖品小贴士:积极提问的小伙伴获奖几率更高哦 感谢各位金主爸爸1月7日周四下午三点↓B站直播间约定你↓进群看直播,聊CG回看往期直播请在“瑞云渲染服务号”后台回复“泛CG”往期直播回顾:

头条
瑞云渲染直播预告:PBR 3D素材库对于行业数字化的应用与产业融合

彭程> > 南京万生华态科技有限公司CEO彭程是南京万生华态科技有限公司CEO,也是推动影视工业化流程变革的新生力量。他曾就读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罗德岛设计学院,萨凡纳艺术学院以及哥德堡大学。精通工业、影视、特效及传媒等跨行业的创新整合。致力于打造全球最大的影视PBR数字资产库,及影视工业化流程软件解决方案。万生华态为教育、室内设计、游戏、电影等行业提供最前沿的一站式软硬件解决方案,其中包含3D数字资产与PBR材质库、软件协同平台、新一代CG工作流程、显卡服务器等,为创作者带来革命性的创作体验。分享主题:PBR 3D素材库对于行业数字化的应用与产业融合分享内容:1. 时代背景下的行业转型2. 自研设备打造海量素材 二、嘉宾专访瑞云渲染:您创立万生华态的初心和契机是什么?彭程:互联网数字化和现实交融的生活方式下,中国的影视基础底层产业供应链的缺失局限了艺术家数字化创作的可能,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技术和产品让全球更多CG艺术家更注重于创造本身而非受限于繁琐的技术流程。同时吸引更多勇于创作的人加入CG创作这个行业。我们公司价值契机是致力于以打造艺术驱动的科技公司,名字的由来是希望数字化技术实现全新的三生万物,开辟出虚拟世界联通现实世界的感受可能。发展全新的视觉表达方式从而将科技、艺术、经济、文化达到高度融合,万生华态就是为了创造这个全新的生态未来。我们坚信这个愿景会随着科技的进步生根落地。瑞云渲染: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万生华态的发展近况?彭程:我们12月刚刚在北美上线了我们的数字资产平台PBRMAX.COM,并按照迭代计划每月逐步按资产类别开放。另一方面,我们在和各行业的关键领域以及牵头院校达成深度合作,开展数字化扫描,数字人应用场景、虚拟拍摄流程、艺术AI的CG软件等各方面的研发。我们发展并融合自主研发软件硬件、人工智能框架。基于最前沿科技和市场理念,我们也正在寻找和吸引同样志向和初心的人才加入,形成了我们万生华态独有的融合团队。瑞云渲染:在推动影视工业化流程变革进程,遇到哪些挑战,怎么解决?彭程:在AI和互联网云的时代下,影视工业的流程伴随着科技的进步,正进入全新的创作流程模式迭代和全新职业的岗位诞生。如何将AI和CG数据融合,赋予成为CG艺术家习惯且形影不离创作工具,同时也满足现有市面的工作岗位的适配和优化,这样的产品框架设计和服务框架是我们公司在推动产业的最大挑战,我们需要构建更好的底层蓝图满足艺术家未来更多的创作可能的同时,将全新流程的学习成本和产能效益体现快速达到平衡,从而让这个流程变革形成快速的良性循环。我们总结的解决方案是需要通过寻找同样愿景的合作伙伴产业融合,通过互联网和高校行业者的交流和培训,最后使用云服务和软硬件服务一体的模式来整体带动影视工业化流程变革进程。所以我们也很高兴能够和一起在新生产业下挑战和解决。 三、活动奖品本期共选取幸运观众3名分别获得由瑞云渲染提供的小礼品1份!小贴士:积极提问的小伙伴获奖几率更高哦~12月30日周三晚八点半,B站直播间约定你!直播地址:往期直播回顾:

2020-12-30 09:29:03瑞云瑞云渲染
专访
瑞云渲染直播预告:Blender开源教程作者辣椒酱大大来了!

本次有,我们请到了Blender界红人、Blender开源教程制作者——辣椒酱大大!和我们分享Blender开源工作的故事,分享Blender学习的干货! 嘉宾介绍崔潇B站ID:只剩一瓶辣椒酱-万物有灵STUDIO工具设计者-Blender定时开源发起者相信有很多小伙伴都有看过辣椒酱大大的,辣椒酱大大一直无私地致力于Blender开源课程制作和开源研发的工作。 ▎1、翻译BLT公共开源翻译字典库为了让所有使用中文的Blender用户有更好的体验,辣椒酱大大从2018年开始,陆续对于blender非官方内容,例如插件和非官方渲染器等,开始进行词条整理和翻译,并直接公开发布。经过两年的时间,辣椒酱大大贡献了包含Blender Octane、Blender Redshift、Machin3、Boxcutter等插件或渲染器相关的数万词条。现在任何中文使用者都可以直接使用这些公共内容。 ▎2、开源教程:黑铁系列内容和各类专题考虑到3D学习生态目前逐渐劣化,辣椒酱大大开始推行blender开源内容,给3D教育定义一个及格线,来淘汰劣质内容。辣椒酱大大陆续推出了数百集的Blender黑铁骑士系列开源系统教程、Blender Octane全参数教程、Blender 每日技巧、Blender专题等内容,从而为任何接触Blender的使用者提供了相对完善度基础内容。大家可以在B站观看教程哦!space.bilibili.com/35723238 ▎3、开源研发就如同绝大多数3D软件一样,Blender也需要特定化的开发来满足特定工作需要。经过分析和评估,辣椒酱大大和团队将关注点放在了无限化、智能化和一键化三个方面,并根据这个思路完善了Blender的节点组系统、自定义属性系统和色彩管理,并拓展了一键预设的系统。现在Blender在万物有灵STUDIO的介入下,能将很多工作和方案比如(照明、模型匹配、后期等)进行一键化处理。斑斓魔法CG网站:blendermagic.cn 主题介绍▎直播分享主题:Blender开源开发之旅▎分享内容:资产工具化与标准化Blender程序化工具设计Blender万物有灵STUDIO智能化 嘉宾专访瑞云渲染:您的ID为什么叫“只剩一瓶辣椒酱”?只剩一瓶辣椒酱:关于这个ID,其实我并不是很能吃辣,所以买了辣酱一直吃不完,正好赶上起名是发薪日前几周...不说了都是泪..瑞云渲染:可以说说您是怎么与Blender结缘的,又是如何学习和提升的吗?只剩一瓶辣椒酱:同类型软件,我最早的时候是接触的MAYA,后来是C4D.因为一直想做一个自己的动画,所以离职养病后准备筹备自己的工作室。但很显然,对于资金较少的创业者来说,我们最直接的想法就是优化开支。然后也正好赶上了blender 2.7时代的变革,所以就开始研究Blender了。说实话经过评估,当时Blender 2.7版本对比与主流软件还是有一些差距和问题的,但就和投资一样,我更看好的是未来的发展。所以,在选择退回其他生态和留下来认真解决问题的选项上我选择了后者。对于Blender的学习我个人的秘诀是“广撒网”,尽可能广的获取知识。因为“专一”这个名词一般是根据我们个人的认知决定的,它可能会把你的思维局限自己的认知,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要想有大的突破,就需要多看看其他内容。最后量变推进质变,不要局限在一个小的知识圈子里。瑞云渲染:翻译Blender字典库、制作Blender开源教程、Blender开源研发等工作量非常浩大,在几乎没有盈利的情况下,是什么让您一直坚持呢?只剩一瓶辣椒酱:对于这个原因,还是因为我确信Blender的未来更具备潜力,为此想让一个生态逐步扩大,就需要进行一些改变生态的工作。所以为了让Blender的用户,特别是新使用者有一个更好的体验,进行这些工作,就好比给Blender用户人人一份新手礼包一样。瑞云渲染:在制作Blender开源教程和开源研发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只剩一瓶辣椒酱:最大的挑战,应该是解决收到的各类问题吧,黑铁Ⅰ代开源教程,收到的用户反馈很多,比如AI托管的检索次数,仅今年上半年就达到了100万次。这是一个甚至是培训学校都难以接收的庞大的数据。所以在今年,经过数据分析,我们开启了第Ⅱ代黑铁开源教程,希望2021年能把这些坑都填上,同时也能对今年陆续出现的一些低质量的投机内容进行过滤。瑞云渲染:在Blender学习与开发之旅中,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只剩一瓶辣椒酱:最大的收获当然就是更多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了,首先是斑斓中国Blender社区的各位大佬们,然后还有各个艺术创作者等,因为我们发现,本着开源精神开展公共工作,能得到很多人的认可真的是一件很棒的事情。瑞云渲染: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斑斓魔法CG工作室的发展近况吗?只剩一瓶辣椒酱:关于工作室,最近算是正式启动了,因为毕竟是需要盈利来汇聚更多资源,目前正在启动一些定时开源的内容,比如一些恰饭内容我们会在完成后约定一个时间全网公开。除此之外,我们也制作了一些内容对外出口,来反哺国内开源工作,总之,一切还算顺利。 直播奖品本期共选取幸运观众3名分别获得由瑞云渲染提供的小礼品1份!12月3日周四晚八点半,B站直播间约定你! 直播地址:本文内容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往期直播回顾:

2020-12-18 04:23:47泛CG 聚未来Blender渲染
专访
【瑞云专访】红鲤动画:动画电影的“造梦艺术家”

2019年,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全国上映,凭借对传统神话大胆的改编和精良的制作,《哪吒》狂揽50.36亿票房,成为了中国动画电影影史票房冠军及中国电影史票房亚军,红鲤动画作为承制方之一,也声名大噪。时隔一年,“神话系列”再度归来。在2020年的国庆档,动画电影《姜子牙》是不少影迷的观影首选,成为了国庆档最叫座的电影之一,夺得了16亿的票房,斩获中国动画电影影史票房第三名的好成绩。在这部影片中,红鲤承接了45分钟片长的工作量,包括北海酒馆初见、幽都山大战九尾、四不相牺牲、斩断天梯等重要场次。红鲤动画连续承制了两部十分有影响力的动画电影,他们的专业水平毋庸置疑,精美的还原了导演、编剧脑洞大开的世界,他们是CG艺术家也是“造梦艺术家”。服务。自2012年始,红鲤团队主创成员在积累了丰富的制作和技术开发经验的同时,也形成了强大的凝聚力与向心力。团队制作了《龙之谷:破晓奇兵》《精灵王座》《风语咒》 《熊出没:原始时代》《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等多部高品质 CG动画电影,目前仍有《深海》等多个重磅CG动画项目正在进行中。很幸运瑞云采访到了红鲤动画副总裁张厚健,和我们分享了红鲤的项目流程管理及《姜子牙》等项目的制作心得。瑞云专访红鲤动画团队瑞云渲染:厚健老师,十分感谢您能接受瑞云的采访,可以简单的介绍下您自己吗?张厚健: 大家好,我是红鲤动画的副总裁,我是马来西亚人,在新加坡工作了大概十几年,于2016年来到中国发展,加入北京的Base FX。于2018年来到了苏州, 加入了红鲤动画。我刚入行担任的是TD,偏技术类型的工作,在新加坡十年的工作期间,参与了很多制作及制片管理的工作。红鲤动画团队及作品瑞云渲染: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来到中国发展?张厚健: 一方面觉得中国相比新加坡有更大的市场,新加坡主要是在承接一些美国、欧洲的动画项目。中国其实在2015—2016年期间整个动画行业发展的较为蓬勃,整个市场对动画的接受度越来越大。另外一方面从资本、人才的角度来说,中国都有很大的潜能,所以当时想来中国看看,是不是能和国外的这种制作模式、题材可以有新的尝试的地方。瑞云渲染:您来到中国之后,是否习惯?最喜欢的地方是在哪里?张厚健: 最大的不习惯应该是天气吧,气候吧。因为马来西亚是一个热带国家,常年基本上都是阳光,然后这边有四季,冬天的时候就特别冷,夏天又特别热,主要是气候方面,可能你的这个习惯起来是花了一点时间。最大的习惯是我觉得其实生活上都还好,生活习惯啊,然后我本身也是华裔,算是马来西亚第三代华人,本身祖籍是福建,我爷爷是大概三十年代的时候,从福建下南洋去到马来西亚,所以在语言文化上面其实还是能够互通,然后我觉得这点还挺好的。瑞云渲染:您以TD的身份加入动画行业,有国内外动画项目制作经历,您认为国外的动画团队在制作上有哪些经验是值得我们国内的团队去借鉴和学习吗?张厚健: 国外的团队在准备工作会做的更充分一些,包括说整个流程或者说制作方式都会更规范和讲究。所以他们会准备妥当,确实后面的执行,会在比较可控的范围之后才会大量投入资源、人力、成本去进行量产。国内的话,当然这一两年情况会有所好转。那更早些时候的话,大家会说制作一部动画片要有一些怎么样完善的准备,或者说制作的一些流程,其实都不是很重视。这样就会导致投入更多的人力,更长的时间,加班加点,去把一些事情完成。但这一两年其实有很多公司注意到这一点,在规范、流程、准备工作方面做的更加充分。瑞云渲染:您的技术背景和经验,对红鲤的项目制作流程以及管理方面带来怎样的影响和推动呢?张厚健: 其实我现在是以比较宏观的角度,不同的层面去协助公司的团队,去推进项目的制作。同时我们的TD团队其实在很多项目有过很多的经验,所以在他们有比较丰富的经验执行下,我更多的是提供一些建议。例如:某些环节从客户的角度,或者从供应商的角度,或从制片的角度,我们需要如何更快速的把一些东西执行下来。或从技术的角度来说,要很完整很完美的把这个工具、流程去给实现出来。但从制片或管理层的角度来说,可能我们更在意的是时间。你要把这个流程开发的很完整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可是项目却等不起这个时间,所以就需要做一些取舍。比如说,这个东西我们就不依赖你的流程或者技术方案了,可能我们就是靠人力去把这个东西硬做出来,所以更多的时候是去做一个平衡和判断。因为技术它本身它有本身的需要投入的时间和需求,而且不是很快就会有一个很成熟的技术流程是能够开发完整的。所以在项目紧锣密鼓推动的同时,我们得做这样的一个取舍和判断,所以我更多的是以过去的一个制作经验,然后对我在TD工作方面的一个熟悉度,去协助他们做这样的判断和取舍。瑞云渲染:在《姜子牙》的制作流程跟管理模式上,红鲤做了怎样的创新呢?张厚健: 姜子牙这部电影相较其他的项目在后期制作上采取“螺旋迭代”的方式,在比较传统的做法是我们每当完成一个环节工作的之后,才会把这个环节往下一个阶段推进。例如,模型,我百分之百完成了这个模型的需求,才会进入贴图、绑定。然后或者说动画已经完成了,导演通过了,对表演满意了,才会进入解算、灯光这样的一个流程。但是“螺旋迭代”这个方式讲究的是我可能前面这个阶段我才完成了50%-70%的时候我们就会往下一个环节推。那么这个目的是需要通过更快的方式,让导演在最终的灯光效果上面看到所有的东西。虽然每个环节只有50%或70%的完成度,但我们在合成这个环节把所有东西放在一起看的时候,我们可以更好的了解:我们的资产是否需要细化?或者是不是我的动画到这个阶段就够了。其实是对我们做资产升级这个判断,是有一个比较全面的协助的。所以说这个是《姜子牙》相较于其他的项目来说不一样的点,但同时它也有一定的挑战。因为这样一个快速迭代的过程,其实对于资产或者对每个环节的成果版本的管理,是非常需要小心的。《姜子牙》有一半的镜头是在红鲤手上制作的,所以这45分钟的镜头在平行推进的时候它的资产也在不断迭代,那该怎么保证这些资产在不断迭代的同时不影响所有镜头的渲染跟制作,这其实是很小心的,要有一套比较成熟的流程去把控版本的管理。所以我们在这个项目中也是遇到了一些问题,当然通过我们TD团队跟制片团队的努力,其实还是把这些不同的问题一个个慢慢解决。瑞云渲染:这个“螺旋迭代”的管理模式能不能复制到其他电影的项目管理流程上面呢?张厚健: 这个当然是能够复制的。他的前提条件就在于说,红鲤从更前端涉入这个项目,包括资产的准备过程,我们每一个环节怎么和下一个环节,可能是在50%-70%的完成度时候,做一个交接。这个还是以全片的管理的角度来说,需要有一个这样的切入点,要不然这个“螺旋迭代”是比较难执行的。瑞云渲染:国内的动画团队要完成高效的工业化协同制作流程,您觉得还有哪些方面需要提升呢?张厚健: 国内大部分的公司除非是规模稍微大一点的公司,可能才有能力去聘请TD这样的岗位。其实很多中小型的公司,情况好一点的话他们可能有一位TD,就已经很不错了,那更小的团队就更没有办法顾及这样的岗位。所以我认为对于工作的规范化,如何跟甲方交接,对于当前国内的整个制作环境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红鲤承接了《姜子牙》,我们的甲方是中传合道,但同时红鲤会有二线的供应商,那么从中传合道把资产给到红鲤,或者红鲤内部的制作资产要给到二线的供应商时,在推进这个环节时是很容易出现问题的。从这方面来说的话,保证文件交接的有效跟高速交接,这个其实是对于制作的顺畅,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觉得国内的公司在这一点能做好之后,再提升质量,用新的技术去提升制作镜头、制作灯光、合成效果的时候,这个是大家下一步可以关注的内容。瑞云渲染:是否因为红鲤有研发的精英,所以会特别关注这方面的投入呢?张厚健: 红鲤从第一天成立的时候非常注重技术研发团队的搭建,甚至我们现在的流程除了服务我们内部自己的制作团队,我们也会把我们的一些流程、工具提供给二线供应商去使用,协助他们在制作过程中能够更高效、更规范把成果反馈给我们,让我们好高效的把他们给下游另外的供应商,或者说转交给我们内部的团队去接手,制作。瑞云渲染:红鲤承接《姜子牙》的制作,哪个镜头最耗费时间?遇到哪些挑战?怎么样解决的呢?张厚健: 《姜子牙》最难的是幽都山九尾第一次出现的那一场,九尾本身有九条尾巴,尾巴上面的毛发数量非常大。从整个数据处理的角度来说,对于我们的硬件而言压力非常大,同时九条尾巴各自的动画,动态,我们动画师都要针对这个镜头的需求去设计调整,工作量很大。幽都山是一个在树林的场景,整个树林从它的资产量来说,场景的复杂度来说,想比其他场次也是难度更大的。然后我们基地也为了这一场,比如九尾不同的形态之下的这个尾巴的造型啊,或者说不同需求也做了多套九尾的资产,去满足这场的表演需求。瑞云渲染:您认为以中国传统神话为文本去创作故事,在制作上面最大的难点是怎样的?张厚健: 中国神话天马行空, 对于天马行空的东西,每个人在自己的脑海里都有自己观念。我们最早接触《西游记》《封神演义》和一些神话都是通过文字,再来就是通过电视,比如说最早的那版《西游记》开始会有一些可视化的东西,慢慢大家对孙悟空、观音娘娘长什么样子,大家就开始从自己的想象,变成有一个既定的大家认同的形象。所以我觉得现在很多团队在创作一些神话的时候都会思考,想要跳脱大家对这角色既有的这种想象,一方面又想在我们最初理解的这些角色的中天马行空的想象,找一个能够就是让大家眼前一亮的的形象。包括说《姜子牙》,姜子牙本身其实已经跳出了大家以往所认知的仙风道骨白发苍苍的形象,是一个更年轻一些,大概四五十岁的一个大叔,这样的一种形象。其实我觉得神话题材可能到了现在,大家都有一种想要重新创作的将这个欲望,但重新创作也会有他的一个风险,就在于说大部分的这个观众他们是否认可。所以我觉得这其实还是在于说,现在神话的创作已不能仅遵循大家一贯认可的形象,但是在重新创作的同时,怎么能够让大家接受这个是非常不容易的。瑞云渲染:红鲤接棒田晓鹏导演的《深海》的制作,可以给我们小小透露一下目前制作的进度如何吗?张厚健: 我只能够说在制作中。瑞云渲染:红鲤除了承制《姜子牙》、《深海》等动画电影项目,也有一直在储备自己的原创项目,包括《火与刃》、《山海异世录》,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两部原创动画吗,目前制作进度如何?在创作上述的原创动画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难题是什么,是如何解决的呢? 张厚健: 这两部作品其实能透露的也不多。我们其实从17年18年都在不同的阶段在做一些探索,跟一些概念的开发,还有剧本的开发。当然,除了这两部作品是可能我们对外有在一些不同的机会跟对外介绍的之外,其实内部的还有其他的一些想法。剧本在推进中,现在其实也在看是否有和我们匹配的资方,有兴趣的那可能接下来会推进的更快一些。瑞云渲染:相比于承制项目,创作者的身份所面对的挑战,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是如何应对的呢?张厚健: 其实原创跟制作基本上是两个很不同的东西,我们也把这种东西分得比较清楚明白,制作是制作的团队原创是原创的团队。原创他更多的是在想说我有一个怎样的故事,怎么样的一个故事内核,跟怎样的一个人物是能够打动观众,让观众喜欢。其实更多的原创纠结的是一些这种感情方面,共鸣方面,角色的这种关系方面的事情。耗费的可能是比较少人力,然后再搞不断的不断的去把这个剧本,这个角色的形象,通过文字也好,通过设计,美术也好,去把她也给塑造出来。所以原创应该说是用比较少的人,可是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够得到好的结果,这样的一个过程。一旦说要及时把这个东西借给弄出来,那很多时候可能就是这个成果,不一定是非常理想的。他还是一个挺花时间,去磨的一个过程,这个是原创。然后制作的话就会更直接或说相对单纯一些,就这个目标很明确,我已经有了分镜,这些角色设计,那问题就在于说你怎么在导演的主观意愿下,去把这些东西尽量还原出来,在三维里面还原出来。其他的过程,当然也不容易,可是他的这个目标是很明确了。因为我已经知道我的故事在讲什么,我知道角色该长什么样,那难的地方就是在说我怎么把这个东西尽100%甚至120%的还原给导演。当然,这个过程挺漫长,但这个过程可推测说,我需要投入多少资源时间去完成的一件事情,那原创其实就没那么容易,甚至有时候原创可能走着走着就走进一个死胡同。你这个剧情怎么写,怎么想,这些人的关系就觉得讲不通,好像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那你要用这个情节来讲述这样的一个关系或讲述这样的一个原因。比如说这个情节觉得好像有点突兀,会有这种过不去的槛,你需要通过自己通过别人反复去想,他可能是一个你看不到终点的过程,但是你又很想达到重点的这样一个过程,所以我觉得原创跟制作的差别是在这里。原创可以说是纯感性,然后制作的话,他当然也有感性的成分,但是他是感性跟理性互补,去去实现的一个过程。瑞云渲染:感谢选择瑞云渲染,可以评价一下的服务吗?张厚健: 瑞云其实我们合作了挺久了,我们会觉得说,在特别是技术支持这方面,其实我们是在这方面得到很大的帮助。对渲染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我今天提交的这个渲染是否能及时出来,出了问题到底该怎么解决,知不知道问题在哪里,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瑞云都做的非常好,所以这也是我们一直持续喜欢跟瑞云合作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瑞云渲染:关于国产动画电影的未来,您有什么期盼和想说的吗?张厚健: 我觉得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吧,因为从《大圣归来》到《哪吒》到现在,其实可以看到越来越多人理解到要做一部好的动画,其实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打磨,你花一年的时间出剧本,花一年的时间做制作,两年出一部电影出来的东西,这样的作品可能比较难出精品。真正的精品肯定是需要反复的去思考去打磨才能够做出来的,可能更早的时候的一些资方对这些不是太理解,因为传统的一些制造业基本一年的投资,那如果一年之内看不到一个比较明显的回报,那这个投资就算是有问题的。但是电影特别是动画电影这个行业可能不一样,他的投资需要耐心才会有好的东西出来。这几年其实也开始看到,有些投资方其实已经意识到这点,愿意花时间让导演让编剧去把剧本好好打磨出来,然后让制作花一年半两年的时间好好把这个作品给做好,有这样的心态去做东西,我觉得出来的东西会越来越好。那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好,就会越来越能够吸引观众,让观众会更愿意进电影院买票看电影,然后也更愿意花钱去买这些衍生品,那这个行业才会慢慢的好起来,我觉得未来肯定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吧。了解更多:相关阅读推荐:

专访
爱动画也爱自由的前期开发艺术家们——风帧(Kiframe)(下)

一个项目进公司,首先由商务跟制片对接商务条款以及周期,艺术家对接项目制作,我们尽量以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来划分职责。团队是以负责人制度来运作项目的,项目开始之后我们会判断项目适合公司里谁的风格跟特长,并设为负责人。以负责人为主,其余人发挥自己的专业能力去配合负责人完成项目。《欢乐逗地主》像《欢乐逗地主》这个项目是跟环球数码一起合作的,他们就是我们之前在迪士尼(中国)期间合作的一个班子,他们的制片和制片流程我们很熟悉,所以找专业的团队,就是可以加大效率,也彼此信任。之后有很多你需要去探索地方,大家也能积极配合,也知道我们是怎么回事,就不太需要重新磨合。瑞云渲染:棋牌游戏IP化非常考验制作者的功底,那么你们在《欢乐逗地主》这个IP的改编上是如何解决人物塑造、剧情编排等问题的呢?陈飞: “斗地主”有一个好处就是他有人物标签在那里,所以他不像有些棋牌类游戏,本身没有角色,需要给他加一些角色。斗地主相对比较容易提炼,地主就是特别有钱,特别抠门,农民就是特别老实,憨厚,那我们把这个提炼出来给他们很多戏,这种二元对立的关系其实很容易做戏。每人有个老婆,农民虽然没钱,但他特别幸运,娶了一个漂亮美丽的老婆,然后地主的地主婆就特别凶,每日要管账。《欢乐逗地主》角色设计 & 模型《欢乐逗地主》角色 LINE UP (二维设计)《欢乐逗地主》角色 LINE UP(三维模型)《欢乐逗地主》美容店场景设计 & 模型有了这样的一个基础,提炼出来之后,你又可以想出很多的故事。这种二元对立其实特别容易想故事,把它放到哪里去做,他俩都是一对矛盾,都是一个对比。后来也是对于游戏行业的一些限制,所以导致后面这个项目没有继续的往下做下去。不然做几百集完全没问题,哪怕是现在做成抖音短视频,我觉得也是特别容易的一件事情。但是我们左右不了这个大的方向,就像我们之前在任何公司,你怎么做你还是在这个这个局势上做这件事情,但他一旦结束了,我们也不能留恋它,我们还需要做其他的事情。所以我们还是更多的是希望延续我们的工作方式,和公司的工作氛围,所以真的是一个项目,你说一个项目能做多好,人生的路有多长,我觉得不见得,任何项目都有终结的那一天,所以还是要保持快乐的创作氛围这个比较重要。因为在另外个项目,你们一样可以继续去发展,结果不重要。 创投会初体验 请金主爸爸看过来瑞云渲染:第一次创投会是怎么接触到的呢?陈飞: 我们就是有一年,也没想太多就做出了一个小短片,也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去参创投会什么的,反正没多想就参加了,好像又入选了,然后就去看看,然后准备一下,感觉大家做的其实特别完善,但是都是那种产业。有很多系列片已经做出了几季了,然后上去之后给大家去讲,特别自豪。有多少粉丝,多少流量,我们看了之后就浑身冒汗,我们就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短片,还有一个PPT。感觉我们特别没有底气,但讲着讲着发现,还是有很多同行会比较喜欢你,这也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 就发现那不如我们就挣同行的钱吧(哈哈哈)。《弃宠大灌篮》很多公司都把前期部门给砍掉了,就只留中期部门,他们觉得前期部门不挣钱在烧钱,所以中期部门可能是他们的真正的经济来源。所以很多公司,其实他对前期不太看重。但是我觉得如果是十几年前的事,还是这样一个状态我能理解,大家都做加工片吧。现在我觉得大家应该意识到前期的重要性,所以我只觉得我们做这个公司怎么说也是有意义的。而且对未来的动画来讲,还是希望未来动画是一个百花齐放的状态。不是所有东西都是一两种风格,在市场上来回去播。所以,可能未来还是有希望吧,还是有前途的。尤其现在大家年轻的一辈接受的资讯跟内容的渠道就很广,所以大家可以接受更多不同的类型的动画,不像我们那一代就看东西比较有限。而且以前互联网没有那么发达,就看新的东西,就觉得好厉害好牛,现在去看什么东西,你都是觉得还可以,可以,都可以。就是这种就特别好,已经到这个时代了,我相信以后不管哪个行业,应该都还会满足不同的审美需求。根据不同的个人的要求,就是一个很开放的未来。瑞云渲染:在今年Wuhu举办的2020中国青年动画创投大会中,风帧的原创作品《鸡飞狗跳》荣获了最具投资潜力奖,这是风帧连续两年获此殊荣,可以分享一下获奖的感受吗?陈飞: 因为是第二次所以没有第一次兴奋。非常感谢Wuhu办的这个活动,让大家交了很多朋友,第一次特别兴奋和每个人都交换联系方式,像遇到了战友一样。我们团队制作这个还是以比较不同的视角跟风格来做,所以可能当下的市场接受度不是特别高,因为市场相对谨慎,投资者在投资新项目前会希望他们看到有同类对标的一些东西,或者说通过你的数据来换算变现,才会投资。风帧动画短片《鸡飞狗跳》概念设计但事实上我们前期开发工作不太一样,我们可能更多的去做行业还没有的东西,但是很有风险的。当然也会被一些人喜爱,这是一个有利有弊的东西。可能在创投会上很多人都很喜欢,交了很多朋友,但是最终有魄力并且信任我们,跟我们一起走下去的相对较少。风帧动画短片《鸡飞狗跳》概念设计瑞云渲染:像抖音短视频之类的这种内容的创作,团队是否会考虑打造一个自己的IP?陈飞: 当然想,但是有个现实问题是没钱。(希望金主爸爸可以看过来)因为我们的盈利模式就是做前期帮人开发,这本来就是我们的一个能力,同时我们也是锻炼这种能力,也是对以后有机会做自己的原创,埋下一个种子。我们其实也有很多种子在那里,你说我们可能得花时间去把它给做出来,那花时间其实是花钱。我们首先得养活自己,公司得运营下去,这是第一位。第二,如果我们真的有钱多的花不完的时候,我们才会把这个时间用来去负责自己原创去做。而且确实现在市场也是这样的,我们去参加的创投会,我们的东西确实不那么贴合目前市场的一个逻辑。所以就算做出来,可能你还是需要做出十集二十集这种样子出来,或者你已经有了一定的体量之后,才会有人慢慢的加入你。那这个就是一个悖论,你哪来钱呢?你不做谁会给钱的呢?就是这样一个逻辑,那我可能更多的还是做到那个样片为止,目前的状况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后面如果有机会的话再继续往下做下去。瑞云渲染:在创投会我们也有了解到,像现在抖音有很多动画IP的运营,它们现在积累了一定的粉丝,也接到了广告等等,你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情的?陈飞: 大家都聪明了,我们就没有这种敏感性,就是一心做动画,也不知道钱从哪来,也不知道怎么去做这件事,大家都说自己不缺钱,之后就发现自己好像走的不是一条对的路子。所以后悔也没有用,现在你再做这件事有点晚,所以其实我们缺乏这种商业的敏感性,这个确实是我们的短板,我们可能不太擅长这个。有时候可能太过于自我了,就是就闭门造车。如果真的是稍微有点商业头脑,可能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就是我们的目标就是比较散,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我们不会说是看到一个特别明确的商业目标,那东西是未来有期可待的,我们也要去做那件事情,就没有这种决心,也没有这种魄力,就是目光短浅。不过这也确实是跟每个人的成长经历是有关,这个东西也是学不来的。我们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可能就是现在走着走着,发现能够靠这个东西多挣点钱能养公司,我觉得这倒是一个还挺特别的一条路,至少确实做这一行的人还蛮少,没有太多同行的竞争,好像真的做前期的,靠这个挣钱的,好像几乎没有,要不就做广告,要不就是做长片了或者做加工。所以我发现,无论哪一行你只要稍微坚持一下,都能够做出来一点。我也不知道能开多久,反正至少现在还开着。所以也是慢慢参加这种创投会,多认识些朋友,大家可以相互学习,交流经验也不至于咱们自己瞎忙活。瑞云渲染:公司主营业务是做前期创意开发,假如原创项目拿到了投资,这个创意会交付给其他制作方并由你们监制,是这样操作么?陈飞: 差不多是这种,我们没有太多的变化自己的工作属性。但我们的要求是把自己做专业,也希望可以找到专业的合作伙伴去做这件事,我们没有足够的财力去做一个庞大的公司出来,全流程的公司就不太可能。养中期团队是巨贵的,很容易破产,所以就不做有大风险的事情,把这个行业做专业了,然后再寻求合作,这样可能会比较良性一点。 动画电影项目 请制片大大看过来瑞云渲染:近期公司在着手什么项目,未来有哪些新的规划,可以分享一下吗?陈飞: 其实没有太多,都是一直在接项目,看看能不能有一些电影项目去参与吧,可能也是作为核心成员进入一个组,去把握一个一个项目。我们现在做的短片比较多,而且其实大家也多少有些长足的经验,也是期待公司能够能去涉猎到长片的领域里面去,这是我们希望去做的一件事情,但我们还是希望不要做太杂的东西,希望跟我们之前的理念还是一样。希望这里面是不是能有突破的可能性,或者有一些新的视觉或者听觉或者讲故事一些体验,这对我来说会比较重要。但如果有这样合适的项目,我们就会去参与去做这件事情。我们也是希望能锻炼自己的能力吧,希望能够去把握更长的一个叙事逻辑,给观众一个观影的需求。对于一个内容创作者来讲,其实是挺需要的一个能力,你做短片来讲的话确实要求没有那么高,而且容易出效果,但是长片是真正考验一个创作者去表达自己的一个方式。包括我们做动画,我们也要考虑,动画未来是个什么样子,所以我们要考虑去创作一些跟未来的动画形式相关的一些内容。确实目前市面上有的东西看着挺多了,未来的动画是有什么样的技术手段去表现?它是一种什么样的呈现形式?大家会用什么样的一个媒体媒介去看动画,如果还是停留在我们现在的一个方式去跟大家讲故事的话,可能会有点限制,因为可能以后逐渐个体化会比较多,就是个人的一些审美需求会比较多。还有比如说,现在的游戏对大家是一个特别强的一个冲击,那动画可不可以和这些东西去做一些结合。让大家畅想一下未来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但是不是像美国大片那种未来的外星人的世界,还是觉得是大家的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已经在尝试这方面的一些创作了,听上去挺酷的,但是实现还是需要时间。 独立动画 故事与表达方式才是关键瑞云渲染:风帧会做独立动画么,关于这方面,有什么想法呢?陈飞: 我们得挣钱呀,我们不会做那种特别小众的作品,因为这个东西公司很容易垮掉。独立动画更多的是独立的个人会去做的人比较多一点,或者有一个特别强的作者,可能他的风格可能受到了投资者的一些支持,去把它做成,或者自己找几个好友把它做出来。这更多的时候像学生时代做的事,就可能我们刚毕业的时候会做这种事。现在因为总是会有压力,而且上海这个地方的地也比较贵,而且我们这地方也不是郊区,每天有水电煤房租的压力,这是非常现实问题。而且对独立动画,其实我也有一些看法,独立动画它是一个相对个人的东西,它有独特的表现力,但是就是不希望它是一个不成熟的东西。我是觉得一个成熟的东西,它在叙事上还是表达上面应该还是有能够见到一定功底的。我觉得是需要一些商业项目,或者是一些长片的锻炼之后你再去做独立动画,可能会比较好一点,我个人觉得。因为你的表现手法是相对沉重的,就像我们做毕业创作一样,其实更多的是因为你不知道如何去讲故事,所以倾向于去表达自己的意识流或者情感上的一些东西,其实也没有表达的特别清楚。你像希区柯克他要讲一些气氛的东西,或者营造一些诡异的气氛,他是有自己的手段的,他是成熟的。所以国内有一部分独立动画,可能更多的还是像学生作品,包括电影圈,好的其实也是凤毛麟角。其实有很多也是太业余了,除非他有一定的系统性的电影培训或者是训练,因为动画我们也都知道,其实没有多少学校是正经在教动画的,真正学的动画的还蛮少。除了北影、中传可能有一些相对系统的训练之外或你出国去留学。我上大学时候就是见鬼了,这四年就是耗费的青春,就是谈恋爱,打游戏去了,这什么事都没干,没学。就是现在有的教育机制学生出来之后,根本不具备去社会上生存的一些能力,你需要自己去自学或者上各种培训班,很多人毕业之后还要去CG培训,学习这种软件培训班,你才能去公司去工作。而且很多学校老师,其实没有经历过市场上的一些历练,你没有承受这些项目,你凭什么去教这些学生。就是就这样,而且也不能怪咱们学校,确实这样的人才太少了,真正这样的人才也不愿意去学校教书,除非学校肯出高价去聘请你。而且咱们的动画产业确实也比较短,不可能说有一些退休下来的人,有着二三十年动画经验的人去聘请,那也没有这样的人。只能怪我们那个年代没有那么丰富的经验,所以导致可能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积累,然后再去慢慢的把它给做出来,所以这个行业确实是需要一段时间去做。现在我们看到很多毕业展的学生作品有的还是挺成熟的,例如《落凡尘》虽然有关于外包问题的争议,但我觉得也是个好事情。这样起码他们能够让自己作品成型,让学生知道这个作品从一个商业的形式去表达是什么样子,总比不知道要好。国外也有很多这样的机制,就是一个公司他会为一个作者去配一个项目团队,给你配导演、美术、分镜,你可能只是一个插画的作者,或者是一个艺术家,或者只是一个小故事,他们会把你的故事做成一个动画片,用一个商业的形式把它给生产出来。我觉得这就挺好,你有一个成熟的机制,然后你去把一个相对稚嫩的东西把它用这种形式表现出来,那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他就是有更多的机会,也给学生更高的眼界,我觉得是好事情。《落凡尘》 少一些竞争,多一些朋友瑞云渲染:对动画行业的同行有什么想说的吗?陈飞: 希望同行少一些竞争关系,大家都是朋友,我特别希望多交点朋友,现在发现很多动画公司就是竞争关系,感觉不是很好,也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我们希望把自己做的专业一点,然后找更多同行一起合作,把这个产业做好了,我觉得还是挺重要的一件事情。因为动画这个行业还没有景气过,除了加工片能挣点钱以外,其实2000年以后基本上就没有特别景气过。而且相比游戏行业、广告行业应该是收入最微薄的一个行业,而且是加班加得最多的行业,也是最容易秃顶的一个行业。(除了程序员以外)所以就是特别苦,希望未来这个行业可以有更多资金的回报。希望投资者可以更青睐这个行业,这样的行业里会有更多的风格,大家会越来越放松地做这件事情,而不是很紧张的针对某种东西,(这样的作品)它才会有人看。一旦很紧张之后,很容易做不好,你一定是有一种放松的心态去做,才能做出有意思的东西出来。这跟艺术一样,如果真的要求你每天对着谁画画,这种“命题作文”很容易就一模一样的,但是百花齐放的时候一定是自由开放的时候才会出现的一种状态。其实南方创作氛围我觉得特别好,特别自由。而且南方很容易出“潮玩”,而且各种各样的“潮玩”都是广东那边人在做。其实我还认识几个有意思的人都是广东人,他们做什么都很放松,最早Flash刚出来的时候很多广东人都在做,很多三国的那种恶搞,都是广东那边在做。我觉得特别好,他不觉得你这个文化一定要特别正统地去还原,那每个人会有不同的见解,那就是一种自由的象征。就是很放松,吹着海风,穿着拖鞋,吃着排档就可以聊很多事情。官网:www.kiframe.cn/contact微信公众号:Kiframe本文《》素材源自风帧动画Kiframe及网络。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了解更多:

2020-12-04 03:53:22动画艺术家渲染农场
专访
爱动画也爱自由的前期开发艺术家们——风帧(Kiframe)(上)

2016年年底,几个即将失业的阿提斯特(Artists)由于不太舍得对方,于是一起商量决定开动画前期公司,于是“风帧(Kiframe)”诞生了。不过,创业初期也像很多创业“搞事情”的小伙伴们一样艰难:老板比员工多、银行账户靠借钱才能开......不过这群才华横溢的天选之子很快通过专业的创意开发、出色的业务能力接到了各有特色的项目,也收获了不小的成就。例如国民棋牌IP《欢乐逗地主》轻动画剧集就是出自他们之手,剧集一经开播,播放量就挤进国漫十强。而在前段时间Wuhu举办的2020中国青年动画创投大会中,团队凭借原创作品《鸡飞狗跳》夺得了评委们的青睐,荣获了最具投资潜力奖,这是风帧连续两年获此殊荣。《欢乐逗地主》《鸡飞狗跳》风帧是一家专注动画前期开发的创意公司,核心成员们包括有曾就职于迪士尼(中国)、东方梦工厂的导演们, 也有来自中国传媒大学的优秀毕业生和有着丰富动画经验的海外同胞。风帧也致力于开发自己的原创作品,以专业的态度和对动画的热情,努力成为行业内的关键帧!有幸采访到了风帧创始人之一陈飞,一起来看看吧~陈飞 “风帧”面世 致力动画前期开发瑞云渲染:很感谢你们接受瑞云的采访,可以介绍一下公司为什么以“风帧”命名吗?为什么以“小鸟”为元素设计LOGO呢?陈飞: 注册公司名的时候想了好多名字,比如“水龙头”“奇艺虎”“炖脑”等等,就只有“风帧”和另外两个名字可以注册。最后选择了风帧。Logo方面,“风帧”的话真设计一个风筝感觉太土了,所以我们想在天空中飞翔的除了风筝还有鸟,可能是叫一只“风帧”的鸟会比较合适,真的被一条线牵着的话感觉像傀儡,所以可能是一只相对自由自在,五颜六色的鸟,而且是方块的形态。我们是做前期开发的公司,所以我们希望在每一个作品中都可以不一样的创意,“炖脑”的这个短片是公司刚成立时制作的。我们设计了小鸟的LOGO,希望以这个为主元素,做一些自己的小动画出来。当时想了很多,有实拍、定格、三维的,之后觉得先做动画出来再说,就做了第一个短片出来,做的比较简陋,只是一种尝试。瑞云渲染:公司的工作氛围相对自由,也很鼓励大家创作,那么平时是如何管理和约束自己的团队的?陈飞: 我们公司的初创成员来自上海迪士尼(中国)本土原创部门,我们的项目主要是前期策划、概念开发,大家擅长且喜欢做这一块,也比较容易放飞自我。公司成立也是一个相对轻松,偏艺术家的氛围,所以我们这里基本不会出现加班、熬夜的情况,希望给大家一个能够激发大家想象力,给大家一个自由的空间去做这些事情。风帧团队合影但,我们还是有“阶级”的,还是有项目负责人、美术导演、分镜、场景美术,还是有“阶级”的去做一件事情。只是在项目开始时,大家都会贡献自己的力量,但是真的要工作起来,还是分不同的人去做不同的事,上班,下班,午休还是有固定的时间。每天都有工作量的,会开例会,该有的规章制作还是要有的。我们开始的时候就是特别随意,随意惯了发现不能太随意了,要定下来要干什么。我们开始想创造一个像乌托邦一样的氛围,最后发现其实还是要有规定。唯一就是加班不厉害,这个还是保持挺好的。瑞云渲染:团队的分工是怎样的?陈飞: 前期该有都有,美术会比较多一点。因为我们是前期开发公司,美术的工作量会比较大,而且接的项目更多的也是偏视觉的。我们内部有三位导演,都能画分镜,所以暂时没有再招分镜。美术的人最多,也会分场景、角色等。项目最开始的时候,还是大家会在一起画草图,草图不会限定是一个形象还是一个概念。然后画到后期,需要细化场景,以场景去设计它的布局和细节。风帧团队的头脑风暴草图 创业初心 营造自由的艺术创作氛围瑞云渲染:不会加班是真的吗?在迪士尼(中国)期间会有加班情况吗?陈飞: 真的比较少。因为我以前是做动画出身的,那段日子不想再回去了。国内的制作流程像个地狱,之前经历过3个月做26集动画剧集,那时候也年轻,一个礼拜天天通宵,晚上休息一个小时,然后就接着做,像僵尸一样的生活,特别可怕,不想回到以前这样的日子,希望把创意、艺术的氛围带给年轻的艺术家们,而不是这种疲惫的氛围。在迪士尼(中国)那段时间,我们是属于前期部门和制片部门,所以我们的剧本和前期美术、分镜都是在我们这边设计好,之后才会发包出去,然后在国内找一些成熟的制作公司和我们合作,我们负责监制,去做这部片子的执行导演/导演的工作,我们其实是前期+流程管理的一个团队。迪士尼(中国)的加班情况还好,没有那么恐怖,最多就是晚上九十点钟。我做动画还挺早的,从2004年从湖北美院毕业之后就开始进入动画行业,进入了一些动画公司参与了很多项目,也留下了一些阴影,2011年有了孩子之后就做自由职业,做了一段时间的自由导演,也是为了陪孩子想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瑞云渲染:洛杉矶动画工作室与国内的制作流程有很大不同吗?陈飞: 我当了段自由工作者后,加入的第一个公司是东方梦工厂。那时候做《功夫熊猫3》,有一个机会可以去洛杉矶画分镜,所以决定过去。当时我负责前期,他们的制作也是十分专业,有比较完整的流程,基本上是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去做这件事,不像国内这么死板,就算是做动画他们也有创作的空间,而不是一板一眼的去做这件事情。死板的做动画让我们养成了一些不太好的习惯,碰到一些东西不太愿意尝试和突破,这个是之前和制片合作中留下来不太好的后遗症,我个人是这样认为。包括现在我们前期开发的设计,交出一些比较大的场景,中期公司制片觉得可能有些复杂,比较麻烦就不愿意接这样的活。我们就会选择跟熟悉的小团队去合作,他们愿意为你的东西去尝试,让你有一些突破,这个我觉得就是一种创作的思维而不是仅仅去执行工作。外国的艺术家好的地方在于他会保持创作的思维而不是简单的去做这件事。一个单纯的制作环节,其实每个步骤都有发挥自己能量的地方,这个是我非常喜欢的。瑞云渲染:风帧的创作氛围跟方式是怎么样的呢,又是怎么鼓励创作的思维?陈飞: 比如我们接到了一个项目,大家会一起参与进来,大家一起进行头脑风暴,疯狂的画不同的草图,可能提到一个名字的角色,这个角色可能有个简单的描述,大家就会画更多的草图去丰富它,让它有各种各样的的可能性,那最后可能有一个汇总的过程,就会决定他是怎么样的。然后有这样的过程之后,大家才会分配不同的角色,画形象也好,画场景也好,就是逐渐的将这个形象延展出来。我们也会给到编剧很多的灵感,但编剧整合出来之后,也会给到我们一些反馈,其实大家其实就是一个从集中到分散的过程。风帧团队的头脑风暴草图我们公司的小动物其实开始有很多,现在换到新的办公地点可能就比较少了。之前有狗、鹦鹉、猫,还有只乌龟,还养了很多鱼,但是被我养死了,然后就养比较长寿的动物。公司现在有几个男孩,一开始全是女孩,所以就特别喜欢养动物,也是大家比较有爱心,就养了很多,公司就像一个小动物园一样。现在公司稍微大了一点,养动物就相对克制了一点。自由(前面那只)与自在(后面那只)抹布妙妙火锅龟龟拍照的时候就害羞,采访的时候它就伸长脖子听我们讲话瑞云渲染:有看到你们的原创作品,颜色非常鲜明的,整体风格比较统一,是因为团队喜欢这样的风格吗?陈飞: 因为美术导演只有一个,然后总导演也只有两个,所以咱们的“阶级”就这样出现了(哈哈)。尽管大家画的五花八门,最后还是会收成一个风格。虽然我们也想尝试每个片子有不同的风格,但色彩好像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因为你做的太过阴郁,恐怖,观众也不买账。我们还是会兼顾一点点商业的逻辑,不能太过于个人,不然做出来太浪费了,太烧钱了。风帧动画短片《弃宠大灌篮》瑞云渲染:“风帧”像广告公司吗?陈飞: 完全不一样,广告公司的项目周期比较短,资金也比较充足,他们通过熬夜、加班加点完成。有个朋友的公司就是做广告的,基本就是晚上干活白天睡觉,可能做了几个项目就去休息一段时间,然后接着干。项目周期不会特别规律,但是利润会比较高。我们是属于一年到头都是辛勤的耕耘,也没多少利润,只是勉强的养活公司,只是为了动画的这个事业。这也是我们去创投会找投资的原因。瑞云渲染:为什么毅然决然选择动画这个行业呢?陈飞: 我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是因为学的就是这个专业,所以决定进入动画行业。而且人太老实了,不会跳槽。刚开始学动画期间的游戏、广告行业,报酬会比较丰厚,可能我只会做动画。游戏相较于动画,离一个完整的故事还是有距离的,它可能更多的涉及到人物的表演还有视觉效果,那么故事对于游戏而言,还是第二位,除了现在有一些剧情类的游戏,但它不会用镜头、声音去讲述一个故事,更看重一个气氛,将你带入到这个环境中去,和动画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广告的话,我不太相信那么短的时间内可以出一个成熟的东西,而且熬夜的强度很大,我希望自己的寿命可以长一点(认真脸)。广告很锻炼人,对产品或创意的敏感度很高,确实现在很多做动画的都是广告思维,需要一句话把整个故事说清楚,你的亮点到底是什么,怎么卖给大家。瑞云渲染:我们看到风帧团队创作的作品比如《鸡飞狗跳》《欢乐逗地主》等动画的人物、场景风格都很活泼奔放,不知道作品背后的主创成员是不是也像这些动画人物一样活泼可爱呢?陈飞: 团队核心成员就是咱们之前的那个迪士尼(中国)的部分成员,但也有很多去了北京去了其他地方,也有的人自己回家带孩子去了。当中有一半的人吧,咱们自己就笼络起来,然后就创办了这样一家公司。首先保证咱们前期几个人是能够赚到钱的,在这个基础上,大家还是以一种特别纯粹的心态去做这家公司,也希望大家平时有时间去看看展,一起出去写生,去画画。年底的时候大家会把自己的创意做成小的PPT,然后大家一起分享。其实我们会埋下很多个种子,都是创意的种子,但是我们不一定把它做成完整的东西,我们就放着,以后有机会就把它再做完善。我们鼓励创作,也愿意保持这样的氛围,大家也习惯这样的氛围,彼此有默契,在一个比较欢乐的状态,不然我做前期公司做不下去的。瑞云渲染:在公司取得这些成绩之后,哪个项目让您最有成就感?团队为这个项目付出了哪些努力,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陈飞: 作品就像自己孩子一样,不能说哪个好,哪个不好,而且公司接项目就有一个要求,稍有一点点挑客户,我们希望每个项目能够给我们有一定的自由度,或者他是有一定突破的可能性。如果没有这个,我们就会考虑这个项目是否要接,除非他给的费用比较多,那是没问题的,如果给的费用不多,那就相对地要给我们一些空间了。所以基本上你看到的我们每个项目,它其实都不太一样的,有某方面的突破点。风帧广告短片《在意你的温度》我们有粘土的也有三维的二维的,还有各种风格化的项目,其实每个风格都不太一样,你提到哪个最有成就感,其实对我们来说每个都很喜欢。因为所有项目在我们当时都是一种小的突破,我们对他都会有期待。每一个新的项目,我们都有新的期待。所以成就感就是我们公司开了四年,也希望能够一直开下去。我们希望能够把公司做成一个厂牌,做成一个标志。这个对我们而言更加重要,而不是某一部作品。未完待续.....敬请关注《》一文哦!本文《》素材源自风帧动画Kiframe及网络。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了解更多:相关阅读推荐:

专访

热搜关键词

搜索

媒体支持

media-0media-1media-2media-3media-4media-5media-6media-7media-8media-9media-10media-11media-12media-13media-14media-15media-16media-17media-18media-19media-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