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40元无门槛渲染券,体验高速云渲染!

无需充值可试渲,支持3ds Max,Maya,C4D,Blender,V-ray,Redshift,Arnold,Corona等主流CG软件和插件

注册领取
40元渲染券

银翼杀手2049》特效总监Richard Hoover专访(2)
在《银翼杀手2049》中,你们是怎样与导演Denis Villeneuve以及摄影指导Roger Deakins合作的?我们和导演Denis在他的上一部电影《异星入境(Arrival)》中就合作过。在拍摄前期我们经常和Denis讨论画面和我们负责制作片段的执行拍摄。我们和Roger的大部分讨论都在片场。他会大概的叙述对一个片段的灯光和情绪的处理,以及他对画面制作样貌的期望。在后期制作时,我们和Denis每两周会进行一次审阅,讨论电影中我们制作的镜头的各个方面。Roger在后期制作的阶段也会加入审阅,但通常实在最后传输预告片和数位化阶段的几个星期。和Denis一起工作非常愉快,他喜欢探索视觉效果对叙事的各种影响和可能,所以我们合作的很愉快。他们对特效制作的期待是什么?我们的讨论基本是围绕电影的灯光和气氛。镜头必须是阴暗的、平淡的、冷酷绝望的。太阳从来没有出来过,也没有清晰的影子,所有的东西都看起来很平整。Denis希望用庞大的景观加上一个微小的飞旋车增强电影冷酷绝望和压抑的感觉。他经常用「野蛮(Brutal)」这个词来形容这个世界的情况。他同时也希望所有镜头在视觉上都很完美。我们一直以这种方式进行后期制作的工作,做了许多例子和实验来呈现每个镜头的画面和感觉。Framestore在这部电影中,制作了哪些片段?我们制作了电影开始,从眼睛到K(Ryan Gosling饰演)走到门的片段。我们还制作了拉斯维加斯的片段、无人机的主视觉、K穿过雕像和寻找到拉斯维加斯的酒店的背景。Trash Mesa的部分从LA的造船厂离开的场景,K打破他的飞旋车(Spinner)到他发现孤儿院等镜头。对于现今电影和电视制作采用即时引擎的趋势,你的看法是?在电影制程中采用即时引擎,我想从早期历史的角度来看,游戏和电影制程是全然分开的。但这样的差距也是越来越小,我认为采取游戏引擎的优势非常多,不论是效率,还是即时彩现等等,都可以完美地融入电影中。我想原因是因为,制作方开始要求快速产出高品质作品预算也是非常关键的因素,希望这样可以带来高效率,预算花费也能有依据可循。我认为即使是在过去十年间,有很多游戏引擎运用在电影预视上的例子。透过游戏引擎的互动性,可探索出不同想法,以及加快制作。我也相信这个方法现在还有很多机会,若可看到它实际运用到电影制程中会是很有趣的一个现象。如果呈现的品质也越来越好,大家势必也会采取这作法。你在大学的一开始学习的是建筑,而后转换跑道到特效产业,这一路上有什么挑战吗?我从本来的领域转换到特效产业,一路上都是挑战重重的,数位转型也是。我接受的教育不是成为数位型的艺术家,而是更偏向摄影及建筑方面的领域。所以我的整个职业生涯,是充满了自学、自我训练以及工具学习,以及做事的方法。因为这工作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工具如何运用,并实际操作、统筹管理来达到工作的目标。
2018-03-02 15:15:50Richard Hoover专访
《银翼杀手2049》特效总监Richard Hoover专访(1)
Richard Hoover在特效产业累积了超过25年的经验,从Dream Quest Images电影公司,到The Walt Disney、Sony Pictures Imageworks,并于2015年加入Framestore。有趣的是,他曾在1983年上映的《银翼杀手》中参与制作,30余年后,他再次加入新版电影《银翼杀手2049》的制作中!特效总监的工作内容大致如何呢?你又是怎么进入这个产业的?这份工作大概有三部份内容,电影都是从设计、外观发展、研究Previz、故事脚本这些东西开始。然后与导演一同讨论制作方法、以及大致上的样貌。在中间会有实拍的部分,就是真正拍摄电影的阶段,最后在后制将所有元素融合一起。在高中时,我很想要成为一名建筑师,所以我去俄勒冈大学学建筑。在读书时我开始对摄影有兴趣。建筑学院院长也将我引荐给艺术学院,他说:「若是想要了解设计学程,就参与我的研究课程吧。」有一门课程是「Motion Graphics」,他们用动画的形式来学习Motion,就这样开始探索动画,同时具备摄影的技巧下,让我得到一份好莱坞的工作,也是认识到同学校的前辈,一切就这样开始了。很高兴能够做出那些镜头,为电影制作做出贡献,是在我刚从大学毕业的时候。还记得当时还是广告导演,我前往当时在拍摄《银翼》的片场那时也认识很多从事微型摄影的人,所以这次可以回归这部电影制作是很有趣的。那么,你觉得产业改变最多的在哪里呢?产业改变真的很多!唯一没有改变的是,电脑还是不够快,储存空间都还是有限。不管进步程度多大,我们还是一直在使用着。但很明显的是做事更快了,工具更简单强大了,在之前我们无法达到的事,要想尽办法去达成。像是从头开始写程式,才有办法达到需求,但我想那些日子也几乎结束了。相较于以前,在软体上可以发挥的也变更多,当然制作过程还需要更进步、更有效率。现在不只是怎么运用工具,还有如何制作好工具。首先,我非常热爱我的工作,每部电影制作又有所不同,决不会做同样的事情,让每一次的工作可以「更新」再出发。在实拍的电影中,你总是可以遇到新的人,也会变成像是短暂的一家人,每天工作12小时左右,也会跟大家变得紧密。可以与其他人,像是和其他艺术家一起合作,在前期制作可以与他们先了解彼此,了解他们为电影制作带来什么内容,对我来说真的非常有趣。
2018-03-01 11:34:13Richard Hoover专访
happy new year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