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40元无门槛渲染券,体验高速云渲染!

无需充值可试渲,支持3ds Max,Maya,C4D,Blender,V-ray,Redshift,Arnold,Corona等主流CG软件和插件

注册领取
40元渲染券

PIXOMONDO斯图加特《守望者》视效的解析
通过HBO播出的《守望者》第109集中,角色Adrian Veidt aka Ozymandias有一段碳化的视效,他被弄成了一尊金雕像。这部作品是由Pixomondo斯图加特的工作室打造的,它也为第105集的游乐园中设计了破碎的镜子效果。有幸的是Pixomondo团队成员和我们大家分享了幕后的制作故事,以及这些序列是如何实现的。 碳化效果Adam Figielski Pixomondo特效总监表示:我们都知道《星球大战2:帝国反击战》中碳化冷冻的效果。但是在制作初期团队就表明:这次的制作应该以特写的形式展示,而不是躲在蒸汽幕后。Adam Figielski:碳化的效果必须喷射到真人表演上,然后与剧集中其他地方看到的道具雕像相匹配。这个过程必须是有趣的,有组织的,但速度要快到足以填补他的幻想,他被瞬间凝固了。视效总监Erik Henry希望这个效果强大到像液氮释放。Adam Figielski:为了方便参考,我们还拍摄了除臭剂、发胶和粘合剂喷雾等,它们以慢放在不同的表面,那段时间斯图加特的办公室闻起来都像在药店一样。Marc Joos Pixomondo CGFX主管:为了碳化效果,我们在Houdini创建了一个感染装置,从表面爬行向外的位置,喷雾喷中角色。使它作为遮罩,可以展示出几种波纹效果和噪声图案,最终形成了冷冻效果,此外还为Comp提供了AOV,以增强表面的磨砂效果。此外,我们使用了遮罩创建了一个二级颗粒层,作为人体上的喷雾反应,利用表面释放颗粒,设计颗粒与喷雾的热模拟。 欢乐屋的镜子Adam Figielski:这组镜头是由Pixomondo洛杉矶工作室处理了,镜头需要确定演员的主要镜头和倒影。在vis技术的基础上,制作时放置了几台摄像机,以合适的角度同时拍摄,这样所有的反射都是演员表演的同步版本。绿屏无需匹配镜头嘛所以我们基于Erik Henry提供给我们片场扫描和片场镜头,重新创建了全数字化的布景。“时机”也是这里的挑战之一。为了达到影片所需的最佳节拍时间,我们必须确保协调每个独特的玻璃碎片。我们设计演员身后的多重反射,以及粉碎和破碎的其他反射等。保持所有动作,运动模糊,景深和摄像机运动的清晰度和可读性是很难的。例如,过多的玻璃滴落会使效果看起来像瀑布。最后,在Maya中模拟玻璃掉落或反射之间的平衡。(译者注:)此外,镜面裂纹的时间和布局也可以展示在场景中的精神爆炸的故事。Christoph Schmidt Pixomondo 3D主管:第一个挑战是如何匹配这些镜头。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弄清楚演员究竟是站在镜头前还是只是他的倒影。我们拍了一些镜头,镜头直接对着一面镜子,镜子反射出另一面镜子,我们的演员在更多的镜子前面。如果没有对镜柜进行3D扫描,这将是完全不可能的。接下来的挑战是重现演员在这些镜子中的反射。在拍摄现场,演员的表演被6台摄像机以60度的角度环绕在演员周围。我们的方法类似于游戏的创作方式,将这6个板块投影到演员站立的60度交叉的平面上,并使用平面法线来提高可见度。通过这种方式,每一个反射都会自动显示出与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实际看到的最接近的底片。同样,这些反射也很有挑战的。我们确实必须提高光线深度,而且无法像以往那样使用AOVs。所有的工具的使用,像ZDepth,不是光想追踪的。他们致使针对碰到的第一个几何体进行取样。因此做运动模糊和景深的合成是不可能的,需要渲染。Mattes实际上是光线追踪恒定材料的图像。
一支MV如何打造出好莱坞战争大片级的震撼视效
嘉宾介绍大家好!我是 Alexey Kozyrev。2002年之前,CG行业离我还很遥远。这一切都始于我哥哥送给我一张CD,里面有3ds Max的试用版。他说了类似这样的话: “伙计,试试这个吧!” 在那时,我们都是重金属乐迷,难怪我们用3ds Max创作时第一个想到的模型是我们最喜欢的金属乐队的标志。在试用了3ds Max之后,我说:“这是我这辈子想要做的事了!”我在白俄罗斯国立信息与无线电电子大学(Belarusian State University of Informatics and Radioelectronics)学习,但我很快意识到编程不是我的专长。我拿到了学位,但还没有当过一天程序员。然而,有些知识还是碰巧有用的。我的职业生涯始于建筑和室内视觉化行业,后来我到了白俄罗斯一家大型的广告公司工作。在那里,我负责设计展览和室内装饰,为白俄罗斯所有的大公司准备展台。然后有一天,我在Behance网站上的资料被Wargaming的HR发现了,于是我就加入了他们的团队。我通过观看YouTube上的教程和阅读书籍,自学了3D的基础知识。后来,我参加了几门课程,其中包括了CG大师学院(CG Masters Academy)的课程。回想起来,我真的非常建议自己接受正确的教育。这有助于为你以后的工作奠定基础,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你会发现在互联网上可用的信息是不够的。有人说我们的个性在27岁之前就已经完全发展好了,如果我们能把大学推迟到这个年龄,我们就能更有自主意识地选择专业,而不是进入任何大众认为的可用的或父母建议的机构。现在,我把全职工作和在线学习结合起来。教育中最重要的事情(不管是在线的还是全日制的)是从你的导师那里得到的反馈。看教程能给你一定的进步,但教程中没有人可以给你适当的建议或指出你因为缺乏经验而忽略的错误。Wargaming让我有机会在各种展会和活动中分享我的经验。在准备我的演讲时,我系统化地整理了我的知识,这是非常有用的自学方法。职业生涯2014年,我加入了Wargaming,担任展位设计师。我的第一个展览是IgroMir,在那里我赢得了设计师的内部投标。从那以后,我参加了IgroMir 2015,东京游戏展(2次),WG Fest(3次),Gamescom(4次)。最近的项目包括 Sabaton乐队的《俾斯麦号》MV和游戏World of Tanks: The Great Race。在设计中,我主要关注可视化和概念动画。这个概念展示对客户来说很重要,所以我尽我最大的努力让这个可视化的作品变得真实和美观。过了一段时间,我进入了CG部门,从事电影和视效的工作。这是我一直梦想着要做的事!在设计中,CG只是实现思想可视化的工具之一。视频制作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事情,我必须学习很多东西。此外,我一直梦想着拍电影!最终,这个梦想实现了。关于《俾斯麦号》的概念形成制作视频的想法是由导演和编剧提出的。之后,我们准备了一个视觉概念。在这个项目中,我负责外观开发。导演给我提供了视频的故事情节,加上我借了一本书来参考关于战斗的内容,得到了一个完整的画面,并最终将它形象化。我也看了导演建议我参考的所有电影,但这本书更重要——它包含了更多的细节,比如天气。《俾斯麦号》MV概念图有趣的是,我以前做过Metallica(美国重金属乐队)的logo,现在我的作品集里有Sabaton的视频和logo。剩下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为Metallica制作一个视频了。关于《俾斯麦号》的Pipeline我主要使用的软件是Houdini和Mantra。我们的建模人员主要使用3ds Max、Modo和ZBrush。我们的pipeline非常严格。由于部门中的每个人都在同时处理项目的不同部分,所以给文件起一个清晰的名字是非常重要的。此外,我们还使用ACEScg。项目中大部分的模型都是从《战舰世界(World of Warships)》中获取的,这节省了我们很多时间。然而,游戏模型并不都适合视频,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多边形和细节特写镜头。这就是为什么一些物体需要专门为特写镜头而重塑。当模型准备好后,就交给动画师。之后,我会做灯光和的结果必须接近理想的效果,而在合成过程中,我们会“降低”质量,使它看起来更现实。所有涉及战列舰的场景都在CG中完全重现。一些背景镜头也被部分或全部改变(例如一个飞行员的镜头)。关于《俾斯麦号》的爆炸场景MV中的爆炸场景是在Houdini中模拟和的。首先,我们准备了爆炸的资产,可以进行大量的外观,细节程度和变异设置。当这些资产移交给我时,我的任务是在现场安排爆炸,增加角度和位置的变化。必须尽可能地进行低细节度的模拟。与此同时,非常详细的爆炸是非常消耗资源的,我们需要将它们的数量减到最少并放到前景中。在此之前,每个资产都要经过look-dev阶段,我们的视效艺术家准备模拟缓存,然后我们设置阴影并测试灯光。最后,这些资产被转换成一个HDA (Houdini数字资产)。关于《俾斯麦号》的灯光对于照明,我们使用了高质量的HDR Map。通过它,我们可以根据坐标拉伸太阳光源,可以为了某个特定的镜头把它放在最好的位置。我们还添加了雾,非常多的雾!之后的工作就是需要旋转调整照明系统,直到你找到最好的光线角度来突出大海和战舰的壮观之美。最后,为了获得更好的效果,每个镜头中的一些细节都添加了照明或阴影。遇到的挑战最大的挑战是渲染时间。我们的水和爆炸模拟的任务很重,所以我们必须使用一些技巧。Mantra的渲染很慢,为了减少渲染时间,我们不得不先伪造一些东西,降低渲染的质量,然后在合成过程中再次改进,把一些大的场景分割成更小的部分,然后一个一个渲染,最后像三明治一样叠加在一起。这样“绕路走”很难,但它们比直接进行渲染要快得多。或者还有一个方法:使用也会加快进程。一些建议我能给初学者的最好建议就是学习。如果要给推荐的学习方法排序的话,首先是上大学,然后是网络课程,最后是自学。我做的正好相反,我劝你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练习是至关重要的,但是有了良好的基础,你会更快地得到相同的结果。艺术教育是非常有必要的!
2020-03-04 09:33:42特效渲染特效
VFX Online 2020年最值得期待的10大特效电影
2.黑寡妇(2020年5月1日)《黑寡妇》是一部即将上映的美国超级英雄电影,它基于同名的漫威漫画人物。它由Marvel Studios制作,由Walt Disney Studios Motion Pictures发行,旨在成为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MCU)中的第二十四部电影。这部电影由凯特·肖特兰(Cate Shortland)执导,由杰克·舍弗(Jac Schaeffer)和内德·本森(Ned Benson)导演。导演:凯特·肖特兰( Cate Shortland)视觉特效由以下公司制作:Digital Domain,SSVFX,Scanline VFX,Trixter,Weta Digital3.永恒(2020年11月6日)《永恒者》是一部即将上映的美国超级英雄电影,基于同名的漫威漫画竞赛。该电影由Marvel Studios制作,由Walt Disney Studios Motion Pictures发行,旨在成为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MCU)中的第二十五部电影。这部电影是由ChloéZhao执导的。导演:赵Ch(ChloéZhao)视觉特效由: DNEG,ILM,Method Studios,Scanline VFX制作4.花木兰(2020年3月27日)花木兰(Mulan)是由尼基·卡罗(Niki Caro)执导的即将到来的美国战争电视电影,由里克·贾法(Rick Jaffa),阿曼达·西尔弗(Amanda Silver),劳伦·海尼克(Lauren Hynek)和伊丽莎白·马丁(Elizabeth Martin)执导,由沃尔特·迪士尼影业(Walt Disney Pictures)制作。这部电影改编自中国民间传说《花木兰之歌》,是迪士尼1998年同名动画电影的真人改编。导演:尼基·卡罗( Niki Caro)视觉特效由以下公司制作:Framestore,图像引擎,Sony Pictures Imageworks,Weta Digital5.没时间死(2020年4月10日)No Time to Die是即将上映的间谍电影,也是Eon Productions制作的James Bond系列电影的第二十五部分。它以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身为虚构的MI6经纪人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的第五次郊游。它由Cary Joji Fukunaga执导。导演: Cary Joji Fukunaga视觉特效由以下 人员制作:DNEG,Framestore,ILM,Territory Studio,TPO VFX6. Dolittle(2020年1月17日)Dolittle是斯蒂芬·加汉(Stephen Gaghan)执导的即将上映的美国奇幻冒险电影,改编自加汉(Gaghan)的剧本和托马斯·谢泼德(Thomas Shepherd)的故事。导演:史蒂芬·加汉( Stephen Gaghan)特效制作人:MPC,Framestore7.猛禽(2020年2月7日)《猛禽》(以及《哈雷·奎因》的神奇解放)是根据DC漫画团队猛禽而制作的美国超级英雄电影。这部电影原定是DC Extended Universe(DCEU)的第八部电影,是2016年电影《自杀小队》的后续衍生作品,由Cathy Yan执导。导演:凯茜·严视觉特效制作人: Crafty Apes,Luma Pictures,Method Studios,Weta Digital8.哥斯拉vs.孔(2020年11月20日)《哥斯拉大战金刚》是一部由亚当·温格(Adam Wingard)执导,特里·罗西奥(Terry Rossio)执导的即将上映的美国怪物电影。它是《哥斯拉:怪兽之王》(2019)和《金刚:骷髅岛》(2017)的续集,这是《传奇》的MonsterVerse的第四部电影。导演:亚当· 温加德视觉特效由以下人员制作: MPC,Scanline VFX,Weta Digital,Luma Pictures,旧版效果,混合动力,DNEG9.刺猬索尼克(2020年2月14日)刺猬索尼克(Sonic the Hedgehog)是一部即将上映的2020年美国奇幻冒险电影,改编自Sega同名电子游戏。这部电影是由杰夫·福勒执导的。导演:杰夫·福勒视觉特效制作人: MPC,Trixter,Blur Studio,Digital Domain,Marza Animation,Shade VFX,EFilm10.沙丘(2020年12月18日)沙丘(Dune)是丹尼斯·维伦纽夫(Denis Villeneuve)执导的即将上映的2020年美国史诗科幻电影,剧本由埃里克·罗斯(Eric Roth),乔恩·斯派希特(Jon Spaihts)和维伦纽夫(Villeneuve)执导。导演:丹尼斯·维伦纽夫视觉特效制作人: DNEG,Clear Angle Studios
2020-01-31 04:00:10特效
2019 VFX年度峰会:庆祝视觉效果卓越的一年(中)
上文我们有提高该VFX年度峰会,会展示2018年特效出色的10部电影作品,欣赏那些优秀的技术,接下来云渲染继续奉献上4部精彩的电影以及其特效分解视频:《克里斯托弗·罗宾》制作团队:沃尔特迪斯尼影城视觉特效总监克里斯托弗劳伦斯影片《克里斯托弗·罗宾》所描述的故事以一个平凡的一天为切入点,与其他作品的外星世界,宇宙飞船或任何类型的爆炸事件大有不同。尽管如此,影片中的1,374个视觉特效镜头仍与其他九部特色电影中的任何一部一样需要精力和创意。劳伦斯在前面指出,“该故事启发于可以走路和说话的玩具。”因为这部电影使用了很多手持相机,在自然光下拍摄,视觉效果需要适应克里斯托弗·罗宾的世界,“所以我们可以在想象与现实之间徘徊。”电影的可信度和情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需要通过这些毛绒玩具来体现。 作品中主要的挑战是如何让动画反映真实毛绒玩具的清晰度及如何进行移动。导演马克福斯特不想使用标准的经典动画技术,所以劳伦斯的动画团队提出了一系列微妙的动作,通过足够的对比动画来产生感觉,可信的表演。劳伦斯补充说:“我们用来隐藏表达变化的技巧很多。”“显示木偶剧员忙着在野餐桌周围工作,操纵各种填充动物木偶”这个场景是一个有趣的剪辑。他们帮助构图,也提供了宝贵的照明参考。主角Winnie-the-Pooh的CG制作非常细致,包括他的服装。制作团队创建了一个体积着色器来处理柔软的羊毛套头衫,最重大的挑战是:如何模拟Winnie触碰到池塘的水时毛发的变化,以及雨水和落叶的变化。同时还有雾气森林,全数字火车站,维尼房屋的完整CG内部以及从卡车后部坠落后沿伦敦街道行驶的轮船行李箱等其他元素的环境模拟。《登月第一人》(First Man)制作团队:环球影业视觉特效总监:保罗兰伯特Lambert在分享中表示,登月第一人是一部完美诠释了“在镜头内拍摄”的作品。悲惨的Apollo 1发射射击的序列是在相机中拍摄的。甚至宇航员的遮阳板和演员眼中的反射都是在相机内完成的。制作无缝集成的视觉效果,特效档案片段和微缩模型,创造了导演Damien Chazelle正在寻找的20世纪60年代的纪录片风格。各种航天器在60英尺宽的LED屏幕前拍摄,并在其上播放完全渲染的360度球形图像。演员被放置在6轴万向节前面。“我们能够将万用表直接与屏幕上的内容旋转同步,无需任何形式的光学跟踪。”Lambert解释说。 建立了1/30比例的土星5火箭模型以及LM(月球模块)和CSM(命令服务模块)的1/6比例模型。模特和CG在特写镜头和宽镜头中混合搭配。他们能够将相机连接到微缩模型,这有助于捕捉所需的纪录片外观和感觉,并了解太空船和旅行的脆弱性,这些任务使用了当今最先进的技术。模型是使用3D打印机构建的,通过顺序激光切割制作手工组装的组件。此外,特效团队还建造了一个全面的月球着陆训练车。“我们建造了一个全面的LLTV,并将其挂在计算机控制的起重机上,这些起重机愚弄了我们的一位NASA顾问,最终真正复活了原来的LLTV之一。”兰伯特苦笑着说。 制作完全可访问的NASA档案。发现和使用的镜头首先恢复到原始状态,然后再次降级以符合16和35mm拍摄的外观。根据兰伯特的说法,“我们使用了哑光绘画、CG和其他效果元素”,然后将其结果与渲染的发布镜头相结合,重新构图并在LED屏幕上播放内部镜头。 “在电影结束时,我们使用全画幅,6K IMAX镜头以每秒36帧的速度拍摄,”兰伯特总结道。“我们扩大了利用率摄影,并且必须清理显示相机和其他所有东西的遮阳板。”此外,他们还添加了CG灰尘,模拟月球的重力以及清理附在宇航员上的校准弹力绳。这有助于他们模拟在月球上行走。《侏罗纪世界》制作团队:环球影业视觉特效总监David Vickery从什么时候开始“1200个”视觉效果镜头变成了微不足道的数字?峰会现场,Vickery凭借70分钟的视觉特效内容解析,给观众带来了各种令人惊叹的视觉效果,并在一定范围内达到巅峰。Vickery也分享了他们在制作过程中遇到的一大挑战,即如何尽可能多地捕捉画面。“在Nublar岛上的大规模破坏意味着我们的许多环境需要完全使用数字化制作,”他指出。“但是,以实用摄影让这些镜头基础仍然至关重要。” 据Vickery介绍,最复杂的工作是Mount Sibo的喷发。“我们模拟了印度尼西亚Batu Tara真正爆发的数字事件,使用Houdini创造了详细的爆炸,火山碎屑流和熔岩弹。” 分享当天,最幽默的回忆之一是水下陀螺仪序列的起源。在一场前期制作会议上,当讨论到当陀螺仪从悬崖上飞向大海时,如何捕捉演员,有人建议去诸如迪斯尼这样的主题公园。并对这种拍摄的难度进行了评论。如何拍摄?安全起见,他们必须关闭骑行,设置绿屏,所有这些都可能看起来不那么好。就在那时,Paul(Corbould,电影的特效主管)挺身而出说他可以建造。因此,最终我们设计了一个40英尺高的过山车,以捕捉演员的真实反应。对于这部电影,ILM创造了一系列“新生物”——表演木偶来代替恐龙。“如果我们使用更传统的方法,那么所有镜头就必须一五一十用相机产生,但演员和数字角色的有形互动能量将会失踪。”Vickery指出。 这部电影还广泛使用电子动画技术进行近距离恐龙互动,这是由Neal Scanlon团队3D打印的1:1比例恐龙模型。对于Vickery而言,在数字和物理创作之间进行无缝切换至关重要。虽然在后期更换了各种恐龙部件,但VFX团队始终忠于原始的电子动画性能。“我们的目标是想让观众品读数字效果。”他总结道。《欢乐满人间2》华特迪士尼工作室视觉特效总监:Matt JohnsonMatt Johnson分享说:“为《欢乐满人间2》创造视觉效果既是荣誉也是挑战。我们需要将我们的作品与第一部标志性电影相关联,同时展示21世纪实用效果,尖端CG和传统手绘艺术的结合。” 首先,他描述了演员在泡沫覆盖的海面上方和下方运送的浴缸场景,需要大量的电线工作,实用的钻机以及完整的CG环境,以及移动的珊瑚和海藻,浅滩和数字鱼。 接下来,他谈到了这部电影如何创新地将CG元素与手绘2D动画相结合,以及一群动物角色和真人演员之间的配合。动画片序可以追溯到最初的1964年电影,Mary Poppins,同时提供最新的流动性,舞台,摄像机运动和照明。“这是一个字面的‘流动绘图板'混合传统的手绘角色动画,真人表演,复杂的实用装备和复杂的计算机图形。”约翰逊解释说。创建了一个完全3D的设置,允许导演自由地运行像百老汇演出这样的场景,而不需要动画师在舞台进行更改时进行大量的重新设计。该组需要感觉手绘,同时在CG灯中正确着色。“混合模型的开发贯穿了原始艺术品的平面色彩外观,同时对数字灯光进行了可控的漫反射和镜面反射,”他指出。 在精心挑选的追逐场景中,大部分外观都是为了向迪士尼创新的多平面相机致敬。然而,所需的层数和照明的复杂性意味着需要CG解决方案。约翰逊还提到,在森林环境中,许多树木都采用人工扁平型材建造,以增强2D感觉,最终涉及数百层。这部电影面临的一大挑战是找到足够的二维动画师。为了领导团队,他们选择了Duncan Studios的Ken Duncan,他“掏出了他的Rolodex”,甚至让已经退休的团队来从事这部电影。与动画部门相比,实际上更难找到墨水,油漆和清理部门的人员。但更难的是将2D角色整合到3D世界中。2D在纸上手工完成,然后扫描。视觉特效艺术家与2D动画师一起工作,以加强他们的创意合作。 约翰逊从第一部电影中就认出了Peter Ellenshaw的原创作品——他的一幅原画实际上是用在新电影的信用序列中。他还简要介绍了电线工作如何成为电影的关键,特别是因为导演Rob Marshall来自百老汇。“我们基本上是在制作百老汇演出,”他说。“他不想要数字双打,他想让它在舞台上现场直播。“对于真人动画和动画片段,Marshall将所有角色放在他想要的3D角色空间中,VFX团队的工作就是执行,获得反射,阴影和灯光设置正常。约翰逊以他开始时的同样情绪结束。“我们创办了《欢乐满人间2》,希望能够辜负我们童年的集体记忆,并制作一些今天能引起共鸣的特别节目,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团队使用从铅笔和纸张到计算机和打包线的所有东西来追求某些东西真是太神奇了。”更多精彩,欢迎继续关注云渲染的特别推荐的《2019VFX年度峰会:庆祝视觉效果卓越的一年(下)》
2019-01-16 12:20:22VFXOscars特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