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40元无门槛渲染券,体验高速云渲染!

无需充值可试渲,支持3ds Max,Maya,C4D,Blender,V-ray,Redshift,Arnold,Corona等主流CG软件和插件

注册领取
40元渲染券

品质 Vs 数量 - 探寻目的(2)
5)练习在制作发布时能够积极倾听当导演宣布开始制作这个 shot 时,我会积极地倾听他们说的一切,并在脑海中反覆播放。同时专注看着他们的眼神与脸部表情,而不是死盯着萤幕。我会用积极的肢体语言来认同他们正在说的事情,并且尽我所能地勾勒出所有的相关资讯。然后在笔记本中写下关键字句,特别是当导演说“这很重要”的时候。我还会问一些关于角色动机、情绪的状态与变化起伏,以及其他角色正在经历什么...等问题,还有这场戏是否有其他任何的实质需求、以及任何我能想到的事情以便帮助我探索这段动画的关键目的。最后当导演解说结束时,我会迅速地浏览自己的笔记内容,看看是否有任何细节是我还无法确定的。我会试着反覆推敲出一两句话来总结这段动画的目的。如果阅读这些笔记无法帮助我确认动画的目的,这时我会直接提问:“所以,这段动画的目的是描述乔治的情绪从悲伤转为愤怒吗?”或是“我只是想弄清楚...这边的重点是展现13个角色往不同方向奔跑而产生的混乱状态吗?“或什至是“主要的构想是珍妮佛打开收音机....这时她的动作会因为某些悲伤情绪而有任何犹豫吗?或者她是快乐地打开收音机?“6)反覆查看自己做的笔记在制作发布会结束后,我会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看这段动画并回顾我的笔记。有时候我会在另一张白纸上用大字写下这段动画的目的,然后在下方依重要性详列其他注解。我经常发现这样一来我可以困素地检视自己是否遗漏某件事情,或是有哪件事情仍旧无法如愿厘清。附注:若没有这个检查过程,你可能也不会想要多写什么笔记。藉由回顾这些笔记将会帮助你确实地将导演的想法烙印在你脑海里。7)想尽办法减少block的用量我会很快地为这个 shot 拉几个关键姿势或绘制概略缩图,并将这些与我的主要目的进行比较。然后我会询问其他动画师和我的主管,或是任何我可以询问的朋友,对于我拉的姿势或绘制的缩图是否能适切表达想要的目的。这是简单的工作,若我是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藉由这种方式就能迅速地加以修正。当你迷惘时......问就对了!在这里有件重要的事情是,即使你在开始着手做动画之前做了所有的准备工作,有时候仍然很容易感到迷惘无法掌握它。或者,你可以忽视自己所负责的Shot并且不管它是否能被采用。很多人都会这么做。但这时候你最好能暂停手边的所有事情,想办法找其他人讨论这个 shot。或是找你的主管讨论以厘清目的,也可以找另一个动画师询问:"这段是这样解释的吗?"你可以将你所负责的shot 和前后段动画相接起来反覆观看,并和另一个动画师一起探讨整段动画的概念。最后,若这些方法都宣告失败,请直接询问导演。记住这一点,你们是为了要让这个 shot 成功而一起工作的伙伴。你们有着共同的目标。若你需要一个问题的答案或澄清疑惑,请当面直接询问。我发现这样做往往能大幅度地厘清许多事情,而且真的能够帮你大步推进这个 shot 的进度。无论如何,这些都是为了厘清我自己的构想而会做的事情......你有其他方法愿意分享吗?
品质 Vs 数量 - 探寻目的(1)
所以这是一个大哉问......要如何发掘你所负责的 shot 背后的目的?我们都知道这有多重要,你必须去了解手上的 shot 是如何成为这部影片的一部分,以及它是如何关联到角色的动作轨迹以及故事的进展。若缺乏这些关键资讯,你可能将会花掉一些时间去探索、尝试各种可能性来让这个镜头能够通过批准。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你会耗掉更多额外的时间在更多的每日进度会议上反覆放映这个镜头,并且听导演不断地重复说明。最后你可能会感到要让镜头尽快被批准的压力,然后你会只专注在如何摆脱这个烫手山芋,不会去想如何加入微妙的各种元素来让这个镜头更与众不同,还有那些能让你在完成后后仍继续努力学习的事情。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发掘它呢?为了寻找动画的目的,以下是几件我会尝试去做的事情。我也乐于听听您的看法,以及任何个人秘诀或小技巧!1)参加每一场每日进度会议我发现若能更频繁地出席每日进度会议,就能接收更多导演的想法并让自己的思考与其同步。这让我能够开始猜测他(她)会喜欢什么,并且能预测故事会往哪个方向发展。这让我得到更多的辅助资讯,尤其是整部电影中的整体表演与角色动机。2)在发表前先看过整个动画片段在发表自己制作的 shot 前,我会预先看过这整段动画的故事脚本与构图。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在发表前和发表后都看一次。这样做是为了让我能了解这段动画想要叙述的内容,以及我负责的这个 shot 可能需要传达的讯息。我应该要能够逐步掌握这段动画的韵律节奏感,然后开始搜集关于我的 shot 的各种问题。3)记得和主管讨论如果可以,我会跟我的主管(或是负责角色动画的组长)讨论这个动画片段,看看他们是否有其他额外的资讯。通常在动画开始执行前主管都会和导演开会讨论,说明各段动画的重点。他们或许会有一些没能在故事版或构图上展现的有用资讯。4)把问题整理好为了避免导演在发表时无法面面俱到思考所有细节,我会把想要问导演的问题列成清单先准备好。
动画品质与效率如何兼顾 (2)
简单的目标,让我能够在20分钟内完成它我询问了许多其他的动画师的建议。其中有一位角色动画总监说,他也常常只有一点点的时间专注于他的镜头,但他发现在利用部分开会时间去思考等一下要key的镜头,这样的话等到会议结束后,他一回到自己的桌上,所有的思绪与灵感都会非常的清楚。某种程度上,我认为这方式可行,可是不幸的是,当我在开会时专注思考我的镜头时,我常常会如无法专心开会的议题,导致我时常在状况外,当有人问我意见的时候,时常无法准确回应对方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试了不一样的方式。在我前往开会前,我会先在脑袋思考我下一个步骤要达成的目标,可能它会是一个动作姿势,简单的律动,或是节奏感等等,简单的目标,让我能够在20分钟内完成它。所以说在每个会议之间的空挡,或是会议中的议题与我无关时,我就会利用这时间来思考如何达成这简单的目标。而就是因为这是很简单的思考,所以让我可以很容易地暂停这个思考并回到会议上,然后也可以很快速地从会议中抽离回到思考上。所以当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我就会非常清楚我要制作的方向。很快地在几分钟之内我就能把我的状态调适到最好。然后在这之后我也尝试了其他的策略,例如带上我防音效果良好的耳机隔绝杂音,然后摆上制作清单好让我了解下一个必须完成的步骤。我重新的分析工作流程,试着把会影响我工作效率的活动排开(如检查Email,逛网页等等)。这些都有效地加快我的工作效率!
动画品质与效率如何兼顾(1)
品质与效率是万年来动画师一直挑战的课题。大多数的创作家都觉得它就像是个跷跷板,当我们对品质诉求提高时,相对的你就必须花更多的时间去执行。而当我们只想要快速做完项目的时候,往往品质就无法被兼顾。花费更多的时间,解决对于镜头完美的渴望杰出的动画作品通常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于细节的要求。细心地调整那些动作弧线,确认膝盖不会有IK POP,反覆的检查眼睛视线,手指头的碰触,一直将spacing调制到感觉起来最完美!我想应该没有一位动画师不想把它的动画表演到极致。我们一定都会花上每一分每一秒在一个镜头上,直到它必须离开我们手中到下一个制作阶段为止。无可避免的,很多时候在完成一个镜头的时候,总是会有很多预想不到的变数发生。譬如说,明确的表演方向,软体执行的速度,RIGGING里面的BUG,镜头摆设备被更换,台词被更改等等,这些其实在电影制作中都是习以为常的事。但是,这些变数通常都不是我们能掌控的。对于动画师来说,一天到晚所面对的就是一个镜头的姿势,影格,Keys,以及节奏。这份完美的执着…每一个影格呈现最完美的渴望,又或是当我看到别的动画师制作出让我目瞪口呆的动作表演,都是促使我血液沸腾地工作的原因。这份执着也是让我无法好好享受星期五晚上,好比说当我要缓入进入下一个姿势前,我把手肘KEY断掉一个影格,这个镜头看起来又会如何不同呢?所以此时此刻的我,整个脑袋只有下一个姿势该如何摆设,容不下任何其他思考。没有足够的时间进入最佳状态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因为制作流程总是规划好的,我们必须在有效的时间内让这个镜头的制作前往下一个阶段。在下阶段等待的艺术家们会把镜头整体的品质磨得更好,而很快的下一个镜头已经在旁边对着你下完美诱惑。当动画表演指导的时候,我最感到失落的就是我将会失去更多时间让我专注在我的动画表演上。其实我是很期待与其它动画师一起合作的,也愿意花时间与功夫在那身上,但是我打死都不想把我的动画表演作坏掉。我还是会渴望拥有更多时间做更多更棒的动画表演。然而我发现我每天都只能花上四,五个小时去制做我的镜头,但在以前的时候却有8到9个小时的时间。而我大部份一半的时间都花费在每日周会,开会,圆桌会议,等等,最后有可能到头来只剩下一,两个小时去制作。所以加加减减后,我所剩的时间是非常零散,基本上不会有很充足的时间让你来专注在镜头上。只是要长期有在Key动画的人就知道,通常需要花到10到20分钟的时间与镜头培养感情,特别是针对较复杂或是技术性较高的镜头。这样弄下来我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进入状况,就算一进入了也会很快被其他事情抽离。这时候我不得不想出一些方式让我的镜头在有效的时间能够达到电影的水准。
运用“最后一点”让你的作品更上一层楼!
很多人都知道贾伯斯在苹果产品发表会时常用的「最后一件事One more thing......」台词。在发布会中他会先公布最新一季的销售额,展示新苹果产品,或是大谈最新的iMac是现代科技产品里最具有设计感的电脑。最后在发表会结束前,他会丢出那句「噢,对了!还有最后一点...」然后投出让大家为之疯狂的引爆弹-可能是AirPort,新的iPod shuffle,Macbook Air......不管是什么,若没有那句「最后一件事」,压轴的重点似乎就显得不那么厉害了。我一直在思考要如何将“最后一件事”这个想法也应用在动画制作或是rigging上面,运用这个概念让我们的作品更上一层楼。我发现在我每次快要完成不管是一个镜头,姿势,架构或是一串表演,我都只想要赶快结束它然后赶紧开始下一个进度。我们通常都会因为光做完眼前工作就已经筋疲力尽,加上可能还要忙着赶进度,或是因为盯着作品看太久了以致视觉,精神疲乏,而不知道如何让眼前的这个作品可以再更好一点点。所以我最近在处理镜头时,试着将这个概念运用进去。假设我正在摆一个看起来很伤心的姿势,在完成后,我会看着这个姿势然后问自己「我可以做什么「最后一件事」让它看起来更伤心?」接着我会试着让角色的姿势更接近我自己丢出来的那一个问题,然后才往下一个步骤继续。这就是这个「最后一件事」的小技巧-丢一个方向明确的「问题」给自己,然后试着让作品更朝着那个方向调整前进。方向明确,问对问题很重要,若我的问题仅仅是「还有什么事是我最后可以做,让这个姿势变得更好?」这种统拢的「好」问题恐怕会使自己更没有方向,因为能够调整的地方太多了,反而会感觉更茫然;但若是给自己一个方向明确的问题,就会比较容易让作品品质有明显的提升。再举个镜头的例子。完成一颗镜头后,看着你的角色表演然后试着丢一个方向明确的问题给自己。假设说我们想要特别强调这个角色在事件发生时的「困惑」情绪,那么可以丢这个问题给自己:「要怎么让我的角色看起来更困惑一点呢?」然后把你想到的写下来,例如:眼神游移,皱眉,耸肩,摇头......然后想一下这里面哪些事可以更加强化「困惑」这个情绪,并把它加在你的角色表演里面。或者换个方式,你也可以逆向思考问说:「我可拿掉什么让我想表达的东西更清楚?」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很容易不小心加太多东西进去,反而让我们的作品不明确稍微问自己会不会移除某个姿势或是某个节奏可以更凸显你所要表达的东西,通常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下次可以试试这个用在动画里的「最后一个问题」方法去强化你的作品,让它提升到你意想不到的层次!
用「主旨」丰富「故事」
好的故事,都会有好的「主旨」。它也可能有好的「剧情」。但,要写一经的起时间考验的故事,「主旨」最重要。剧情是:发生了什么。主旨是:为什么发生。主旨,顾名思义,就是故事的意义。人类渴望意义,喜欢寻找真理,在文字中也不例外。如何写好的主旨?主旨太明显的故事,就变成政治宣言(宣言)。太说教,不好读。好读的故事,主旨不显露,埋在人类原始的动机中,透过剧情,角色,行为,慢慢浮上台面。想像这个故事:一个男人,独自的在狂风暴雨中爬山,因天候不佳,最后只好被登山队的直升机救走了。这是故事吗?不,是新闻报导。(news report)但如果我告诉你:他上山是为了证明给他自己看,给他女友看,他并不是懦夫。他成功了。当全世界在笑他时,他女友却很感动。这是故事。这个故事有意义了。他的主旨可能是:当一个男人愿意冒险失去生命时,他反而会找到生命。很棒的故事。以下是两个帮你写好「主旨」的方法:情况一:故事已经写好了如果故事已经写好了,就继续修改它,一样去写故事该有的障碍,冲突,惊喜,转折。再从这写些文字中找「主旨」。想像这个故事:一对年轻夫妻到一个无人岛度蜜月,当地人警告他们那里闹鬼,上岛前为了驱鬼,要先来一段奇怪的仪式。他们不信。一个星期后。他们遗体被找到,眼睛是开的,表情惊恐。这是故事吗?不,是老套。(陈腐)但如果我告诉你:这对夫妻是科学家,是坚信科学证据的人士。这样就有主目了:不要不信邪。如果故事不能用一句「俚语」解释清楚,你的故事就没有「主旨」。所以,如果故事已经写好了。没关系。跳出来审视它。故事到底在讲什么?找出它潜在的「主旨」。用「主旨」强化故事。情况二:只有想到主旨,还没写故事你心里有一把火在烧,有个伟大的抱负,一股对社会不满的怨气,很想表达的理想,心里的火苗激发你想写剧本。你故事的英雄将把世界导向正轨,迎向光明的未来!!!!!!!!!拜托不要。不要这样写。这个故事卖不出去。一个方法是,先写一个理念跟你完全相反的角色,用他对世界的看法来讲故事。让那个角色赢得观众的同情心。再让那个角色经历一些事情,那些事情会改变他对世界的看法。当角色的想法变了,观众的想法也会变。举个夸张的例子。想像这个故事:你心里有一把火在烧,你想揭发Google(谷歌)的恶行。你坚信Google是个个想要统治世界的邪恶帝国。你故事的主角,乔伊,Google首席工程师,会是个像邪恶满州博士(Fu Manchu)一样的角色吗?不。他是个跟大家一样的上班族,奉公守法的好好先生。乔伊,聪明,但很单纯。每次接到叫Google要自制的电话,都不予理会。有一天,他碰到他的前女友,她被歹徒用Google App跟踪并强暴了。乔伊回想他接过的电话,想想她前女友,了解Google为什么要自制。他跟董事会提出他的想法。山姆,跳出来坚决反对。山姆,高层主管,是一个利用Google自家搜寻引擎,去捧自家产品的人(有点想统治世界的意味?)针对乔伊的想法,山姆回了:「我们产品不坏,是用的人坏」。拒绝了乔伊。乔伊也不省油的灯,找到了山姆恶行的证据,又再一次提出。山姆要自保,他要反击了。山姆决定要把乔伊处理掉。乔伊躲藏到都市的各个角落,躲避追杀。乔伊再次回想到他接过的控诉电话,又想到她前女友,又想到山姆的恶行。他身为Google首席工程师,握有许多公司机密程式,脑中闪过一念头,他可以放病毒毁掉Google。他会这么做吗???故事结束。观众自己会下定论。不用像政治宣言一样,说:「Google是邪恶的」观众自己会看到那个讯息。如果电影卖钱,引发讨论。相关人士也会看到。你的任务就达成了。故事的主旨是什么?可能是:「邪恶的一方要胜利,好人只要躲起来就好了」。或是,如果你爱Google,认为它对人类进步有贡献。主旨可能是:「因应时代的好想法是挡不住的」。结论:成功的故事,主旨必须经得起时代考验。(永恒)1.如果先写好故事,就找出潜在的主旨,让故事更有深度。2.如果先想好主旨,就从多面向去探讨,让观众自己下定论。
2018-04-09 18:48:55CG电影CG角色制作心得
在皮克斯学到的22条故事法则
22storybasics I’ve picked up in my time at Pixar我在Pixar学到的22条故事法则作者Emma Coast过去曾是Pixar故事部门的艺术家,参与过许多动画电影,包括:勇敢传说、怪兽大学、海绵宝宝3D...等。以下是她从Pixar的导演和同事,以及聆听编剧讲故事,加上自己创作过程中所学的故事法则心得。1:成长你敬佩认同一个角色是因为他能不断突破,自我挑战。(成长的过程会让你的角色充满魅力,就像。)2:作为一个观众要记得自己身为一个观众时的感受,究竟什么才是真正有趣的,而不是从一味的从"创作有趣"出发,两者大不同。(创作者很容易陷入自我感觉良好的陷阱中,而且周围又没有人浇冷水、说真话。)3:紧扣主题紧扣主题非常重要,虽然你永远不知道故事最后会如何发展,直到你完成它。但是,现在,马上重新检查你的故事,不要偏离主题!(勿忘初衷。)=4:结构学很重要,避免陈腔滥调从前从前...,每天...,有一天...,由于...,然后...,因此...,直到最后...。(不要陈腔滥调,不要记流水帐,更不要废话连篇。)(剧本结构很重要,虽然很多作品的结构骨架可能大同小异,但空白部分却可以千变万化,比方:风中奇缘与阿凡达。)5:删减简化聚焦。(不要一次讨论太多主题。)融合角色。(去除非必要角色或个性设定。)截弯取直。(删减不必要支线剧情与零碎桥段。)这些删减过程会让你感觉好像失去了很多珍贵事物,但同时也会令你更自由自在,专注在想说的主题上。6:给角色磨练你的角色擅长什么?喜欢什么?要如何展现?很简单,把他们从赤道丢到北极去,给他们磨练苦难,然后看看他们将如何面对。7:结局很难在填满中间情节前先构思好你的结局!说真的,结局很难,所以更需要先规划好。8:完成比完美更重要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吧!在理想世界里你可以两者兼得,但是现实是你还有下一个案子要进行,然后期许自己能做得更好。9:卡关当你故事卡关时,列出一张你认为「绝不可能发生」的事件列表,解决卡关的要素往往就藏在其中。(反推法、逆向思考也是编剧的重要技巧之一。)10:偏好把故事中你最喜欢的部分抽掉!要知道你的偏好都是你个人经验的一部分,你必须厘清这个(可能偏心的)部分,然后才能好好地运用你的喜好让故事更好,而不陷于自溺。11:把点子写下来假如有个完美点子一直只能待在你的脑袋瓜里,那它永远不可能被实现。把它写下来!你才能进行下一步。(Quora创办人Adam D'Angelo曾说过:执行比创意更重要,Pixar总裁Edwin Catmull也在各种场合中不断宣示:好团队永远胜过好点子,而他在Pixar的工作就是维护好的团队文化。)12:惊喜愈早出现在脑中的点子愈要打折扣,以此列推,千万要避免平淡无奇,试着让自己不断地被惊喜。(好作品会让人有wow的感觉,可以依此为检视标准,能让自己感动是最基本的。)13:角色要有个性充满主见!被动消极、人云亦云在现实生活也许是还不错的人格特质,但是对观众来说就是毒药(无趣)。(动画角色的表演又要比实拍演员更夸张。)14:核心为什么你非这个点子不可?这个故事燃起你心中小宇宙的火种是什么?找出来,因为这就是你故事的核心所在!15:感同身受设想你变成你的角色,在某某状况下你会有什么感受?你必须将自己丢进这样不可置信的情境中,感同身受。16:全盘了解角色彼此间的利害关系是什么?告诉我们角色被什么所驱动?如过他们失败了会如何应变?有什么下场?身为造物主的你必须全盘了解!17:没有什么事是白费工夫!暂时看不到效果就先跳过,很多事往往之后会串在一起发生作用。18:了解自己区别出完美主义与钻牛角尖的差别。故事的旅程是不断地多方试验,而非在同一个点上不停打转。(回到8)19:巧合以「巧合」让角色陷入危机是很棒的手法;但是,以「巧合」让角色脱困就是作弊。(为了脱困而脱困,这叫"乱开外挂",看看台湾八点档乡土剧就知道,观众会逐渐不把你的巧合当回事。)20:练习找一部你不喜欢的电影,看看你能否将它的故事剧情排列组合成你满意的模样?21:动机你必须完全了解你所设计的的情境和角色,不能只是看起来或写起来很「酷」而已,要知道「动机」为何?(推荐好文:每个镜头都是特写镜头,凡事都有其意义。)22:本质你故事的本质是什么?最精简的说法为何?假如你能了解,那你就能从这出发!(请用一句话说出你的故事大纲。)
八个步骤,帮你检查故事剧本
我很喜欢Nigel Watts写的故事教学书:Writing a Novel and Getting it Published。书中有提到八个能帮你检查故事的步骤,它们分别是:Stasis静滞状态Trigger触发事件The quest新的旅程Surprise惊喜重重Critical choice抉择Climax高潮Reversal大反转Resolution最后决议他说:这些是完整故事必经的过程。但,不要拿这些步骤去架构故事。把它们当成创作时检查故事的清单。如果故事感觉怪怪的,可以看看清单,是不是少了某一步。这八步不能帮你写一个精彩的故事,但它们能帮你避掉一些把好点子写烂的问题。那,这八步各是什么意思哪?Stasis静滞状态这是指故事开头无聊的「日常生活」状态。就是,灰姑娘还在天天扫地时,《杰克与仙豆》中的杰克还在跟妈妈和牛住在一起时,哈利波特还住在格洛斯特郡(Dursley's)时。Trigger触发事件一件主角无法掌控的是事情发生了,触发了新的故事发展。仙女教母出现了,有人用仙豆而非黄金付钱,神秘信件的到来。The quest新的旅程这个触发事件会引发主角踏上一个新的旅程。如果是不愉快的触发事件,例如主角失业了,那他就会踏上找回颜面的新旅程。如果是愉快的触发事件,例如找到宝藏地图,那主角就会踏上被人追杀的新旅程。Surprise惊喜重重这个阶段不只有一个元素,而是有很多个元素构成的,整个故事「中段」都会被「惊喜」占据。「惊喜」指的是:愉快的突发事件,但故事中更常指:障碍、冲突、和问题。这些事情会一个叠一个,最后到一个不可收拾的地步。书中有提到,「惊喜」不能太随性,也不能太好猜-「惊喜」要来的很突兀、却要合情合理。(前面如果有铺梗,「惊喜」来时,虽然突兀但会很合理。)Critical choice抉择当事件堆叠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时,主角必须做出一个关键的决定,一个「抉择」。当主角做出决定时,我们才会真正知道主角有几两重,因为人的真实个性会在高压力下蹦出来。这个抉择,会让主角走上一条很难回头的道路。童话故事中的「抉择点」可能是要对一条充满荆棘,或是一条充满鲜花的道路做选择。悲剧的结尾会让观众很难过,常常是因为主角在「抉择点」时做了错误的决定-罗密欧以为茱莉叶死了,他做了「抉择」,他要毒死自己。Climax高潮戏主角做出一个「抉择」后,会带出故事的「高潮戏」,它也是故事最紧张的时刻。冰与火之歌的攻城大战、警察抓小偷的追逐大戏,一个先生与太太的口角大爆发、后母的女儿们与灰姑娘争穿玻璃鞋。Reversal大反转「大反转」是经过「抉择」与「高潮」后产生的「结果」。大反转会改变大家的状态,特别是主角的。例如:大战后邪恶势力赢了。温柔的太太终于离家出走了。被欺负的小孩站出来不再怕恶霸了。王子找到灰姑娘了。故事的大反转必须是不可避免、合情合理的,它不会凭空发生。故事会走到这个地步绝对是有迹可寻的的。故事反映人生,大反转的结果跟我们人生一样,是:残酷无情、回不了头、冥冥注定、需再试炼、擎天劈力的。这阶段会给我们许多人生教训与启发。Resolution最后决议最后决议是回到新的状态-这个状态里主角已经改头换面、变聪明、得到了人生教训,在这个点上,故事是「完整」的。(这里如果有新的触发事件,也随时可以开始下一个旅程。)我只有简短的说明Nigel Watts书中的八步骤。他还提到,如果是写长篇小说,应该还有「步骤」中的「小步骤」。一些小插曲或支线剧情,也会有自己的八步骤,但份量没有主线剧情重。
2018-04-03 15:36:15CG电影CG角色制作心得
happy new year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