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40元无门槛渲染券,体验高速云渲染!

无需充值可试渲,支持3ds Max,Maya,C4D,Blender,V-ray,Redshift,Arnold,Corona等主流CG软件和插件

注册领取
40元渲染券

First Man:DNEG的第五个奥斯卡最佳视效奖(Ⅱ)
导演Damien希望影片能保持时代的真实性,包括双子座任务、阿波罗任务的摄影,以及X-15的镜头。视效团队原本计划使用微缩模型复制整个Apollo发射,但随着所获得的档案资料越来越多,他们突然意识到,如果能够通过整理档案并从中提取相关镜头进行后期调整,这样的素材更有意义。因此他们便对部分档案镜头进行后期处理和利用,高效的能为影片助力。电影中有一个土星被点燃的镜头,这是一个很宽的镜头,你看到中间框架中的土星五号,你会看到从火箭两侧射出两股大烟雾。这实际上是阿波罗14号起飞的镜头。视效团队在中心框架中清理了原始镜头,然后用CGI扩展它的每一面,使其更具电影效果。我们在这个序列的许多镜头中做了类似的工作,因为工程相机并不具备电影所需的效果,因此,我们把主体素材拍摄下来放在画面中心位置,然后使用哑光绘画或使用火箭或其他CG效果进行延伸。当First Man获得第91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时,DNEG的首席执行官纳米特·马尔霍特拉(Namit Malhotra)对此表示荣幸:“虽然我们的主要关注点是通过创造最先进的视觉效果来配合导演的需求,但团队的创造力和奉献精神获得了业界的认可。我们非常感谢导演Damien Chazelle对团队和技术的信心,从而推动视觉效果的进步。”
2019-03-01 14:47:22CG电影VFX
First Man:DNEG的第五个奥斯卡最佳视效奖(Ⅰ)
作为First Man VFX的主要制作团队,DNEG制作了大约430个VFX镜头,由VFX主管Paul Lambert负责监督所有现场VFX工作以及后期制作中的VFX流程。First Man上映后所呈现的视觉效果被称为是电影制作的巨大飞跃。在制作过程中,DNEG团队使用了独特的前沿相机技术、特效、模型和NASA档案中从未见过的镜头,将旧镜头和适合时代的相机美学与现代尖端的电影制作技术融为一体,以实现导演Damien Chazelle对传记《传奇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的创作愿景。制作过程中,VFX团队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要利用有史以来在电影机上制作的最大LED屏幕,创造出最逼真的机舱VFX。能加快生产进程。1.用大型LED屏背景代替绿幕在最初的沟通中,导演Damien Chazelle表示不希望不想让演员在绿幕或蓝幕中表演,然后再加上特效制作,这样会让视觉效果与故事分离。制作团队最终决定使用中距离或近距离投射,尝试使用了1:6比例缩略图,将计算机生成的图形放在大型LED屏幕上,然后用生产胶片相机拍摄。使用胶片相机,胶片自动添加颗粒,有助于掩盖它是LED屏幕上像素化图像的事实,同时能够为电影保留很多背景,分辨率也很高。与绿屏拍摄不同,使用LED屏幕可以让您获得所有交互式灯光以及演员和设备本身在LED屏幕上的所有反射。如果使用绿屏,就必须在后期制作中执行此操作。设计师们设计了一个巨大的LED屏幕和一个复制太空船运动的大型模拟机器。然后,电影摄影师在屏幕前拍摄演员和物体,使电影背景比传统绿色屏幕更准确。2.微观模型对实际效果的作用DNEG团队很早就提出微缩模型的想法,因为当你看一些档案片时,单点光源在太空中的光线使它看起来都像微缩模型。他们最终决定使用中距离或近距离拍摄,尝试使用由Ian Hunter建造的1:6比例微缩模型。在制作前期,团队完成了微缩模型的设计,并制作了1:30比例版本的土星,高约14到15英尺,用在一些车辆装配和建筑场景中。当影片中出现火箭从VAB出来时,这实际上是一个缩影。
2019-02-28 11:20:32CG电影VFX
如何改善你的动画,Peter Kelly工业光魔
工业光魔动画师Peter Kelly,他为我们展示了如何改进动画,并更好的展示你的画面感。他建议在3D动画制作中,你不能只注意镜头中的画面,而是要从多个角度来看我们的角色的动作是否合理和真实。而且,你必须给你的角色增加重量,重量会使你的角色看起来更加真实。Peter Kelly还建议,在主管要求你改变你的动画时,你必须做出更加重大的改变,可以从风格上进行突破。这种改变必须明显,如果是很微小的修改,那么作用将不明显。然后在适当的实际可以再变换回来。
2019-02-27 17:20:53动画渲染
你没察觉到的,电影中的那些“隐形特效”-part2
比如在《蚁人2》中逆饰演一代蚁人汉克·皮姆博士的MichaelDouglas,在特效化妆和数字特效的帮助下,“逆生长”的效果就非常真实。相同的技术在电视剧集《西部世界》中也用到过,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给大家分享了,来自瑞典的VFX团队Important-LookingPirates给安东尼·霍普金斯实现了一次“逆生长”过程。在影片《美国队长3:内战》中,将小罗伯特·唐尼带回到他20几岁样子的“逆生长”技术可谓发挥到了极致。虽然并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隐形特效”,但观众们也肯定能够意识到这些年轻模样是通过复杂技术制作出来的,也确实引领了新的方向数字人类角色。关于数字人物角色我们之前也介绍过,虽然有很多尝试并不成功,但他们确实是存在的。通过技术,人们可以创造写实级别的3D人脸模型,经过贴图,出图后,有时候也确实分辨不出来是真是假,但是一旦让它动起来,问题也就来了。比如《终结者:创世纪》。年轻的施瓦辛格3D模型看上去似乎没什么毛病,但是一开口说话那就有点…因为面部表情处理起来还是非常复杂的,而任何一个细微但是却不自然的变化,人眼也都是可以看出来的。要说最成功的数字角色就是《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里的威尔赫夫·塔金和Leia公主以及《银翼杀手2049》里面的Rachael。错过之前内容的小伙伴可以再去了解一下。还有就是2006年由阿方索·卡隆执导的影片《人类之子》。镜头中的新生儿完全是通过数字方式实现的,虽然大家可能不太会注意到这一点,但确实让观众更加沉浸式的感受到了整个故事,同时还避免了使用新生儿需要面临的不确定问题。“隐形特效”发展经历了简单的元素替换、场景延伸、换脸,而对于演员的逆生长或者是已故演员的荧幕重现,以及数字角色的出现,都为影片的呈现效果带来了无限可能,我们也非常期待视觉特效以及非可视特效技术能够不断地继续发展下去。今天的内容就先介绍到这里啦。回见~
2019-02-22 17:03:07特效渲染
你没察觉到的,电影中的那些“隐形特效”-part1
对于环境的创建,既可以满足故事里角色生活环境的要求,还可以节省实拍所需要的时间和费用等成本投入。图片所展示的VFX效果是由BrainstormDigital制作的,大家对这个团队一定不会感到陌生吧。除此之外,即便是在一些特效大片中也存在部分“隐形特效”镜头。比如复仇者联盟系列,所有发生在纽约市的故事镜头都是在绿幕前面拍摄完成的。据工业光魔视效总监介绍,这样的镜头要是想真的在纽约拍摄,那还真是有点费劲。不仅要封锁街道,还得管控围观路人;拍摄的话还得用到直升机吧,但是又不能飞得太低。所以工业光魔团队通过25万多张照片,制作了大约2000张球形图像,重建了庞大的纽约城市将近20幢建筑,再利用3D建模和相机投射的方式,将绿幕替换成纽约的数字场景延伸效果。呈现效果就不用多说了吧,绝对真实。在赶档期时,可以将渲染工作部分交给场景延伸是“隐形特效”里最常见的一种技术类型,在电视剧集制作中经常出现,现场拍摄所设计的制作预算也不会太昂贵。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07年获得第64届美国金球奖喜剧类最佳剧集的《丑女贝蒂》。看过这部剧的小伙伴不知道看出来了没有,里面涉及到了大量的场景延伸特效。剧集特效是由StargateStudios制作完成的。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隐形特效”又呈现出了新用处。在影片《美国队长:复仇者先锋》中,主角斯蒂夫·罗杰斯需要从一个身形瘦弱的“小家伙”变身成肌肉满满的超级英雄,而饰演美队的克里斯·埃文斯也同样是一个帅气肌肉男神。制作团队做了很多概念脚本的测试,影片制片人回忆说,在斯蒂夫重生的那个场景,“门打开的那一啥那,很多观众都表示惊讶‘诶?他怎么有肌肉了?’‘那个肌肉是怎么加上去的’?其实肌肉不是特效,那个瘦小的斯蒂夫才是特效。”所以,在替身演员、精心准备和数字合成三方面的努力下,我们观赏到了同一个人的两种不同身形,同样作为“隐形特效”为影片的故事性增添了分量。
2019-02-20 15:37:45特效渲染
说说电影中的那些“隐形特效”
当大家一提到视觉特效和CG制作,最先想到的就是那些斥巨资、花费大手笔,通过电脑合成制作的“炫酷吊炸天”巨作,那些影片里呈现的世界、角色和大怪兽效果逼真到绝对可以令人汗毛都立起来。 说实话,现如今很难找到一部不包含任何VFX制作的电影或者电视剧集。你可能会反驳这一观点,那是因为有很多视觉效果咱可能注意不到。这些部分看似很普通,但对于描述故事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管它叫做“非可见特效”或者是“隐形特效”(invisible effects)。今天怎们就来了解一下它的以前&以后。 “隐形特效”这个词第一次应该是出现在1994年的影片《阿甘正传》中。即使是这样一部人物传记/励志影片也包含了120个特效镜头,正是它让人们对工业光魔有了新的认识,并把光魔送到了奥斯卡奖的身边。 当我们第一次看《阿甘正传》这部电影的时候,并不能立刻察觉出所有的特效镜头。比如说影片开篇,镜头跟随着一片羽毛飘飘摇摇,落到角色脚下。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这个镜头纯靠拍摄是不可能完成的。 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呢?就是先拍了一个羽毛在蓝幕前飘啊飘的素材,制作出动画,合成到拍摄的原素材上面,让CG羽毛掉落到实拍羽毛的位置就可以了,再被汤姆·汉克斯捡起来。《阿甘正传》故事中的一个重要情节,是主角之一的邓·泰勒失去双腿,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个特效镜头。先把演员的双腿用蓝布裹起来,在制作时擦掉双腿就可以了。 还有一些元素也是在后期制作时加进去的。比如这块的桌子,这一部分墙壁,正好是演员腿部会碰到的位置 另外一个观众不太会注意到的是阿甘打乒乓球那个镜头。其实在实拍过程中全程都是没有乒乓球的,演员两个人就在那里“云”表演。至于乒乓球,都是后期制作加上去的呗,包括阿甘专心致志训练的镜头也是如此,最后也确实呈现出了真实而又流畅的效果。 后期云渲染再把它们呈现出来。现如今,特效对于大量人群的制作也是应用的非常广泛。《阿甘正传》中就是利用了数字合成的方式,呈现出了成百上千的人群效果,悄悄说,但其实现场拍摄只有1000多名群众演员。这些人在不同地方拍摄了几次,之后合成到一个场景里。
2019-02-19 14:49:39特效渲染
通往第91届奥斯卡之路:视觉效果提名影片
近期在电影市场上,除了春节档的热宣,最瞩目的莫过于这奥斯卡盛典了,奖项季也标志着我们日历上的又一个辉煌篇章,特别是对那些我们认可并尊重的业内最具才华,最敬业,最具开创性的工作室和艺术家,这些工作室和艺术家负责为周边特色电影创作壮观和令人惊叹的世界级视觉效果。 今年的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提名者,从20位竞争者的强大名单中挑选出来,并在今年的年度学院VFX盛典之后缩小至5位,代表了一个不断发展的行业的最佳和最具创造性的努力,用新的技术和技术推动信封,改进和延伸以前的丰富历史。在2月24日获得第91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前,云渲染对五部提名影片做了一个小的整理。衷心祝贺所有被提名者,以及帮助将这些电影带到屏幕上的创意团队,以获得许多人认为是业界最高荣誉的奖项。无论哪个短片把奥斯卡小雕像带回家,只要有机会接近领奖台,都将是值得欢呼的一件事。 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 克里斯托弗·罗宾 登月第一人 头号玩家 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
2019-02-01 14:20:24奥斯卡电影
CG渲染之《欢迎来到马文镇》脸部表情捕捉
《欢迎来到马文镇》,大大提升了数字人类的艺术。我们与导演Robert Zemeckis和视觉特效总监Kevin Baillie谈到了角色动画的显着进步。 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残酷袭击的受害者如何找到一个独特而美丽的治疗出口来帮助他完成恢复过程的故事。这导致演员的46分钟创新数字角色动画像玩偶一样的动作人物。值得注意的是,演员的“英雄”娃娃版本在屏幕上的吸引力如何,以及团队如何成功穿越Uncanny Valley。 Robert Zemeckis认为,“在这部电影中,我们终于找到了如何真正做CG面孔,以确保情感完全转化为阿凡达”。他认为,“它接近于完美。它真的很棒。它只是需要研发。它花了一些时间,它花了一些非常有才华的人,一些试验和错误,但最后,我们在电影工具箱中得到了另一个工具,我们可以用来讲述有趣的故事“。 电影的想法始于八年前。在早期,Zemeckis并不是100%肯定他将如何制作这部电影,“但是当剧本开发时,技术先进。当我们到达我们制作电影的地方时,这一切都在一起“。 他指出,从某种角度来看,“整体性能捕获一直是一个马力问题”。在使用不同的动作捕捉(MoCap)角色之前,导演已经完成了几部电影,但没有像他在这部电影中那样在技术上取得成功。 电影技术 鉴于Zemeckis在具有尖端技术的电影中讲述情感故事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人们常常向导演询问技术的进步。许多导演的电影都处于先进电影制作技术的最前沿。例如,《谁陷害了兔子罗杰》,《阿甘正传》,《回到未来》,《超时空接触》和动作捕捉领域,《极地特快》和《贝奥武夫》。然而对于Zemeckis而言,将这些电影与其他具有较少视觉效果的电影区别开来是错误的 - 因为所有电影都是复杂的技术事业。 “对于一个演员而言,没有什么比一个特写更荒谬了。他的脸上有一大块玻璃。你正在看一块哑光盒子上的一块胶带。没有其他演员你可以任何一个演员,也在现场,都在20英尺外,他们用相机拍摄他们的线条。然后有一群技术人员,他们的肚子挂在外面,围着镜头,演员或女演员必须提供最感性的电影的时刻。当你想到它时,这非常荒谬,“Zemeckis指出。“然而就是那个时候每个人都说,'噢,我的上帝,看看那个表演, - 它真的如此',但它是在一个完全不真实的环境中完成的。电影一直是技术性的。它是一种技术艺术形式,这个任何地方都有任何现实的想法 - 除非你正在制作一部纪录片...... - 没有什么是真实的!它从未如此“。 性能捕获 Zemeckis认为MoCap与黑匣子剧院类似,演员没有服装,没有化妆,只有折叠椅,演员们在舞台上演出并创作表演。Zemeckis说好演员喜欢MoCap流程。“他们对这个过程非常热心,因为他们所有必须一整天都在行动,”他说。由于MoCap通常不需要特殊照明,相机取景和遮挡,因此没有理由停止动作重置,因此MoCap会话可以更少地中断演员进程。“他们不必担心打击他们的标记。他们不必担心焦点。他们不必担心一遍又一遍地进行场景覆盖。他们从一开始就开始扮演一个场景。结束了。他们像一个戏剧一样在一个场景中踱步。 “性能捕捉技术将所有内容都集中在性能和电影技术的暴政上 - 不得不做一个不自然的特写, - 必须达到这些标记, - 不得不担心这是否会有很好的表现,因为焦点问题...... - 所有这些东西都消失了。一切都只是关于性能“。 有点讽刺的是,对于Marwen来说,导演发现自己拍摄了一个混合解决方案,即用MoCap捕捉表演,但他们也在使用演员面孔的Alexa镜头。与普通的MoCap不同,在Marwen MoCap工作室中,DOP必须准确地点亮演员,并解决帽子的阴影,时间,反射和反射光等问题。 演员在这个过程中 在MoCap,通常不需要头发,化妆品和衣柜。“我曾与一大群华丽的演员一起从事表演捕捉工作,当演员捕捉表演时,唯一抱怨的是没有服装。他们喜欢这样,他们喜欢打扮并找到他们的角色。他们喜欢这样,他们确实这样做。“评论Zemeckis。“例如,在Polar Express中,Tom Hanks演奏了四个不同的角色,他必须为每个角色佩戴相同的MoCap紧身衣,它永远不会改变。唯一改变的是前面的小名称标签。对于他的过程,Tom为每个角色都想要一双不同的鞋子,所以每个角色对他来说都会有所不同。我觉得这很有趣“。 对于Marwen MoCap来说,衣柜是灰色的MoCap西装,化妆和帽子等关键道具很重要。由于演员面临部分使用,DOP花费了大量时间进行前期制作照明解决方案。帽子或道具的任何阴影或灯光效果都需要与MoCap数据一起在视觉上捕捉。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视觉特效总监Kevin Baillie曾与Robert Zemeckis合作过很多电影,导演解释说:“我和很多工作人员一起工作,特别是我的关键人物,他们非常有才华,我和他有很好的关系。我总是尝试保留他们,因为有一个速记很好,而且不必从每部电影的方形开始“ 凯文·贝利(VFX sup。原子小说/现在的方法工作室)很早就加入了电影之前,进行了一些电影测试。对于这样的测试,该团队探索了试图在巨型场景上拍摄真人演员的道路。他们测试了用娃娃部件增加演员,在肘部和膝盖上安装关节等。这也涉及数字化将演员的轮廓塑造成更具英雄性的玩偶形状,与第一个队长中“瘦瘦的史蒂夫”的行为类似。美国电影。 Atomic Fiction对Steve Carell做了几次广泛的测试。主要测试是Carell的2000帧性能,未在电影中使用。“我们匹配将这些玩偶关节移到他身上,看起来很可怕”Baillie回忆道。“就像有人穿着高端的万圣节服装,它看起来完全傻了。我们被困在那一点。我们知道直接的MoCap不起作用,增加现场动作镜头是行不通的,但在我们放弃之前,我们头脑风暴可能的解决方案”。由于该团队已经有一个完整的史蒂夫凯瑞身体轨道,他们决定尝试一些非正统的想法。“我们认为我们有2000帧跟踪,这实际上是一个演员的'假动作捕捉'。而不是用玩具零件增加史蒂夫卡瑞尔,我们用Steve Carell的零件增加了一个数字娃娃?这是电影的'Aha时刻',我们首先尝试使用史蒂夫的真实眼睛和嘴巴。“团队部分扭曲并重新投射演员面对他的数码娃娃然后匹配照明。”就像,'哇,这项工作,它读起来就像一个人类的表演'。史蒂夫的表现完全清楚,但它看起来也非常可信,作为一个玩偶“。经过这次测试,这部电影得到了绿色照明,并且主要拍摄的方法也得到了改进。它读起来就像是人类表演'。史蒂夫的表现完全清楚,但它看起来也非常可信,作为一个玩偶“。经过这次测试,这部电影得到了绿色照明,并且主要拍摄的方法也得到了改进。它读起来就像是人类表演'。史蒂夫的表现完全清楚,但它看起来也非常可信,作为一个玩偶“。经过这次测试,这部电影得到了绿色照明,并且主要拍摄的方法也得到了改进。 这不只是面对面。 解释方法的问题在于它暗示最终的结果只是Carell的眼睛和嘴巴跟踪到玩偶,但这个过程在现实中更复杂。 任何演员面孔的玩偶版本不是1:1匹配。每个娃娃的设计都是他们相关演员双倍的不同比例的“英雄”版本。这意味着不仅具有更清晰的特征,而且通常具有更薄的头部,具有不同的骨骼结构。“史蒂夫的娃娃有一个更锋利的下颚线,略小一些,而且它更加对称”,Baillie解释道。“这些女性脸部较小,纽扣鼻子较多。每个演员都需要不同的处理方式。我们不能在所有角色中使用任何形式的公式。每个人都是一个定制的设计解决方案,成功地看起来正确,因为他们的玩偶改变了自我。” 角度和跟踪的匹配需要非常准确,需要精确跟踪整个面部。与许多常见的面部捕捉管道不同,演员无法佩戴头部装备,因为需要不间断的脸部镜头。此外,无论是复杂的工作,CG娃娃脸仍然需要动画与真正的演员完全相同的表达和唇同步。如果演员说话,他们的大部分脸都会受到影响 - 这不仅仅是他们的嘴巴或眼睛。在任何表演中,他们的下巴,脸颊,眉毛和前额都会发生巨大变化。在没有头戴式摄像机(HMC)的情况下进行匹配并不容易。 对于要重新定位并与数字玩偶一起使用的任何实景素材,它还需要具有相同的照明。不仅仅是方向相同,照明需要相同的光线质量。例如,将用柔和区域灯拍摄的实景拍摄到用尖锐阴影照亮的玩偶脸上看起来是错误的。 最后,想象眼睛和嘴巴作为补丁简单地在CG脸上进行编程是错误的。镜面和数字化妆(包括疤痕)等各种传递必须巧妙地融入现场动作。“最终,为了让投影方法得以发挥作用,我们发现不仅头部的角度必须非常精确地匹配,而且脸部本身的底层动画必须非常紧密地匹配,因为我们不能只是投射演员在数字头上的镜头“解释了Baillie。最终解决方案使用了几个组件。“我们必须在投影的平板摄影之上使用底层CG渲染的通道,以使其具有光滑的光泽并确保它看起来不像穿着西装的人”。没有这种层次,'娃娃'版本并不总是看起来塑化。“这很棘手,因为我们使用的是实际的面部镜头,我们无法拍摄演员,后来扫描他们的头说线,也没有使用头部凸轮装备”。 在上面的这些图像中,中间图像表示使用大部分实时动作的位置。从照明,疤痕和数字化妆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些区域不仅仅适用于玩偶,而是采用了复杂的分层方法。该解决方案将NUKE中的数字投影与“娃娃皮肤效果”的多次传递相结合,以获得最终结果。 了解和匹配 为了成功点亮演员并提供任何镜头的正确最终外观,PreViz需要比通常需要的更详细。Zemeckis还希望让演员能够自由行动,而不是被锁定在MoCap舞台上的规定性和限制性选择中。 特别重要的是能够准确地点亮previz。此外,还有一个双人vfx团队正在调整UE4中的灯光,以匹配拍摄过程中灯光的变化或发生的变化。如果DOP需要一个额外的眼光,(没有在previz中预测),他可以自由添加它,UE4团队将在虚幻引擎中设置动态匹配它。因此,实时动作和UE4可视化这两个版本始终匹配且有效。 如果虚幻引擎无法实时匹配照明,那么捕获的镜头(在MoCap舞台上的Alexa上拍摄)对于最终镜头来说是不太可能的。 演员的面孔必须尽可能地与最终影片中的内容一致,在MoCap期间使用面部镜头,所以演员们在蓝色舞台上,穿着灰色的MoCap西装,没有任何特写参考面部相机。“制作底层面部动画所需的过程需要我们在项目中为每个演员构建一个完整的FACS装备,并且在我们在假想的玩偶世界中度过的整个46分钟内,所有的面部都会动画关键帧”,Baillie评论道。娃娃面部动画由传统角色动画师完成,完全是关键框架。 由于团队制定了新的方法,整个过程变得更加灵活,而不是线性传统的vfx管道。 每次拍摄都设置了NUKE comp模板。这使得原子小说的合成者在使用口腔或脸部的方式上占了70%,但是仍然由合成者决定他们是否使用了嘴边的褶皱或者演员眉毛的多少包括在内。“他们需要确定我们包括多少衰老?”评论Baillie。“我们从CG渲染中重新塑造了多少规格以塑造演员?每一个镜头都需要定制的爱以确保我们保留演员的灵魂,这正是鲍勃(Zemeckis)继续回归:'我不觉得史蒂文这个镜头的灵魂,或者我没有感受到Leslie Mann的灵魂”。然后原子小说的团队将不得不回过头来弄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任何两个镜头之间的解决方案很少相同。有时,它会拉动更多的面部特征,有时甚至更少。其他时候它是”a三度跟踪不匹配的头部角度或关键光线摆动得有点太远。所有这些事情都会完全打破这种错觉“。对于Baillie和他的团队来说,合成中最大的惊喜就是这种方法对照明的敏感程度。”如果我们不能完全匹配MoCap舞台上的照明,它就会破坏完全相同的“。这就是为什么详细的'制作Viz'或电影的实时游戏版本,模仿集合,天空和区域灯,对这个过程至关重要。 将整个过程结合在一起的复合的复杂性是至关重要的。合成完全在NUKE以及KATANA的照明和渲染中完成。comp团队不仅在角色和相机阻挡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而且在管理镜头的焦平面方面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结合PIXAR的RenderMan研发团队,Atomic Fiction的团队设法找到了一种可变焦距平面或“焦点窗帘”的方法,使得合成器能够像传统相机一样保持人物面部对焦。不允许。就像现实世界的屈光度一样(在类固醇上),Marwen相机可以调整整个画面的焦点。 在下面的场景中,所有主要的女性玩偶都可以在与镜头不同的距离处聚焦,但仍然在我们与微缩模型相关联的浅景深的外观内。 Marwen的数字角色工作具有创新性,令人印象深刻,并且在未来几年无疑会影响未来项目的方式推动CG面部重新定位。 注意:Atomic Fiction现在是Method Studios的一部分。 本文翻译自:
2019-01-31 14:37:53CG渲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