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40元无门槛渲染券,体验高速云渲染!

无需充值可试渲,支持3ds Max,Maya,C4D,Blender,V-ray,Redshift,Arnold,Corona等主流CG软件和插件

注册领取
40元渲染券

04-迪士尼艺术家制作独立短片(Weeds)的那些事儿
Dan蒲公英的动画骨骼。Dan的根部使用传统的IK的脚的装置,而他的叶子和茎是五个链接起来的IK样条曲线链。他的每个脸部的“花瓣”都可以单独摆姿势,以传递Dan的情感。角色骨骼Dan的角色骨骼是由TD-JoyJohnson制作的,她曾因Frozen的Elsa制作获得了VES奖。而Dan是一个完全不同类型的人物。他的'脚'使用相对传统的IK骨骼,但'胳膊'都具有五点IK样条曲线。他的“面孔”由两个舌状花和两个萼片组成,每个萼片可以独立摆放。“当[Joy]第一次向我展示制作的Dan的骨骼时,我说:'好吧,这也太吓人了',”Hudson回忆道。“但随后经过动画师后续合成,突然Dan又有了生机,一个可爱的蒲公英上线啦。“Dan将他的根部拔出地面的关键镜头,是由动画师WayneUnten首先创建了该运动的二维预览,之后再逐帧匹配到3D姿势。角色动画其中一位动画师是与Johnson合作制作Elsa并且曾经的VES获奖者-WayneUnten,他编排了Dan根部拔出地面的关键镜头。他形容Dan的骨骼制作像“六根绳索绑在一起”–Wayne选择了传统的动画拍摄方式,然后逐帧匹配3D结果。最终才形成了Dan优雅的芭蕾舞动作,与传统角色动画一样能让人想到起旗帜飘飘的感觉。“当Wayne向我展示[2D]动画时,我的反应是:'噢,天哪,骨骼不是这样做的',Hudson回忆道。“但Wayne只是说:'别担心。我会弄好的。'而Unten的工作就是创造一个带有集群和非线性弯曲变形器的一次性解决方案,在Dan身上注入混合形状,运用变形器功能,以将Dan制作成生动真实的形态。这个镜头是最后完成的,该团队使用了Unten的2D预览而不是最终的3D动画来锁定编辑-其他较复杂的镜头使用默认骨骼制作,很久以前就已完成。
2018-06-25 16:25:48迪士尼
03-迪士尼艺术家制作独立短片(Weeds)的那些事儿
'Tujungadirection’':Dan的逃离大作战的路线,是以用亚光绘画完成的。用80毫米的镜头来压扁视角,造成幽闭恐惧感。该设计还包含一些迪士尼人才知道的内部笑话。在一些镜头的背景里,逃离大作战的路线被叫做TujungaDirection,这是以迪士尼一家分公司曾经临时办公地的名字命名,那个地方非常简陋。相反,Dan要逃离到的绿色郊区仙境的名字是'Spielbergland(斯皮尔伯格乐园)'。尽管他没有按照人的比例来设计,Dan仍能在短片中给人活灵活现的感觉,他的叶子作为手臂或背包。他胸前的叶子有助于表达情感。角色设计Hudson还负责模拟Dan,面对角色设计中一个有趣的问题。一方面,Dan必须是真正的植物;另一方面,他必须能够传达人类的情感。Hudson说:“由于Dan没有面部特征,他的肢体语言必须完整地讲述他的感受。”“让观众看到一个有思想有梦想并为之去拼搏的Dan。“最终的设计平衡了这两个相互竞争的需求。虽然Dan的叶子从他的茎的基部出现,但他们曲线变成武器的轮廓。后叶代表背包;胸叶有助于表达情感。在Dan撑出泥土以后,一根分叉的根出现代表了他的腿。导演凯文Hudson扮演布拉德Dan的蒲公英部分作为布局艺术家Jean-ChristophePoulain从梯子顶部拍摄电影。录像被用来帮助计划短片的动画。
2018-06-22 14:45:41迪士尼
02-迪士尼艺术家制作独立短片(Weeds)的那些事儿
Weeds的拍摄场景。色彩和灯光,建筑设计以及一系列微妙的细节创造了Dan在左侧无望的家园与他希望逃离去的人间天堂之间的对比。
2018-06-21 18:19:45迪士尼
01-迪士尼艺术家制作独立短片(Weeds)的那些事儿
Kevin Hudson制作的三分钟短片Weeds,是一个在许多层面上看都不那么寻常的项目。这是一个通过一群没有面部也不会说话的植物角色来讲述人类移民的故事。这是堪比奥斯卡等级的动画。但或许最不寻常的是,这是一个由迪斯尼动画工作室的日常工作团队创作的独立短片,使用了与迪士尼公司动画制作同等强大的工具和技术。通过植物展现移民生活难以想象如此大阵势的作品居然是在一个小的模板上制作的。整个短片发生在两个郊区住宅的前院:一个郁郁葱葱,另一个枯竭干燥。看到其他的蒲公英纷纷在炎热中枯萎,主角 - 在电影中没有提及名字,但被他的创作者称为“Dan” - 奋力从他枯竭干燥的生长地上撑出,开始了向邻近院子的逃离计划。为了到达那里,他必须穿过分隔两座房屋的车道。它只有10英尺高的混凝土,但对于像Dan这样脆弱的小Weeds(野草),却是穿越整个沙漠般困难。故事的由来Kevin Hudson在他自己的移民生活期间拍了一部关于移民经历的短片:是在他担任Double Negative伦敦工作室资产负责人的那些年。“在英国每个人都很棒,但这是有很多限制的地方,”他说。“如果我辞去工作,我必须在30天之内离开这个地方。这让我想象当到你去了一个不是自己国家的地方,或者你有很多不便的地方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回到美国,有很多反移民和反对难民的言论浮现在我的面前,”他补充道。“我有这种使命感,我必须说些什么,否则我会原地爆炸,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家人的死亡。使用蒲公英作为人类难民隐喻的想法出现在导演Kevin Hudson观察他的老人邻居干燥的前院。“有一天我正在拔Weeds(野草)的时候,然后往四周看看我邻居的院子,” Kevin Hudson说。“我邻居是一位老人,从不浇水,所以院子里的一切都已经死掉了,除了一些紧贴人行道边缘的蒲公英奄奄一息。我看了一下,心想:“难怪蒲公英会跑来我院子。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想去一个充满生机的地方。' 那一刻便是我的灵感来源。““有些植物注定是花朵; Hudson继续说道:“而有些植物,却会沦为Weeds。“但植物都是植物。他们都以自己的方式美丽绽放着。“从事Weeds工作的55位艺术家来自的国家。对于由许多第一代和第二代美国移民组成的团队而言,这个短片有很强烈的个人共鸣。
2018-06-19 19:06:03迪士尼
解决人类饥荒问题的超大型猪《OKJA》玉子– 实拍特效幕后
Okja 是大企业MirandoCorporation 研发出能解决人类饥荒问题的一只超大型猪,一位叫Mija 的小女想拯救它被屠宰的命运。这只全CG的超大型猪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呢? 本文专访导演Bong Joon-ho (奉俊昊),和特效总监Erik-Jan de Boer 大谈–从草稿到大萤幕– Okja 的诞生过程。早期的草稿中,Okja 的鼻子像猪,耳朵很小,体型非常巨大。奉俊昊说: 开始发想Okja 时有两大方向: 一,这只生物必须非常巨大。二,它必须看起来很善良、内向、和哀伤。 奉俊昊说: 虽然这是只没人看过的生物,但它必须给人一种熟悉感,所以我们结合了猪、河马、和海牛的元素到它身上。 中期的草稿中,Okja 被缩小,并加入了更多海牛的元素。 奉俊昊说: 我喜欢海牛,因为它的脸有种无辜感。特效总监Erik-Jan de Boer 说: 最后我们改变了Okja 脚的比例、耳朵的大小,并在它身上放些寒毛,让它看起来比较女性化,这些特质都是为了让观众更容易爱上它。特效总监Erik-Jan de Boer 说: 为了让演员有东西互动,我们用泡棉做了之后会被换成CGc角色的假娃娃。 特效总监Erik-Jan de Boer 在2013 年因为《少年Pi 的奇幻漂流》赢得了一座奥斯卡奖。在本片中,他替每一场戏设计不同的假娃娃,他指导摄影师Darius Khondj 动画角色会出现的位置,回到温哥华后,他指导DeluxeStudios 的特效团队– 从动画到算图– 把Okja巨细靡遗的做出来。 奉俊昊说: 骇人怪物中,怪物都只是在远方攻击人,但这片中Okja 离女主角很近,有许多女主角跟它抱抱、摸脸的戏。特效总监Erik-Jan de Boer 说: 以特效的观点来说,只有透过近距离接触,观众才会相信Okja 是真的。特效总监Erik-Jan de Boer 说: 我们会根据不同的镜位,设计不同样貌的rig 来协助拍摄。例如推挤用的push-pull rig 就有轻重两种,轻的是扛着跑用来撞东西用的,重的是用来模拟很有力道的撞击用的,还有用到类似pogo stick (弹簧高跷杖) 的rig,Mija 骑Okja 时那种上下摇摆的感觉就是用它模拟的。回到动画世界中,特效的真假最终取决于眼神。眼睛大小其实很重要,但这题很两难,眼睛太大很卡通,太小不好表达情绪。 跟导演谈到Okja 的个性设定时,我们最后决定把它设定成一只走路不稳、快乐、知足、爱跟人的拉布拉多。Okja 的外型是猪,但内心是狗。 奉俊昊说: 我不认为Okja 的故事是寓言故事,我认为这是五年内就会发生的事,事实上,有科学家已经在研发变种猪和变种鲑鱼了。
2018-06-15 12:12:50CG电影CG渲染
90年代美国电影的荒诞
最近各种回忆杀偶像剧又病毒性地在8090后这些还残存青春时光但却似乎无力重新来过的时代准中年身上种了草。再回看第100遍《流星花园》那些曾经让自己疯狂的F4, 不知元芳们意向如何,小编已经控制不住脑中音乐细胞的急速生长,每秒180迈的速度余音绕梁般清唱:“那时候爱过的人啊,你们如今在何方?那时候看似浪漫的剧情,为啥现在看是这个模样?”仅仅是对于生活剧情的描写,10几年前的场场浪漫的场景现在看来就已经次次尴尬癌突发;那么在科技如此之发达的这些年,10几年前的电影特效“高科技”对于早已被当代大片宠坏的观众们来说,又能带来什么样的心灵重创呢。(坏笑)那么咱也走一波8090后的电影回忆杀。90年的美国大片《超凡战队》,讲述了五个在校园被孤立的高中生,因为青春的荷尔蒙面临着许许多多的烦恼与迷茫。同时,黑暗势力丽达女王正蠢蠢欲动,为了寻找更多能量打造金人怪兽哥达来到地球。五名青少年命中注定地相遇,团结克服难关成为五色超凡战队,与他们的恐龙佐德人机合一雷霆出击拯救世界,毁天灭地一触即发。当年对里面的人物有多么崇拜就更不用多说,曾是多少热血少年的珍藏挚爱,曾看的人心潮澎湃,肾上腺素激增。小编前几天把当年的视频又重温了一遍,至于感受吗,来几张截图给你萌感受一下。▼一开始在荒山野岭打斗。▼中间未变身前的打斗小编就先作省略了,直接来说重点吧。 (留意这时黄战士还是女生)▼画面一转,以超简略过场画面将5位战士带到城市,而且背景明显是日本。变身后黄战士成功变成男性。原来,美版《超凡战队》是1993年购入日本版《恐龙战队》版权下拍摄的产物。荒诞的是,美版并未有拍摄变身后与敌人对打的片段,只有补拍变身前的剧情。换句话说,我们在《超凡战队》看到的变身后战斗画面都是完全日版《恐龙战队》的片段,美版只是将两者剪辑在一起而已。因此我们会看到变身前荒山野岭,变身后大都会,美版黄战士女变男的荒诞情节。▼这短短的影片或者只是「荒诞例子」其中之一,不过童年嘛,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2018-06-14 15:06:56CG电影
EDEKA 2017圣诞节广告 2117
来自德国的量贩店 EDEKA 每年都会在圣诞节推出广告,2017版本的广告则搭上人工智能主题。机器人居住在城市中,而人们则生活在树林里。圣诞节对机器人来说是不重要的,直到其中一个机器人发现旧的圣诞节影片,并找到原来有这么一个被「爱」的飨宴。短片中的机器人与特效,皆由MPC 所制作,而他们也完整释出当中的机器人与背景合成的过程,MPC 特效师以像是在真实世界中建造机器人一样来打造,其身上的零件就高达三千个,数量非常惊人,相当精彩!这些广告中的感人故事,精良剧本,丝丝入扣的演员表演,以及水准高超的剪辑和制作,使得广告中的食品每次都成了陪衬。可能也正是因为Edeka 集团谦虚地把自家的主打产品作为陪衬,向来厌恶广告的德国人十分愿意观看Edeka 的圣诞广告,愿意被她家圣诞广告中传达的人与人之间的珍贵亲情爱情友情一次一次拨动心弦,同悲同喜。片中有三处出现德语,这里先给大家翻译一下。1. 机器人看到的破旧电影海报上写着《美妙圣诞》。2. 机器人捡起的旧报纸上,头版头条的标题是:AI 来了,人们逃了。3. 片尾的一行德语:如果没有爱,这只是一个节日。片子开头,一位老翁的儿女和孙辈纷纷给他电话留言,圣诞节不能回家,理由各种各样,都承诺下次圣诞一定回家(其中一位儿子在香港发展,片中有香港闹市街景)。这位老翁只能通过假传死讯才能把亲人们骗回家。当年这个广告。看哭整个德国。
2018-06-13 12:08:39CG渲染
02-《以青春的名义》特效访谈
香港特色的VFX流程“以青春的名义”的特效指导陈水分享现在香港电影VFX的流程时提到,流程开始大多都先从导演、制片人或是监制那里收到剧本,而后负责VFX的人看了剧本后就会和导演进行一次初步的会议。深入了解挖掘导演有什么想法,就会以他对基于某一场的某些想法,找一些参考资料,那可能就会基于这些参考资料或是视觉,亲手再去做一个新的视觉出来。根据视觉创作一些storyboard之类的东西,当大家当确定了这些东西后,下一步就是拍摄。而中间需要不同的部门开会,谈及他们拍摄时会有什么困难VFX就要怎配合。例如现场有没有绿幕去拍一些层,或是摄影会有什么困难。如果导演可能想这样拍,但摄影师如果说当日没有可能这样拍的话,那又要和部门讨论,可以又会有一些想法令件事更简单,但可能美术部又做不到,那就由多个部门讨论要怎样做出来。如果是古装戏时,当做某一个动作是时画面是如何都要经过讨论。就算是用刀斩人,是用CG做还是真实模型的刀做都要考虑到。因为不可能用真刀斩人,而斩这个动作之前的又要用真刀,那样的话又要和武术组讨论。当拍摄完成,那就要做剪接,VFX就会做一些粗略的动画,和剪接那边配合时间。到剪接完成,就会正式步入做CG的步骤,当完成了之后,有可以还会提供一些层以后期调色之用。VFX公司现状陈水表示香港现在做CG的普遍都是小而美的公司。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个人像一个对队伍一样前进,团队里一般是可以是六至十人。香港公司只有这样少人,不可能分到那么多部门,也没有刻意分部门做事,当中的每人工作涵盖的范畴会比较广。相比,国外的公司一来就比较大型,起码也会有四五十人,分工很仔细,有不同的部门做不同的事。就好似烟和尘, 对观众来说都只是同一样的东西,但有在外国公司也是会分开来做人。陈水个人比较倾向于香港公司的运营方式。他暂时认为自己还有一些青春可辉霍,所以他想在电影制作的各个领域均有涉及:和导演一起头脑风暴,一些新的视觉制作,最终由自己更加完美地独当一面,他很享受制作的整个过程。
2018-06-12 14:24:17C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