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40元无门槛渲染券,体验高速云渲染!

无需充值可试渲,支持3ds Max,Maya,C4D,Blender,V-ray,Redshift,Arnold,Corona等主流CG软件和插件

注册领取
40元渲染券

2018年最棒的视觉效果和CG动画-part Ⅱ
最佳商业动画标题: JBL“制作变色龙”工作室: Psyop到目前为止,今年最流行的商业动画片就是JBL“变色龙”,这个制作细腻的爬行动物和JBL的颜色变化的扬声器之间的恋爱故事。角色的开发过程是一种外观开发过程,通过混合常规纹理贴图和相机灯光,将变色龙的变色过程自然而又合理的应用于CG变色龙上。技术说明: Psyop在Maya内部创建了自己的缩放生成算法,将其与基于曲线的贴图系统合并,使其艺术家能够精确控制变色龙身体上的鳞片贴图,进行随意的变化。最佳游戏CG标题: VFX Breakdown“Overkill's The Walking Dead - Aidan Character Trailer”工作室:再见堪萨斯工作室(Goodbye Kansas Studios)再见堪萨斯工作室在今年的名单中取得了两个不同类别的作品。与其在《行尸走肉》电视剧中的作品一样,该公司在其Overkill Software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超杀:行尸走肉》中发布了一系列故事,其中“Aidan”预告片最受欢迎。技术说明: ZBrush和Blender用于提升游戏品质。在Substance Painter中对角色进行纹理处理,在Maya中进行动画处理,并在V-Ray中渲染最佳动态图形标题: 2018暂停动作反应'Dreaveler'幕后艺术家: Taehoon Park动作设计师Taehoon Park的' Dreaveler '专为澳大利亚Pause Fest 的运动反应系列而设计,描绘了人类延长其寿命的未来。名义上的“死亡管理公司”使那些希望死去的人能够在安乐死期间最后一次回忆他们的记忆,如上面的画面那样美丽,却又令人感到毛骨悚然。技术说明:短片在Cinema 4D中进行了建模和动画处理,Photoshop用于2D工作。它在OctaneRender中呈现,并在After Effects中合成。最佳短片标题:混合动力车 - 制作艺术家:Florian Brauch,Matthieu Pujol,Kim Tailhades,Yohan Thireau,Romain Thirion由法国顶级动画学校MoPA的团队创建,Hybrids今年在颁奖典礼上横扫董事会,赢得了Siggraph计算机动画节的学生奖,但获得了整体最佳展示奖。由海洋生物的动物组成,其肉体与从锡罐到汽车散热器的人造垃圾混合,完成的短片形成了视觉上令人信服的呼吁清洁海洋。技术说明:生物在ZBrush中雕刻,在Substance Painter中纹理化,然后在Maya中进行动画制作,使用人群插件Golaem和Houdini进行效果。短片在Arnold中呈现,并在Nuke中合成。最佳 Technical Reel (工作室)标题: Wolven:CGI行走的狼工作室: The Cirqus位于Hyderabad的VFX Cirqus的10秒角色演示,它展示了一只非常细致的高质量渲染的狼,它还展示了从骨骼,肌肉,皮肤和毛发的搭建。他们制作的骨架,肌肉组织和皮肤将CG生物分层建造,到最后的毛发生长,细致的制作让狼看起来非常真实和精美。技术说明:狼在MAYA中制作动画。肌肉和皮肤模拟使用专有的内部系统。Mari用于纹理化,Yeti用于毛皮修饰,Arnold用于着色和渲染。
2019-03-05 12:14:23CG电影CG渲染
2018年最棒的视觉效果和CG动画-partⅠ
这些作品由Facebook粉丝选出,由此可见这些作品非常的受欢迎。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列表中有很多非常强大的技术演示,所以我们特意的将这些东西列出。毫无疑问,展出的CG都非常出色,但请记住,这不是2018年最大或者最好的点CG电影或者电视节目的说明,但是他们都有很高的技术和质量。最佳电影特效(Visual Effects)标题:银翼杀手 2049 | DNEG工作室: DNEG《黑豹》和《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到目前为止,2018年DNEG成绩最好的时获得奥斯卡奖的最佳特效的《银翼杀手 2049》。对于这部电影来说,工作室创建的城市中,不止借鉴了繁华的洛杉矶,圣地亚哥及大都市旧金山,而电影中贫民窟参则考了墨西哥的贫民窟。技术说明: DNEG创建了15个场景和200个通用CG建筑。并且大部分的场景都是实景搭建,每次拍摄总共多达6000亿个多边形模型,然后输出到Clarisse进行渲染。最佳CG动画(动画电影)标题:为'Incredibles 2'工作室 :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皮克斯通常不发布其他们的动画插件,但幸运的是,现在它确实分享了它们的新技术的演示视频。在这段视频中 - 来自Siggraph 2018的演讲的一部分。他们的高级软件工程师Andrew Butts展示了Incredibles 2的新的制作流程,实时编辑Elastigirl,Violet和精心制作的CG浣熊。技术说明:由于计算性能的提高,皮克斯的内部CG软件Presto现在允许动画艺术家可以再在视口中观看到软件呈现的每根毛发的效果,而且这部仅仅限于毛发。最佳电视剧特效标题:行尸走肉 - 由Goodbye Kansas Studios工作室拍摄的特效部分工作室 : 再见堪萨斯工作室(Goodbye Kansas Studios)《行尸走肉》现在虽然无法击败《权力的游戏》,在2018年扔然占据了MC的头把交椅。再见堪萨斯工作室在节目中发布了一些关于其工作的特效细节,但最受欢迎 - 或者至少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就是这个CG僵尸被扔进搅拌机。技术说明: 他们对僵尸的演员进行扫描,然后ZBrush和Blender来建造那些扫描的模型。模拟和渲染在Houdini中完成,Renderbus云渲染完美支持Houdini。
2019-03-04 14:25:27CG电影CG渲染
First Man:DNEG的第五个奥斯卡最佳视效奖(Ⅱ)
导演Damien希望影片能保持时代的真实性,包括双子座任务、阿波罗任务的摄影,以及X-15的镜头。视效团队原本计划使用微缩模型复制整个Apollo发射,但随着所获得的档案资料越来越多,他们突然意识到,如果能够通过整理档案并从中提取相关镜头进行后期调整,这样的素材更有意义。因此他们便对部分档案镜头进行后期处理和利用,高效的能为影片助力。电影中有一个土星被点燃的镜头,这是一个很宽的镜头,你看到中间框架中的土星五号,你会看到从火箭两侧射出两股大烟雾。这实际上是阿波罗14号起飞的镜头。视效团队在中心框架中清理了原始镜头,然后用CGI扩展它的每一面,使其更具电影效果。我们在这个序列的许多镜头中做了类似的工作,因为工程相机并不具备电影所需的效果,因此,我们把主体素材拍摄下来放在画面中心位置,然后使用哑光绘画或使用火箭或其他CG效果进行延伸。当First Man获得第91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时,DNEG的首席执行官纳米特·马尔霍特拉(Namit Malhotra)对此表示荣幸:“虽然我们的主要关注点是通过创造最先进的视觉效果来配合导演的需求,但团队的创造力和奉献精神获得了业界的认可。我们非常感谢导演Damien Chazelle对团队和技术的信心,从而推动视觉效果的进步。”
2019-03-01 14:47:22CG电影VFX
First Man:DNEG的第五个奥斯卡最佳视效奖(Ⅰ)
作为First Man VFX的主要制作团队,DNEG制作了大约430个VFX镜头,由VFX主管Paul Lambert负责监督所有现场VFX工作以及后期制作中的VFX流程。First Man上映后所呈现的视觉效果被称为是电影制作的巨大飞跃。在制作过程中,DNEG团队使用了独特的前沿相机技术、特效、模型和NASA档案中从未见过的镜头,将旧镜头和适合时代的相机美学与现代尖端的电影制作技术融为一体,以实现导演Damien Chazelle对传记《传奇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的创作愿景。制作过程中,VFX团队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要利用有史以来在电影机上制作的最大LED屏幕,创造出最逼真的机舱VFX。能加快生产进程。1.用大型LED屏背景代替绿幕在最初的沟通中,导演Damien Chazelle表示不希望不想让演员在绿幕或蓝幕中表演,然后再加上特效制作,这样会让视觉效果与故事分离。制作团队最终决定使用中距离或近距离投射,尝试使用了1:6比例缩略图,将计算机生成的图形放在大型LED屏幕上,然后用生产胶片相机拍摄。使用胶片相机,胶片自动添加颗粒,有助于掩盖它是LED屏幕上像素化图像的事实,同时能够为电影保留很多背景,分辨率也很高。与绿屏拍摄不同,使用LED屏幕可以让您获得所有交互式灯光以及演员和设备本身在LED屏幕上的所有反射。如果使用绿屏,就必须在后期制作中执行此操作。设计师们设计了一个巨大的LED屏幕和一个复制太空船运动的大型模拟机器。然后,电影摄影师在屏幕前拍摄演员和物体,使电影背景比传统绿色屏幕更准确。2.微观模型对实际效果的作用DNEG团队很早就提出微缩模型的想法,因为当你看一些档案片时,单点光源在太空中的光线使它看起来都像微缩模型。他们最终决定使用中距离或近距离拍摄,尝试使用由Ian Hunter建造的1:6比例微缩模型。在制作前期,团队完成了微缩模型的设计,并制作了1:30比例版本的土星,高约14到15英尺,用在一些车辆装配和建筑场景中。当影片中出现火箭从VAB出来时,这实际上是一个缩影。
2019-02-28 11:20:32CG电影VFX
如何改善你的动画,Peter Kelly工业光魔
工业光魔动画师Peter Kelly,他为我们展示了如何改进动画,并更好的展示你的画面感。他建议在3D动画制作中,你不能只注意镜头中的画面,而是要从多个角度来看我们的角色的动作是否合理和真实。而且,你必须给你的角色增加重量,重量会使你的角色看起来更加真实。Peter Kelly还建议,在主管要求你改变你的动画时,你必须做出更加重大的改变,可以从风格上进行突破。这种改变必须明显,如果是很微小的修改,那么作用将不明显。然后在适当的实际可以再变换回来。
2019-02-27 17:20:53动画渲染
你没察觉到的,电影中的那些“隐形特效”-part2
比如在《蚁人2》中逆饰演一代蚁人汉克·皮姆博士的MichaelDouglas,在特效化妆和数字特效的帮助下,“逆生长”的效果就非常真实。相同的技术在电视剧集《西部世界》中也用到过,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给大家分享了,来自瑞典的VFX团队Important-LookingPirates给安东尼·霍普金斯实现了一次“逆生长”过程。在影片《美国队长3:内战》中,将小罗伯特·唐尼带回到他20几岁样子的“逆生长”技术可谓发挥到了极致。虽然并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隐形特效”,但观众们也肯定能够意识到这些年轻模样是通过复杂技术制作出来的,也确实引领了新的方向数字人类角色。关于数字人物角色我们之前也介绍过,虽然有很多尝试并不成功,但他们确实是存在的。通过技术,人们可以创造写实级别的3D人脸模型,经过贴图,出图后,有时候也确实分辨不出来是真是假,但是一旦让它动起来,问题也就来了。比如《终结者:创世纪》。年轻的施瓦辛格3D模型看上去似乎没什么毛病,但是一开口说话那就有点…因为面部表情处理起来还是非常复杂的,而任何一个细微但是却不自然的变化,人眼也都是可以看出来的。要说最成功的数字角色就是《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里的威尔赫夫·塔金和Leia公主以及《银翼杀手2049》里面的Rachael。错过之前内容的小伙伴可以再去了解一下。还有就是2006年由阿方索·卡隆执导的影片《人类之子》。镜头中的新生儿完全是通过数字方式实现的,虽然大家可能不太会注意到这一点,但确实让观众更加沉浸式的感受到了整个故事,同时还避免了使用新生儿需要面临的不确定问题。“隐形特效”发展经历了简单的元素替换、场景延伸、换脸,而对于演员的逆生长或者是已故演员的荧幕重现,以及数字角色的出现,都为影片的呈现效果带来了无限可能,我们也非常期待视觉特效以及非可视特效技术能够不断地继续发展下去。今天的内容就先介绍到这里啦。回见~
2019-02-22 17:03:07特效渲染
你没察觉到的,电影中的那些“隐形特效”-part1
对于环境的创建,既可以满足故事里角色生活环境的要求,还可以节省实拍所需要的时间和费用等成本投入。图片所展示的VFX效果是由BrainstormDigital制作的,大家对这个团队一定不会感到陌生吧。除此之外,即便是在一些特效大片中也存在部分“隐形特效”镜头。比如复仇者联盟系列,所有发生在纽约市的故事镜头都是在绿幕前面拍摄完成的。据工业光魔视效总监介绍,这样的镜头要是想真的在纽约拍摄,那还真是有点费劲。不仅要封锁街道,还得管控围观路人;拍摄的话还得用到直升机吧,但是又不能飞得太低。所以工业光魔团队通过25万多张照片,制作了大约2000张球形图像,重建了庞大的纽约城市将近20幢建筑,再利用3D建模和相机投射的方式,将绿幕替换成纽约的数字场景延伸效果。呈现效果就不用多说了吧,绝对真实。在赶档期时,可以将渲染工作部分交给场景延伸是“隐形特效”里最常见的一种技术类型,在电视剧集制作中经常出现,现场拍摄所设计的制作预算也不会太昂贵。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07年获得第64届美国金球奖喜剧类最佳剧集的《丑女贝蒂》。看过这部剧的小伙伴不知道看出来了没有,里面涉及到了大量的场景延伸特效。剧集特效是由StargateStudios制作完成的。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隐形特效”又呈现出了新用处。在影片《美国队长:复仇者先锋》中,主角斯蒂夫·罗杰斯需要从一个身形瘦弱的“小家伙”变身成肌肉满满的超级英雄,而饰演美队的克里斯·埃文斯也同样是一个帅气肌肉男神。制作团队做了很多概念脚本的测试,影片制片人回忆说,在斯蒂夫重生的那个场景,“门打开的那一啥那,很多观众都表示惊讶‘诶?他怎么有肌肉了?’‘那个肌肉是怎么加上去的’?其实肌肉不是特效,那个瘦小的斯蒂夫才是特效。”所以,在替身演员、精心准备和数字合成三方面的努力下,我们观赏到了同一个人的两种不同身形,同样作为“隐形特效”为影片的故事性增添了分量。
2019-02-20 15:37:45特效渲染
说说电影中的那些“隐形特效”
当大家一提到视觉特效和CG制作,最先想到的就是那些斥巨资、花费大手笔,通过电脑合成制作的“炫酷吊炸天”巨作,那些影片里呈现的世界、角色和大怪兽效果逼真到绝对可以令人汗毛都立起来。 说实话,现如今很难找到一部不包含任何VFX制作的电影或者电视剧集。你可能会反驳这一观点,那是因为有很多视觉效果咱可能注意不到。这些部分看似很普通,但对于描述故事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管它叫做“非可见特效”或者是“隐形特效”(invisible effects)。今天怎们就来了解一下它的以前&以后。 “隐形特效”这个词第一次应该是出现在1994年的影片《阿甘正传》中。即使是这样一部人物传记/励志影片也包含了120个特效镜头,正是它让人们对工业光魔有了新的认识,并把光魔送到了奥斯卡奖的身边。 当我们第一次看《阿甘正传》这部电影的时候,并不能立刻察觉出所有的特效镜头。比如说影片开篇,镜头跟随着一片羽毛飘飘摇摇,落到角色脚下。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这个镜头纯靠拍摄是不可能完成的。 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呢?就是先拍了一个羽毛在蓝幕前飘啊飘的素材,制作出动画,合成到拍摄的原素材上面,让CG羽毛掉落到实拍羽毛的位置就可以了,再被汤姆·汉克斯捡起来。《阿甘正传》故事中的一个重要情节,是主角之一的邓·泰勒失去双腿,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个特效镜头。先把演员的双腿用蓝布裹起来,在制作时擦掉双腿就可以了。 还有一些元素也是在后期制作时加进去的。比如这块的桌子,这一部分墙壁,正好是演员腿部会碰到的位置 另外一个观众不太会注意到的是阿甘打乒乓球那个镜头。其实在实拍过程中全程都是没有乒乓球的,演员两个人就在那里“云”表演。至于乒乓球,都是后期制作加上去的呗,包括阿甘专心致志训练的镜头也是如此,最后也确实呈现出了真实而又流畅的效果。 后期云渲染再把它们呈现出来。现如今,特效对于大量人群的制作也是应用的非常广泛。《阿甘正传》中就是利用了数字合成的方式,呈现出了成百上千的人群效果,悄悄说,但其实现场拍摄只有1000多名群众演员。这些人在不同地方拍摄了几次,之后合成到一个场景里。
2019-02-19 14:49:39特效渲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