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40元无门槛渲染券,体验高速云渲染!

无需充值可试渲,支持3ds Max,Maya,C4D,Blender,V-ray,Redshift,Arnold,Corona等主流CG软件和插件

注册领取
40元渲染券

SCANLINE VFX 如何渲染《权力的游戏》巨龙特效
熔融金属并不是常见的视觉效果,所以Mohsen参考真实世界中的熔化岩浆和岩石。高分辨率是融化特效好看的关键,所以团队开发了V-Ray的材质,以高分辨率的模拟为基础,并以此为基础程序性地生成的大量细节,这些细节可以迅速改变。(译者注:Renderbus)为什么巨龙要熔化王座,至今仍是热门话题。Mohsen认为:“我们当时看视频的时候没有音讯,但我感觉是出于愤怒。它是一个聪明的生物,知道王座的目的,是什么让Dany从她出生的世界远道而来,最终坐上了王座。最后导致Dany真正的死因。”Scanline VFX © HBO玩(真的)火《权力的游戏》尽可能地依赖于实拍元素——即使是在由巨龙们带来的灼热烟火。通常情况下,屏幕上的火焰都是真实的,是由一个安装在电动伸缩炮(Technocrane)上,控制喷火器喷出高压燃烧汽油,拍摄后能精确地与CG或实拍演员进行合成。这种听起来极其危险的装置确保了发射火焰的物理正确性,而且每一次发射都是独一无二的,火焰枪甚至被用在了王座熔化的那一幕。但有时Mohsen和他的团队不得不以CG来处理。“在一些镜头中,龙飞得很快,这在片场很难用实拍火焰做到,所以我们会在CG中制作,”他解释说。“或者在熔王座的房间里,你看到的很多火焰都是实拍的,但火焰应该与墙壁和王座相互作用,所以我们必须非常巧妙地添加CG火焰,在王座和墙壁周围燃烧。”Scanline VFX © HBO虽然使用实拍特效保证了一定程度的真实性,这也意味着Mohsen和他的团队必须确保CG元素不突兀。“如果你有很多实拍元素,并且你在上面添加了CG,那就更难了,因为必须完全匹配。如果有一颗全CG镜头在实拍序列的中间,CG元素必须看起来完全像其周围的实拍对象,要做到并不容易。”Scanline VFX © HBO接力领养巨龙《权力的游戏》的观众见证了Drogon从一颗蛋成长为喷火怪物——巨龙由无数的视觉特效公司所制作,包括BlueBolt, Pixomondo, Rhythm and Hues,以及第七季中Third Floor与Image Engine等公司。在最后几集中,Image Engine继续为飞龙提供大部分的动画,但是Scanline VFX接管了。这少见的做法使每家特效公司都得以专注于某一特定领域。“对于电影公司来说,使用过去两季制作动画的供货商由其意义,这样一来就不无需反复检查才能确保动画与前两季相同。多年来,Image Engine开发了一种身体语言。像这样的工作方式确保我们可以专注于他们之前没有做过的事情,比如完全用3D技术建造《君临》。”为了保持影集连续性,Scanline必须精确地复制巨龙跟上一个制作特效的公司做的外观相同。HBO提供Mohsen和他的团队第七季中烈火燎原(Loot Train)的几颗镜头,并要求他们复制巨龙的每一个细节。Scanline VFX © HBOMohsen说:“我们拿到这些照片和模型,目标是展示给客户一张,合成结果跟参考镜头达到完全相同。”“听起来简单!但当我们开始整合所有这些参考数据时,才意识到需要做很多事情,因为其他特效公司已经部分调整了纹理,而我们还没有完整的参考图。而我们的制作流程非常不同;我们在V-Ray中使用了很多内部材质。Scanline没有使用其它特效公司采用的软件包,而是决定只拿来作为参考,为巨龙创建自家的材质。在仔细研究了这些图片和各版本后,Scanline公司创造了一条让HBO满意的巨龙。Mohsen解释说:“我们把成品送出后,客户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完全与上一家公司制作的巨龙完全相同。一旦我们做到这点,我们从Image Engine得到了大部分动作缓存数据,是Alembic格式,一些则是来自Pixomondo。我们将这些数据丢到我们的流程管道中,然后用我们的资产替换那个缓存。我们还在Scanline上创建了20个动画镜头,这需要一个功能齐全的骨架系统,有动态肌肉、仿真肌肉和布料。”Scanline VFX © HBO
2020-02-10 08:54:32特效渲染
你没察觉到的,电影中的那些“隐形特效”-part2
比如在《蚁人2》中逆饰演一代蚁人汉克·皮姆博士的MichaelDouglas,在特效化妆和数字特效的帮助下,“逆生长”的效果就非常真实。相同的技术在电视剧集《西部世界》中也用到过,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给大家分享了,来自瑞典的VFX团队Important-LookingPirates给安东尼·霍普金斯实现了一次“逆生长”过程。在影片《美国队长3:内战》中,将小罗伯特·唐尼带回到他20几岁样子的“逆生长”技术可谓发挥到了极致。虽然并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隐形特效”,但观众们也肯定能够意识到这些年轻模样是通过复杂技术制作出来的,也确实引领了新的方向数字人类角色。关于数字人物角色我们之前也介绍过,虽然有很多尝试并不成功,但他们确实是存在的。通过技术,人们可以创造写实级别的3D人脸模型,经过贴图,出图后,有时候也确实分辨不出来是真是假,但是一旦让它动起来,问题也就来了。比如《终结者:创世纪》。年轻的施瓦辛格3D模型看上去似乎没什么毛病,但是一开口说话那就有点…因为面部表情处理起来还是非常复杂的,而任何一个细微但是却不自然的变化,人眼也都是可以看出来的。要说最成功的数字角色就是《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里的威尔赫夫·塔金和Leia公主以及《银翼杀手2049》里面的Rachael。错过之前内容的小伙伴可以再去了解一下。还有就是2006年由阿方索·卡隆执导的影片《人类之子》。镜头中的新生儿完全是通过数字方式实现的,虽然大家可能不太会注意到这一点,但确实让观众更加沉浸式的感受到了整个故事,同时还避免了使用新生儿需要面临的不确定问题。“隐形特效”发展经历了简单的元素替换、场景延伸、换脸,而对于演员的逆生长或者是已故演员的荧幕重现,以及数字角色的出现,都为影片的呈现效果带来了无限可能,我们也非常期待视觉特效以及非可视特效技术能够不断地继续发展下去。今天的内容就先介绍到这里啦。回见~
2019-02-22 17:03:07特效渲染
你没察觉到的,电影中的那些“隐形特效”-part1
对于环境的创建,既可以满足故事里角色生活环境的要求,还可以节省实拍所需要的时间和费用等成本投入。图片所展示的VFX效果是由BrainstormDigital制作的,大家对这个团队一定不会感到陌生吧。除此之外,即便是在一些特效大片中也存在部分“隐形特效”镜头。比如复仇者联盟系列,所有发生在纽约市的故事镜头都是在绿幕前面拍摄完成的。据工业光魔视效总监介绍,这样的镜头要是想真的在纽约拍摄,那还真是有点费劲。不仅要封锁街道,还得管控围观路人;拍摄的话还得用到直升机吧,但是又不能飞得太低。所以工业光魔团队通过25万多张照片,制作了大约2000张球形图像,重建了庞大的纽约城市将近20幢建筑,再利用3D建模和相机投射的方式,将绿幕替换成纽约的数字场景延伸效果。呈现效果就不用多说了吧,绝对真实。在赶档期时,可以将渲染工作部分交给场景延伸是“隐形特效”里最常见的一种技术类型,在电视剧集制作中经常出现,现场拍摄所设计的制作预算也不会太昂贵。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07年获得第64届美国金球奖喜剧类最佳剧集的《丑女贝蒂》。看过这部剧的小伙伴不知道看出来了没有,里面涉及到了大量的场景延伸特效。剧集特效是由StargateStudios制作完成的。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隐形特效”又呈现出了新用处。在影片《美国队长:复仇者先锋》中,主角斯蒂夫·罗杰斯需要从一个身形瘦弱的“小家伙”变身成肌肉满满的超级英雄,而饰演美队的克里斯·埃文斯也同样是一个帅气肌肉男神。制作团队做了很多概念脚本的测试,影片制片人回忆说,在斯蒂夫重生的那个场景,“门打开的那一啥那,很多观众都表示惊讶‘诶?他怎么有肌肉了?’‘那个肌肉是怎么加上去的’?其实肌肉不是特效,那个瘦小的斯蒂夫才是特效。”所以,在替身演员、精心准备和数字合成三方面的努力下,我们观赏到了同一个人的两种不同身形,同样作为“隐形特效”为影片的故事性增添了分量。
2019-02-20 15:37:45特效渲染
说说电影中的那些“隐形特效”
当大家一提到视觉特效和CG制作,最先想到的就是那些斥巨资、花费大手笔,通过电脑合成制作的“炫酷吊炸天”巨作,那些影片里呈现的世界、角色和大怪兽效果逼真到绝对可以令人汗毛都立起来。 说实话,现如今很难找到一部不包含任何VFX制作的电影或者电视剧集。你可能会反驳这一观点,那是因为有很多视觉效果咱可能注意不到。这些部分看似很普通,但对于描述故事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管它叫做“非可见特效”或者是“隐形特效”(invisible effects)。今天怎们就来了解一下它的以前&以后。 “隐形特效”这个词第一次应该是出现在1994年的影片《阿甘正传》中。即使是这样一部人物传记/励志影片也包含了120个特效镜头,正是它让人们对工业光魔有了新的认识,并把光魔送到了奥斯卡奖的身边。 当我们第一次看《阿甘正传》这部电影的时候,并不能立刻察觉出所有的特效镜头。比如说影片开篇,镜头跟随着一片羽毛飘飘摇摇,落到角色脚下。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这个镜头纯靠拍摄是不可能完成的。 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呢?就是先拍了一个羽毛在蓝幕前飘啊飘的素材,制作出动画,合成到拍摄的原素材上面,让CG羽毛掉落到实拍羽毛的位置就可以了,再被汤姆·汉克斯捡起来。《阿甘正传》故事中的一个重要情节,是主角之一的邓·泰勒失去双腿,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个特效镜头。先把演员的双腿用蓝布裹起来,在制作时擦掉双腿就可以了。 还有一些元素也是在后期制作时加进去的。比如这块的桌子,这一部分墙壁,正好是演员腿部会碰到的位置 另外一个观众不太会注意到的是阿甘打乒乓球那个镜头。其实在实拍过程中全程都是没有乒乓球的,演员两个人就在那里“云”表演。至于乒乓球,都是后期制作加上去的呗,包括阿甘专心致志训练的镜头也是如此,最后也确实呈现出了真实而又流畅的效果。 后期云渲染再把它们呈现出来。现如今,特效对于大量人群的制作也是应用的非常广泛。《阿甘正传》中就是利用了数字合成的方式,呈现出了成百上千的人群效果,悄悄说,但其实现场拍摄只有1000多名群众演员。这些人在不同地方拍摄了几次,之后合成到一个场景里。
2019-02-19 14:49:39特效渲染
视效分解:Method Studios助圣诞老人驯鹿在“圣诞传奇”中飞行
Netflix的原创故事片“圣诞传奇”让观众与圣诞老人一起进行异想天开的现代冒险,由Clay Kaytis执导,Kurt Russell主演圣诞老人,这部喜剧片伴随着一对兄弟姐妹,他们与不那么快乐的英雄合作以拯救圣诞节。从通过北极光夜空飞行的真实驯鹿到精彩的CG精灵演员,Method Studios帮助实现了幻想的节日故事,由Method VFX主管Hamish Schumacher领导的艺术家。为了创建一个真实的CG驯鹿团队,Method艺术家捕获了大量的活驯鹿静态视频片段,以供参考他们的外观和动作。Method的艺术家首先设计了Comet和Donner,与演员相比,密切关注比例,并精心匹配鹿角和身体测量到现场骑行装备。一旦Comet和Donner的资产最终确定,团队就会创建纹理和颜色变化,并为圣诞老人团队中的另外六名驯鹿调整马夫。 在拍摄过程中,Method主管担任驯鹿替身,为演员和CG角色之间的密切互动奠定了基础。为了提高可信度,技术动画团队对每个驯鹿的动作进行了微调,从驯鹿的肌肉激发的方式中增加了微妙的细微差别,以便在特写镜头中进行微妙的抽搐和动作。“凯蒂遇见彗星时的情景非常亲密 - 她在解释圣诞老人发生的事情的同时,正在抚摸他的枪口并喂他一根拐杖。她与他的联系促使牛群帮助并推动故事的发展,因此这种关系感觉真实至关重要,“舒马赫说。 “Clay拥有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动画血统,他为我们设置了一个高标准,我们的动画师超越了每个镜头带来额外的东西。” 对于六个主要的精灵角色,面部表情和习惯对于表达情感至关重要,因为他们不会说英语。为了确保完整的CG精灵尽可能流畅地移动,Method艺术家进行了详细的运动测试,以根据身体比例和个性来查看角色跑步周期和腿部动作。精灵出现在整部电影中,其中包括一个场景,其中有40多个精灵攻击了一帮恶棍。在场景中,演员们被捕获,四处奔跑,上下跳跃。在匹配移动序列之后,Method使用CG精灵填充素材,使用实时动作素材来指导动画。对于北极人群来说,Method创造了20个完全动画的中场精灵和250个不同的背景精灵 - 除了前景中的六个英雄精灵。Method艺术家还制作了雪橇飞行序列,使用迷幻图像和鲜艳的色彩来传达旅行时间和距离当圣诞老人环游世界的时候。只需按一下按钮,圣诞老人就会进入一个虫洞,快速蒙太奇越过包括自由女神像和艾菲尔铁塔在内的标志性地标,北极光的舞动灯将序列捆绑在一起,额外的效果工作包括圣诞老人在他走下屋顶烟囱时的转变。
2019-01-03 16:20:09特效分解特效渲染
Deadmau5音乐之家的失控派对
NickDenBoer和Kenny Hotz的作品大多数是夸张甚至怪异的,在富有娱乐性的新音乐视频deadmau5:Monophobia ft.Rob Swire(RadioEdit)中,真实动作和CG不断在视觉中交互碰撞,如同被带入一个完全失控的音乐家庭聚会。 DenBoer处理了所有视频的制作,包括动画,视觉特效,合成和编辑。去年DenBoer用Ursa迷你相机拍摄了Joel的《JoelThomasZimmerman》又名《deadmau5》房子的空白场景。他实际上是无人驾驶飞行员,使用他的DJI Inspire Drone进行了空中拍摄。导演DenBoer说:“我用Ricoh Theta相机拍摄了每个场景的HDRI图像,并将它们用于照明以及特写镜头的背景。除了在SynthEyes中跟踪一些问题镜头之外,所有内容都在Cinema 4D中进行了动画跟踪和动画制作。”DenBoer使用Octane完成渲染,After Effects进行合成,Premiere进行编辑。 就造型而言,导演在各个地方都找到了素材,“3D模型来自各地,”DenBoer指出。“我购买了大量扫描的人体模型。我购买的许多模特都经过修改,扭曲的弗兰克斯特(Frankensteined)变成了新的创作和角色。我还在Cinema 4D中从头开始模拟了许多东西,比如Eyeball Guy,porta-potties和带腿的机器人等。” 在描述他奇异的视觉设计和叙事选择时,DenBoar解释说,“这是一个自由形式的项目。我不知道当我拍摄它时我打算做什么,并且也没有想象过一个奇怪的家庭聚会。我最初向Joel展示了工作室制作的这个小片段,并建议做一个更大的豪宅,他表示同意。所以我们又出去拍了一堆空洞的场景,再引入成熟的CGI技术,然后将它变成了当前所呈现的这个疯狂的音乐视频。” 总体而言,DenBoer面临的最大挑战主要是忠诚而非创造力。“这个问题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我决定用4K来做这一切,这极大增加了云渲染时间,但是,它在全分辨率下看起来很棒。”他说。“此外,开放式无人机击中车道也有点难度。我需要将它分解成一堆不同的部分,因为我用Octane将VRAM最大化。这是一个较多边的多边形,并为一个复杂的合成情况而制作,但它完成了,并且分离元素使得修改时变得更容易。”
03—旭日影业为《动物世界》提供的特效制作
RSP的角色动画师通过一个叫做Hightower的生物序列来展示他们的创造力。在电影的其他地方,高大的爬虫类生物被描绘成恶毒的战士,而在“命运号”上,他们是打出纸牌的求生者。“我们需要通过修改生物序列来引出这样的角色,”柯比解释说。“但那需要高清晰度的肌肉模拟。因此他们需要近距离靠近相机进行演绎,并尽可能将动作做得夸张一些。”萨内斯说,这个序列是RSP最好的角色之一。“当你在大屏幕上看到它时,你可以感受艺术家们投入角色的时间和注意力,”他观察到。总而言之,RSP为电影中的七个关键序列做出了贡献。总共达到将近9分钟的材料,完全或几乎完全CG。Howe说,这项工作的范围和多样性使其成为整个团队的可喜项目。“我们必须将《动物世界》创造出远离数字环境并产生有趣的效果,”她说。“它涉及到我们擅长的所有领域,是展示我们能力的绝佳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