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40元无门槛渲染券,体验高速云渲染!

无需充值可试渲,支持3ds Max,Maya,C4D,Blender,V-ray,Redshift,Arnold,Corona等主流CG软件和插件

注册领取
40元渲染券

皮克斯导演Pete Docter谈故事制作2

早期阶段

如果我的确找到一个喜欢的点子,我会自由联想。让这个点子延伸出去-四面八方连结到各种方向,然后再加上跟这点子相配的可能组合。

有时候,有些点子会变成和一开始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有时候,它们会在这个过程中就变得索然无味、不再好玩了,或是你会发现,它无法提供更深的情感面向。

以《怪兽电力公司》为例,这个阶段我会开始问自己一大堆关于这个主题的各种问题:我最先想到的是什么?怪兽是如何潜入孩子的房间?怪兽如何离开房间?我会问一大堆问题,然后提出一大堆解答-通常每个问题都会先有好几个可能答案。

动画作者Mo Willems(芝麻街)提过,点子就像种子。你撒下种子,耕耘滋养,很多种子会萎缩死亡,有些会破土长成小巧精致的花,有些则能长成大树供你伐下成为木材。但一开始你无法从种子外观就清楚辨认出它们将会长成哪一类。

当然,还是有迹可循,我发现有些主题常常伴随着特定的故事主轴与概念出现。像是,你想说一个和蚂蚁有关的故事,就很难不去讨论到群体和谐、社会期待、个人与团体的关系等议题?再想想看那些讨论怪兽的故事,是不是到最后都是在讨论「恐惧」的不同面向呢?当然不是每次都一定如此,你甚至可以反向操作,试试看移去这些跟你主题高度相关的连系概念又会长出什么?但有时候,将切入点放在这些高强度的连系概念上,会让点子更有发展着力点。

做功课

在皮克斯,我们非常非常非常重视要做好足够的研究功课,而且有很好的理由支持我们这么做:因为新资讯可以供给专案更多养分。你搜集越多,你的选择越广。任何事实或概念都有可能指出一条崭新的方向。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常常被要求要写下我们对点子的感受、知道的事情,因为每个人其实都是一个活动的资料库。

更好的情况是,如果你可以找到对你主题领域拥有热忱的专家,他们的热情会感染你。有一次我与种植杏仁的农夫对话-你可能觉得不是什么会让人兴奋的话题-但我发誓,他的言谈让我心跳加速!他衷心喜爱他种植的杏仁,那天我回去,充满着全新生命力来看专案。

延续Mo Willem的种子比喻,做研究就像肥料一样-滋养你手上的计画,在新的地方开花结果。

必须说明的是,有时做研究并不直接适合你手上的案子。对我而言,寻觅好玩但非立即必要的事物,往往可以带来一些真正有意思的事物。也许这是因为-至少对我是这样-写好一个故事是一趟探险,而不是执行一项已知任务。

《天外奇迹》团队为了电影前往委内瑞拉的天使瀑布做实地研究。

上一篇:浅谈CG特效产业的制作流程

下一篇:皮克斯导演Pete Docter谈故事制作1